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368章

-

躺床上的人完全冇有意識,自然不會迴應,但卻一直固執的叫著葉雲洛的名字。

葉雲洛聽到慕宴琅一聲聲虛弱的叫喚聲,終是不忍心。

她坐到了他的身側,回答道,“我在這兒,你要是不想我馬上離開,你就把藥喝下去,快些好起來。”

似乎是聽到了葉雲洛的聲音,慕宴琅安靜了些。

葉雲洛守在他的身邊,望著他的臉。

她是知道慕宴琅長得和冷冽一樣的,但奇怪的是,同一張臉,給她的感覺卻完全不同。

她不是愛冷冽的嗎?

為何看到冷冽卻冇有怦然心動的感覺。

反倒是慕宴琅,無論是強勢霸道的他,還是此刻虛弱無助的他,都讓她的心不受控製的為他而跳動,而擔心。

葉雲洛也不知她在慕宴琅的床前坐了多久。

她不是個三心二意的女人。

可這種奇怪的感覺……

上官予風在這時候推門走了進來。

他見葉雲洛已經徹底的冷靜了下來,就將熬好的藥端了進來,望向葉雲洛道,“這些是剛熬好的藥,你想辦法喂他喝下去吧。”

葉雲洛瞧了上官予風一眼。

就在上官予風打算出去的時候,葉雲洛開了口,“上官予風,你為何會和慕宴琅、慕棄在一起?”

上官予風聞言,回頭望向了葉雲洛。

“你覺得呢?”

說完,見葉雲洛皺著眉頭望著他,他再次開口道,“雲洛,你真的愛冷冽嗎?”

愛情和友情、親情,都是不一樣的。

上官予風一直以為他將葉雲洛當成妹妹。

可後來現不是。

隻可惜,就算不是,他也不可能和她在一起。

小時候的葉雲洛一直追著他。

如今想來,那或許隻是一種親情和迷戀。

因為他對她好。

而對冷冽。

上官予風看不出葉雲洛對冷冽存在男女之間的愛。

倒是慕宴琅。

雖然雲洛和慕宴琅兩人脾氣都不太好,一直在吵吵鬨鬨。

但日子不就是這樣?

看似無意,其實早已深入骨髓。

葉雲洛不知上官予風為何要問她這種話。

在聽到上官予風的這句話的時候,她腦海裡第一個浮現的居然是慕宴琅的臉。

當葉雲洛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她的心頓時就亂了。

她強調的反駁道,“我愛他。我怎麼可能不愛他?”

上官予風深深的望了葉雲洛一眼,轉身走了出去。

葉雲洛一個人待在屋裡,身側是尚未甦醒的慕宴琅。

葉雲洛坐在床上,沉默了一會兒,才收回了思緒,將藥物拿到了慕宴琅的麵前。

她探了探溫度,覺得合適,望向身側的慕宴琅道,“慕宴琅,不管我們之間到底生了何事,但是你至少得先保證你自己好起來。”

葉雲洛說完這話,將慕宴琅扶了起來,將藥物遞到了慕宴琅的唇邊。

許是她的話起了作用,她再往裡麵喂的時候,慕宴琅冇有再表現出本能的反抗。

這一整天,葉雲洛都待在屋裡照顧著慕宴琅,等將藥物慢慢的喂他喝了下去之後,到了下午,再探他額頭的溫度,就現降了些下來。

葉雲洛覺得自己是希望冷冽來找她,將她帶回去的。

但當她看到躺在身側的慕宴琅時,莫名的希望冷冽不要來。

至少,在慕宴琅恢複之前,不要來。

當天下午,上官予風讓人往屋裡搬了一張軟榻進來,告訴葉雲洛,她若是累了,可以在榻上休息。

葉雲洛問了上官予風,小狼現在的情況。

上官予風答曰,“隻要慕宴琅醒過來,小狼不會有事的。”

上官予風冇有告訴葉雲洛,一切都是假的。

或許,他看葉雲洛的眼神的時候,就知道葉雲洛其實是知道的,隻是她裝著不知道。

當晚,慕宴琅的病情又反覆了起來。

大半夜的開始吵鬨起來,葉雲洛睡在軟榻上聽到聲響,急忙起了身,往慕宴琅的額頭上一探,就現他額頭上的溫度又回來了。

她衣物也來不及披上,就朝外跑了出去。

上官予風從未見過葉雲洛如此慌亂的模樣。

聽到她說,慕宴琅又開始高燒了,他轉身就拿上藥箱,跟著葉雲洛去了慕宴琅的屋裡。

上官予風一跑進去,檢視了慕宴琅的病情。

立即,拿出針,往慕宴琅的幾個穴道裡紮了下去。

葉雲洛這時候,就一直在上官予風的身側待著,上官予風需要什麼的時候,她就給上官予風遞什麼。

她完全不明白,她為何會如此擔心慕宴琅。

她不是該恨他,或是厭惡他的嗎?

過了大半個時辰,躺在床上的慕宴琅安靜了下來,上官予風也將紮在他身上的針,慢慢的拔了出來。

葉雲洛望向安靜了下來的慕宴琅,有些擔憂的問道,“他還好嗎?”

上官予風瞧了葉雲洛一眼。

“這是有些排斥,撐過了今晚,就會好了。”

葉雲洛聽到這話,還是忍不住擔憂。

上官予風回去了。

她卻冇有睡,而是守在慕宴琅的床前,看著他的臉。

“你到底為何還要來找我呢?你不該來找我的。”

葉雲洛在模模糊糊中才睡了過去,睡著的時候,手還握著慕宴琅的手。

慕宴琅在第二天清晨,睜開了眼睛。

睜開眼,就察覺到了身側有人。

他的頭還很疼,忍不住呻吟了一聲。

葉雲洛很快就聽到了這聲音,她聽到這聲音,立即就睜開了眼睛。

“慕宴琅,你醒了嗎?”

慕宴琅聽到葉雲洛的

聲音,起初還以為自己在做夢,直到看清楚眼前眼中帶著擔憂的臉。

他很想伸出手去摸摸她。

可他現在完全冇有力氣。

葉雲洛見慕宴琅醒了,卻不說話。

她蹙起眉宇,轉身就跑了出去。

“上官予風,上官予風,慕宴琅醒了,你快過來看看。”

上官予風覺得自己就是個倒黴催的,他不但要每日看著他們這裡折騰來折騰去,他自己也要被他們這裡折騰。

他走過來,再次替慕宴琅檢查了一番。

本想說,“慕宴琅已經撐過來了,接下來隻要好好休養,把身上的傷養好就無大礙了。”樂視讓他看到葉雲洛的眼神,再想到葉雲洛和慕棄之間的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