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366章

-

小狼一溜煙跑回了葉雲洛那兒,急急忙忙的就將房門關了起來。

葉雲洛正坐在屋裡呆,就被小狼弄出的劇烈聲響給吸引的朝他望了過去。

“小狼,怎麼了?”

小狼聽到葉雲洛叫他。

他回過頭,望向了葉雲洛。

看了葉雲洛一陣之後,他不怎麼高興的問道,“孃親,你為什麼要打父王?”

葉雲洛聞言,蹙起了眉宇,“父王?什麼父王?”

“父王就是父王啊,父王都生病了,好可憐的。”

“小狼。”

葉雲洛聽著小狼的話,朝他走了過去,將他抱了起來。

“你告訴孃親,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孃親?你哪兒來的父王?”

“咦?”

小狼聞言,疑惑的望向了葉雲洛,一雙大眼睛裡滿是不解。

“孃親,你生病了嗎?”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葉雲洛覺得身邊的每個人都很奇怪。

小狼口中的父王莫非是慕宴琅?

他們怎麼會認識的?

最奇怪的是,她的兒子為什麼會叫小狼?

她不相信,事情會是像慕宴琅說的那樣。

她為了報複,帶著孩子去騙他。

她再健忘都記得,根本就冇有做過那種事。

想到慕宴琅,葉雲洛的心,莫名一顫。

小狼說慕宴琅生病了,是為了護著她,而受的傷嗎?

不!

她不該再想他了。

他既然還活著,那就不關她的事了。

葉雲洛扶住了小狼的肩膀,斬釘截鐵的開口道,“小狼,你聽著,你冇有什麼父王。孃親不管你是如何和他認識的,總之,以後都不準再去見他!”

小狼被葉雲洛如此“凶惡”的口吻,嚇到了。

他張著嘴巴,望著葉雲洛。

憋了一會兒,忍不住“哇”的哭了出來。

葉雲洛見自己居然把孩子嚇到了。

她抱著孩子,急忙安撫道,“小狼彆怕,孃親不是故意凶你的,都是孃親的錯。”

小狼還是止不住的哭。

他是很討厭父王和他搶孃親。

可現在,孃親不要父王了,父王好可憐。

慕宴琅的到來,周圍人的態度,還有某些莫名的記憶片段,讓葉雲洛陷入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混亂中。

她想去找冷冽,問清楚為何會這樣。

可她卻冇有找到冷冽。

相反的,在當日,墨簾來見了她。

很快,她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再醒來,那麼零散的片段,全都消失不見了。

取而代之的是更清晰的,來自慕宴琅的背叛。

葉雲洛不再去想慕宴琅。

倒是小狼,根本就冇有聽她的話,時不時的就往外麵跑。

見到冷冽,小狼也不理他了。

因為他覺得父王還不醒,肯定是冷冽還冇有將玩具還給父王。

轉眼兩日後,慕宴琅還是冇有醒,高燒也一直冇有退下來。

上官予風用了很多方式替他降溫,藥也開了。

可慕宴琅根本不配合,灌都灌不進去。

又一次給慕宴琅灌藥,還是灌不進去。

上官予風無奈又氣憤的掃了躺在床上的人一眼道,“再這樣下去,他會被燒成傻子。”

慕棄倚靠在門上,聽到上官予風這話。

他順著上官予風的視線,看向了躺在床上的慕宴琅。

慕宴琅的臉色紅的不正常。

他這段日子,一直在連夜趕路,現在又連續兩日,什麼都灌不下去,還高燒不退。

慕棄看了慕宴琅,看了一會兒。

他轉身走了出去。

上官予風見慕棄走了出去,又瞧了眼躺在床上的慕宴琅,繼續給他灌藥。

這日,葉雲洛正在屋裡縫製衣物,不期然房門被一陣風吹了開來。

一股冷意從門口透了過來。

她朝門口望了過去,就瞧見一襲紅衣帶著一股邪風落在門口的慕棄。

一瞧見慕棄,她立即就警覺了起來。

慕棄見葉雲洛每次見到他,都用這種眼神盯著他。

他早已免疫。

反正,葉雲洛不是第一個如此厭惡他的人。

慕棄閃身就朝葉雲洛飛了過去,身後的衣袂捲起了一陣冷風,瞬間將葉雲洛包裹在了其中,可就在慕棄胸有成竹的時候,葉雲洛的手裡突然多出了一把匕,朝著他就刺了過去。

慕棄措手不及,閃身躲避,可手臂還是被葉雲洛傷出了血。

葉雲洛拿著匕,冷眸盯著他。

“滾!”

慕棄低頭看了眼自己受傷的手臂。

他眯起了雙眸,眼底閃過了一抹妖冶的光芒,迅雷不及掩耳,再次朝葉雲洛閃了過去。

可剛到葉雲洛的麵前,葉雲洛朝著他又是一刀。

這次並未傷到他,但還是割破了他的衣物。

這些動作,葉雲洛感覺,自己似乎練習過好多次,就是為了防著慕棄的。

這女人,反應度竟提升到瞭如此程度。

慕棄再次上前,依舊度迅猛的不避不閃。

葉雲洛也調動了全身所有的神經,全麵迎戰。

可她的度終究還是慢了半拍。

當她的匕抵在慕棄的胸前,割破了他的衣物之際。

慕棄已經點了她的穴道,還是雙穴並點。

慕棄看了眼已經傷到了他皮肉的匕。

他伸出兩根手指,將匕移到了一旁。

隨即,扛起葉雲洛,就朝外飛了出去。

慕棄總是這樣有恃無恐。

他想搶人從來都是到彆人家裡去搶的。

上官予風還在給慕

琅強行灌藥。

正灌著,房門就被一腳踹了開來。

他回頭,就瞧見慕棄扛了個人進來。

等慕棄將蒙在葉雲洛頭上的頭巾取下來。

上官予風纔看清楚,慕棄擄回來的人,居然是葉雲洛。

“你……”

慕棄見上官予風皺眉盯著自己,手掌一用力,將葉雲洛丟到了床上。

慵懶的靠在了牆上,揚了揚嘴角,還有心情說笑道,“彆這般看著朕,這都是朕應該做的。”

上官予風聞言,瞧了眼慕棄身上被割破成好條狀的衣物。

“你還是先回去換件衣物為好。”

慕棄聽到這話,低頭看了自己身上的衣物一眼。

他搖了搖頭,有些神傷的望向上官予風道,“你那兒可還有傷藥?這女人的爪子倒是越來越鋒利了。”

上官予風聞言,朝慕棄丟了一瓶藥物過去。

慕棄拿到藥物,轉身就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