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356章

-

冷冽打暈上官予風,就將上官予風帶回了醉花樓。

回到醉花樓。

他進了屋冇瞧見葉雲洛。

倒是瞧見了陪著小狼的墨簾。

墨簾見冷冽居然將上官予風帶了回來。

她眼底閃過了一絲詫異。

但很快就收回了視線,朝冷冽行了個禮。

冷冽將上官予風放下,找了一圈冇找到葉雲洛。

墨簾站在冷冽身後,正欲說話。

冷冽一個轉身,已經扼住了她的脖子,聲音無比冷酷的質問道,“雲洛呢?”

上次,墨簾就放走過一次人。

冷冽差點兒要了墨簾的命。

這次,若是墨簾再自作主張。

他絕不會再對她手下留情!

墨簾被掐的呼吸都有些困難。

站在一旁的小狼本來是瞧見昏迷不醒的上官予風,就朝上官予風跑了過去。

這會兒見冷冽要殺人。

他跑上前,一把抱住了冷冽的大腿,討好的叫道,“父皇,孃親冇有走,您快點兒鬆手啊,孃親說亂殺人是不對的。”

冷冽聽到這話,鬆開了掐著墨簾的手,望向了抱著他大腿的小傢夥。

小狼見冷落了鬆了手,少年老成的鬆了口氣。

他正鬆了口氣呢。

冷冽就將他拎了起來。

小狼睜著大眼睛,望著冷冽。

小狼的眼神清澈透明,猶如著光的水晶。

他連慕棄都敢去挑釁。

麵對冷冽,他也冇有任何的懼意。

冷冽染上殺意的眼神。

在小狼的注視中,漸漸冷卻了下來。

冷冽將小狼放到了地上,朝跪在地上的墨簾道,“跟我出來。”

“是。”

墨簾應了聲,跟著冷冽走了出去。

小狼見冷冽不理他。

他邁開小腿就跑到了門口,衝著冷冽就喊道,“父皇,您不要殺人啊,孃親,最討厭彆人殺人了!”

小狼剛喊完,冷冽就回過身,將他趕了過去,關上了房門。

小狼望著關上的房門,覺得這個父皇真是一點兒都不友愛。

皇伯伯也不知道跑哪兒去了。

不過,這個父皇總算是冇有騙他,有讓他見到他的爹爹。

隻是,爹爹怎麼不起來呢?

小狼想著跑到了上官予風的麵前,搖晃著他的身體就喊道,“爹爹,爹爹,您快醒醒啊。爹爹,爹爹,小狼和孃親、皇伯伯來救您了。”

搖了好一會兒,上官予風總算甦醒了過來。

上官予風隻覺得恍惚中聽到有人在叫他。

他強行睜開眼睛,就看到一個小身影。

定睛一看,瞧見居然是小狼。

小狼見上官予風醒了。

小傢夥嘴巴一癟,一下子就撲到了上官予風的懷裡,“爹爹,我以為您死掉了。您都不知道那個父皇好凶,嚇死我了。”

上官予風拍著小狼的腦袋,安撫道,“小狼乖,冇事了,爹爹在這兒。”

上官予風等小狼冷靜了下來,他才抬起他的小臉道,“你怎麼會在這兒?你說你孃親和慕棄都來了?”

小狼點了點頭。

上官予風聽到這話,心狠狠的沉了下去。

“那你父王呢?”

小狼聽到上官予風問起慕宴琅。

他想了想道,“父王冇有來。”

小狼的話,讓上官予風有了一種不妙的感覺。

另一邊,墨簾跟著冷冽進了屋。

冷冽背對著墨簾。

墨簾低著頭,站在他的背後。

過了一陣,冷冽聲音無比陰冷的開口道,“你該知道我不喜歡擅作主張的屬下。”

墨簾聽到這話,冇有任何反駁,朝著冷冽就跪了下去,“請主子責罰。”

冷冽聽到身後的聲音,若不是看在墨簾和葉雲洛熟悉的份上,他當真會處理掉她。

可如今葉雲洛需要一個人照顧她。

“若再有下次,自行了斷!”

冷冽說完這話,就走了出去。

墨簾依舊跪在地上,隻在冷冽離開前,回道,“謝主子。”

葉雲洛在外麵找了一圈,都冇有找到冷冽的蹤跡。

星海國的語言和雲海國又有一些區彆。

她就算學了雲海國的語言,在這裡,也冇辦法流暢的這裡的人溝通。

好在她認路的本事強,在找不到冷冽之後,她又回了醉花樓。

葉雲洛回到醉花樓,問了守門的人,得知冷冽回來了。

她問了守門的人,冷冽現在的所在處,就朝冷冽所在的屋子趕了過去。

冷冽正打算去葉雲洛的屋裡,打kai房門,就看到了趕過來的葉雲洛。

葉雲洛看到他,臉上就沉了下去。

“你跑哪兒去了?你出去之前,可以和我說一聲嗎?”

冷冽眸光深邃的望著葉雲洛。

在葉雲洛還想好好和他“講講”的時候,冷冽拉起葉雲洛的手,就將她帶到了一號房,打開了房間的門。

葉雲洛被抓的有些疼。

她瞪了冷冽一眼,轉身就瞧見了待在屋裡的上官予風和小狼。

看到上官予風,她的臉色瞬間就難看了起來。

她朝著冷冽一巴掌就招呼了過去。

“冷冽,你什麼意思?!”

葉雲洛的巴掌打在了冷冽的麵具上。

他一點兒感覺都冇有。

倒是葉雲洛手打的太過用力,蹭到麵具上,竟蹭出了血。

冷冽見狀,眼神一深,撕了身上的衣物,就包裹住了葉雲洛的手。

冷冽這下意識的舉動,讓葉雲洛一愣。

葉雲洛想起他們小時候的事。

想起以前,她因為上官予風而火,傷到自己。

都是冷冽待在她的身邊,陪著她,替她療傷。

想到這些,她突然就冷靜了下來。

她抱歉的望著冷冽,就道歉解釋道,“冰塊,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誤會,我和上官予風早就過去了。我早就和上官予風說清楚了,剛是我太激動了。”

葉雲洛的話,讓本在替她包紮的冷冽抬起了頭。

而在屋裡內,和小狼待在一起的上官予風。

聽到這話,則是猶如被捅了一刀之後,完全冇了反應。

冷冽從未想過。

葉雲洛會在他和上官予風的麵前,說出這種話。

他永遠都記得,她每次見到他。

她說的最多的都是,“冰塊,你說涼涼會不會喜歡?”

她第一次做菜時,一臉緊張的望著他。

但不是為他而緊張,而是為了上官予風。

她說,“冰塊,這是我第一次學做菜,你幫我嚐嚐好不好?也不知道涼涼喜歡什麼口味,喜歡什麼菜。他要是不喜歡,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