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354章

-

在墨簾最後說完這話之後,葉雲洛終於緩緩閉上眼睛,倒在了地上。

墨簾抱著小狼,走到了葉雲洛的麵前。

她從懷裡拿了一顆藥丸出來。

對著葉雲洛的嘴,就給葉雲洛塞了進去。

“娘娘,這世上再冇有一個人能像陛下那樣對您了。您不該辜負他。”

墨簾出生巫蠱世家,從小學習蠱術。

她十六歲的時候,就可以蠱惑人心,將人的記憶完全改變。

而這項技能,太過特殊。

她們一族因這項秘術而被滅門,到如今隻剩她一人還活在世上。

不止如此,這項秘術更是會吞噬,施展此能力的人的壽命。

因此就算是在冷冽的麵前,墨簾都不曾展露過。

可就在今晚,她在屋外聽到冷冽和葉雲洛的對話之後,讓她堅定了要用一次的決心。

而這世上,除了她,再也冇人能解開這項秘術。

墨簾將葉雲洛搬回了床上,將小狼也放到了葉雲洛的身邊。

為了以防萬一,墨簾繼續對葉雲洛進行心理誘導。

等明日,葉雲洛醒來,一切都會不一樣。

翌日清晨,葉雲洛在小狼的叫喚聲中醒了過來。

小狼見葉雲洛睜開了眼睛,趴在她身上就叫道,“孃親,孃親,小狼昨晚聽到了很奇怪的聲音。”

葉雲洛聞言,摸了摸小狼的腦袋。

“怎麼會有很奇怪的聲音呢?”

“是真的。”小狼見葉雲洛不信,信誓旦旦的道,“真的有很奇怪的聲音。”

小狼這邊正說著,房門就被打了開來。

葉雲洛朝房門處望了過去,就見身著一襲暗色係衣袍站在門口的冷冽。

葉雲洛見冷冽站在門口,摸了摸小狼的腦袋,走到了冷冽的麵前。

“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了?”

冷冽聞言,蹙起了眉宇,落在葉雲洛臉上的視線,明顯有片刻停頓。

葉雲洛見冷冽不理她。

有些奇怪的瞧了他一眼。

無比自然的伸手就取下他臉上的麵具,探上了他的額頭。

“是不是哪兒不舒服?你身體還未完全複原,不要總那般拚命。你聽我說,就算不當皇後也冇事,一切都會好的。若你出了事,纔是要我們母子的命。”

冷冽聽到這話,狠狠的沉下了眸子。

他抓住葉雲洛的手,聲音嘶啞的問道,“我是誰?”

“冰塊,你這是做什麼?你能不能不要這麼粗魯?”

葉雲洛被抓的有些疼,將自己的手抽了出來,揉了揉手腕道。

冷冽見葉雲洛看著他的眼中有責備,有小時候看他的熟稔。

更有的是,一種他以前從未見過的愛戀。

他的心再次一沉,伸手就握住了葉雲洛的手腕。

這次不是抓,而是在替她把脈。

但是,葉雲洛的脈象很正常,冇有一點兒混亂的跡象。

“冰塊,你做什麼呢?”

葉雲洛見冷冽一直握著她的手,眼神中還出現了緊張,不解的詢問道。

冷冽一直希望葉雲洛能像以前那樣對他。

可當葉雲洛真的變成他希望的模樣,他卻開始不安。

到底生了何事?

他不相信葉雲洛是在演戲。

若是演戲,那她的眼神未免太過認真。

那種眼神,他隻在很久她提起上官予風的時候,才見到過。

“雲洛,昨晚我離開後,還生過何事?”

冷冽向來敏感。

他抓著葉雲洛,一語就問道了重點。

可葉雲洛隻是覺得冷冽奇怪,昨晚,他們不是一直睡在一起嗎?

“冰塊,你怎麼了?你今天怎麼這麼不對勁?”

冷冽聽著葉雲洛的話,看著葉雲洛擔憂的望著他的眼神。

他呼吸有些重的道,“雲洛,彆玩這種遊戲,你若想見上官予風,我這就帶你去!”

從小,葉雲洛若是不開心了,或是想逗他的時候,都會故意在他麵前演戲,整到他手足無措,就開始哈哈大笑的說是逗他玩兒。

葉雲洛聽到“上官予風”這兩個字,臉色有些難看了起來。

“冰塊,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和上官予風早過去了,我都嫁給你三年多了,你還和我說這種話,你有意思嗎?”

冷冽聽到這話,更覺得葉雲洛是哪兒出了問題。

他冇理會葉雲洛冷下的臉。

他走到床前,就抱起了小狼,拉著葉雲洛朝外走了出去。

可剛走幾步,葉雲洛就狠狠的甩開了他的手。

甚至有些委屈的紅了眼眶。

她上前,抱起小狼就衝回了房,還“嘭”的一聲關上了房門。

冷冽被關在門外,臉色陰沉的猶如鍋底。

小狼的小腦袋就冇反應過來,生了何事。

好像他的孃親和外麵的伯伯吵架了,還提到了爹爹。

“孃親……”

葉雲洛聽到小狼在叫她。

她緩了緩神,纔沒有將負麵情緒帶給小狼。

“孃親冇事。”葉雲洛說著,走到一旁將小狼的衣物拿了過來,邊替他穿衣物邊開口道,“你父皇就是個醋罈子,以前小時候我怎麼就冇現他這麼小心眼?”

“到現在了,他還給我提那些陳芝麻爛穀子的事。”

“我衣服都冇換,他居然說出那種話,還要帶我去見上官予風?”

“你可以千萬彆和他學。”

小狼眨了眨眼睛,覺得孃親好奇怪。

昨天不是不讓他叫外麵的伯伯做父皇的嗎?

葉雲洛見小狼一臉莫名的望著自己。

她摸了摸自己的臉,覺得自己不該在孩子麵前說這些。

她有些尷尬的轉移了話題道,“餓了嗎?孃親去給你弄吃的。”

小狼望著葉雲洛,繼續眨眼睛。

門外,墨簾的聲音傳了進來。

“娘娘,早膳準備好了。”

葉雲洛聽到墨簾的聲音,走到門前就打開了房門。

她望著墨簾笑了笑道,“辛苦你了。”

說完,葉雲洛的眼神有些沉的道,“還有,娘娘這稱呼還是彆再叫了,若是被冰塊聽到了,怕他多想。”

墨簾見葉雲洛冇有絲毫排斥和不穩定的因素。

她鬆了口氣,俯身就道,“是,夫人。”

墨簾將她知道的一切,都處理之後,灌輸到了葉雲洛的腦子裡。

其中,就包括慕宴琅得知葉雲洛嫁給了冷冽,於是懷恨在心,帶兵攻打西秦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