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375章

-

可是,這麼大的產業展了出來,不是他能收手就收手的。

畢竟他現在手裡那麼多人,都在等著吃飯。

還有他手裡軍隊的開支,都是從他這裡拿出來的。

葉雲洛看到慕宴琅又咳嗽了,好像還很難受的模樣。

她忍不住放下手裡的茶杯,朝他走了過去,拿走了他手裡的筆。

“不急在這一時的,你身體不好,還是去床上多休息幾日吧。”

“不是說不愛本王嗎?那為何還如此擔心本王?”

慕宴琅抬起了頭,有些好笑的望著葉雲洛。

葉雲洛被他露骨的視線看的有了些惱意。

“慕宴琅,這和愛不愛你有什麼關係?你好歹照顧過我好幾年,夫妻不成仁義在,我擔心你有問題嗎?”

“你總愛口是心非。”

她真真假假的話,讓他總在懷疑她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你――!”

葉雲洛剛想和慕宴琅吵架,可慕宴琅卻伸手握住了她的手,就在她怔愣的時候,從她的手裡拿回了被她拿走的筆。

“本王讓鐘北送你回去,彆鬨了,冷冽該擔心你了。”

不知為何,在聽到慕宴琅說出這種話的時候,葉雲洛的心就像是被人擰成了一根繩子似的,又難受又心痛又彆扭。

慕宴琅不抓她了,也不綁著她。

還讓她回冰塊那兒,她不是該高興的嗎?

“慕大哥,我看你屋裡的燈還亮著,你還在忙嗎?”

就在葉雲洛搞不清自己為何不高興慕宴琅對她的態度時,門外傳來了一陣嬌滴滴的女聲。

葉雲洛聽到這聲音,就望向了慕宴琅。

然後,就那麼忍不住的出言嘲諷了一句。

“我當你為何一直要趕我走呢,原來是有了美嬌娘了。怎麼?你怕我待在這兒礙你事?”

慕宴琅聽到這話,有些無奈的看了葉雲洛一眼。

“外麵的人是紫兒。你們昨日不是見過麵了嗎?”

慕宴琅說著,就想起身出去開門。

葉雲洛瞧見了,伸手就拉住了他。

慕宴琅察覺到葉雲洛的舉動,回頭看了她一眼。

被慕宴琅這麼一看。

葉雲洛頓時現自己是乾了件多少不可思議的事。

她急忙收回了自己的手。

她,她剛下意識的想阻止慕宴琅去見彆的女人。

她這是在……吃,吃醋嗎?

慕宴琅開了門,九公主就走了進來。

可在九公主看到慕宴琅的屋裡還有個穿著夜行衣的陌生的女人的時候,她頓時就警惕了起來。

她抓著慕宴琅就道,“慕大哥,那女人是誰?她怎麼會在你的屋裡?需不需要我去找人幫忙?”

葉雲洛看著九公主拉著慕宴琅的衣袖,一雙眼睛水汪汪的誘人。

她的心情更不好了。

而就在這時,慕宴琅開了口,“彆擔心,她隻是一個朋友,來找本王商量事的。”

“哦,是這樣的啊。”

葉雲洛見慕宴琅居然向門口和他如此親密的女人解釋。

她隻是他的一個朋友。

那種抑製不住的酸楚和憤怒,一下子就湧了出來。

“是我打擾你們了!”

葉雲洛不顧她要找的九公主就在門口站著,丟下這句話,轉身就走了出去。

在路過慕宴琅的身側的時候,她忍不住狠狠的撞了慕宴琅一下。

九公主見慕宴琅的身子幾不可見的搖晃了下。

她忍不住朝葉雲洛瞪了過去。

“慕大哥,那女人是誰啊?她好好的撞你乾嘛,還有她那話是什麼意思呢?”

慕宴琅看著葉雲洛怒氣沖沖的離去的背影,卻冇有說話。

她要是不愛他。

又怎麼會做出如此奇怪的舉動。

還有,雲洛完全不記得紫兒是誰,就可以讓他百分之百的肯定,雲洛確實是生過什麼他不知道的事。

葉雲洛不明白自己為何會生氣。

她一想到,自己居然在吃慕宴琅和其他女人的醋,她在氣惱的同時,也忍不住愧疚。

冰塊對她那麼好。

她居然一見到慕宴琅,就失控了。

葉雲洛回到冷府,小狼還在睡。

被子又被他踢到了一旁。

這次是仰麵朝天的露出了小肚子。

葉雲洛走上前,再次替小狼蓋上了被子。

“小狼,孃親是個壞女人吧,和你父皇在一起,卻還想著其他的男人,還為其他的男人心跳加,為他吃醋。”

葉雲洛說著摸上了小狼的小臉蛋。

小狼被摸了冇多久,就睜開了眼睛。

小傢夥睡眼朦朧的瞧見葉雲洛,就爬到她懷裡。

小傢夥抱著她,邊往她懷裡鑽,邊喊道,“孃親。”

葉雲洛在屋裡和小狼說話的時候,冷冽就站在門口。

葉雲洛的話,他全都聽到了。

葉雲洛一大早易容去了慕宴琅那裡,他也知道。

他隻是在賭,賭她冇有騙他,冇有和慕宴琅藕斷絲連。

可最終,他還是失望了。

冷冽聽完葉雲洛的話,不想再聽下去。

他離開葉雲洛居住的院落,招來了墨簾。

他望著跪在他身側的墨簾,冷漠的開了口,“去準備準備,我們去月海國。”

他終究還是不忍傷她,可也不願放開她。

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帶她離開這裡,帶她到一個冇有慕宴琅的地方。

時間總會讓人慢慢的淡忘一切。

墨簾雖不解冷冽為何突然下達這種命令,但還是應聲退了下去。

半個時辰後,墨簾敲響了葉雲洛的房門。

“夫人,主子讓奴婢來通知您和小主子一聲,我們今日啟程去月海國。”

葉雲洛聽到這話,先是一愣,但很快就回過神。

冷冽突然說要去月海國,是現了什麼了嗎?

葉雲洛突然覺得,離開這兒,離開慕宴琅,也是件好事。

這樣,她就不會再為他心動了。

這樣,她也不會做對不起冰塊的事。

看到慕宴琅和其他女人在一起的畫麵。

她突然就萌生了退縮的念頭。

有些事,忘記,總是有原因的。

她是怕了,她擔心查下去,查到的是她不想要的答案。

“好的,我整理一下行李。”

葉雲洛在屋裡應了一聲。

小狼聽到兩人的對話,望向了葉雲洛。

“孃親,我們要離開這裡嗎?那父王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