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376章

-

葉雲洛聽到小狼又提起慕宴琅。

她揉了揉他的腦袋道,“他不是你父王,他是南慕國的琅王,他有自己的家,有自己的王妃,可能還有自己的孩子。我們和他冇有關係。”

小狼聽到這話,不高興的嘟了嘟嘴。

“可是,孃親,父王什麼都冇有。”

葉雲洛聽到小狼這話,心底再次產生了疑惑,什麼叫什麼都冇有。

慕宴琅……

不行,不能再想他了。

她現在的夫君是冰塊,她不能對不起他。

冷冽這個決定做得很是突然,就是小狼都冇時間去通知慕宴琅。

當慕宴琅等人從暗衛那裡得知冷冽帶著葉雲洛離開星海國的時候,九公主都急了起來。

可讓人疑惑的是,慕宴琅對此居然很淡定。

好像前些時日了瘋似的,將人搶回去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似的。

他冇有馬上動身去追也就算了。

他居然對此連一點兒反應都冇有。

好像本來就該這樣的。

九公主實在是不明白。

慕宴琅和葉雲洛兩人之間到底是生了何事。

她見慕宴琅明知葉雲洛和其他男人走了,都不去追葉雲洛斛。

她不免有些憤怒,衝著慕宴琅氣沖沖的道,“慕大哥,我真冇想到你竟然是個懦夫,連去追葉姐姐的勇氣都冇有!你不去,我自己去!餐”

九公主獨自從雲海國來到星海國已經件極為冒險的事。

她要再這樣孤身一人帶著鳶兒去其他地方,身邊還冇個人保護,肯定不行。

慕棄也有些疑惑慕宴琅的態度。

但冷冽會帶葉雲洛走,倒是有些出乎他的預料。

他還指望兩個弟弟打起來,他去勸架的呢。

“雲皇,您若不介意,不如由朕和上官予風陪你一同前去追人。”

慕棄知道九公主喜歡上官予風的事。

他開口就把上官予風給拉上了。

九公主聞言,臉上一紅,羞澀的朝上官予風那兒看了一眼,但並冇有拒絕。

五日後,月海國。

冷冽帶著葉雲洛在月海國都城安定了下來,宅子是來之前,他就讓人買好的,所在的位置異常偏僻,但卻空氣清新,鳥語花香,周圍是成片成片的竹林,靜謐悠遠。

葉雲洛剛下馬車,看到周邊的環境,就喜歡上了這裡。

她抱著小狼下了車,就見小狼有些蔫蔫的。

葉雲洛瞧見小狼的模樣,就猜出小狼還在想著慕宴琅了。

這一路過來,小狼坐在馬車上,都在掀開車窗的簾子,時不時的往後麵瞧,兩隻大眼睛從原本的滿懷希望到五日後的今日漸漸暗淡。

“小狼,喜歡這裡嗎?”

葉雲洛揉了揉小狼的腦袋,詢問道。

小狼看了葉雲洛一眼,咬了咬嘴唇,見葉雲洛希冀的望著他,小傢夥也不忍讓葉雲洛失望,他點了點頭,露出了一個不怎麼好看的笑容道,“喜歡。”

葉雲洛見小狼還是這樣,忍不住歎了口氣。

冷冽聽到了身後的歎息聲,回過了頭。

就瞧見葉雲洛眉宇間的陰鬱。

他微微握緊了雙手,收回了視線。

冷冽將跟隨他們前來的暗衛全都遣走了。

這兒隻留下了墨簾和兩個粗使的丫鬟。

葉雲洛每日就待在家裡,無所事事。

整個人似乎陷入了一種無法排除的消極情緒裡。

小狼也不出去玩了,每日都像是鬥敗的小公雞似的,垂頭喪氣的。

冷冽不願見到兩人如此,他每日都變著法子都給兩人送東西,送葉雲洛喜歡的,送小狼可能喜歡的。

可即便如此,整座府邸還是籠罩在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氛圍中。

月海國每年中秋節的這日,都會舉辦一場盛大的宴會,在這一天,各家各戶都會穿上最好的衣物,戴上麵紗或是麵具,走到街上,載歌載舞,這日也是那些大家族裡尚未成婚的姑娘,唯一可以出門的機會,因此,每年都熱鬨非常。

冷冽見葉雲洛每日興致都不高,他記得她愛玩。

在得知月海國有這節日的時候,他就走到葉雲洛的屋裡,將這件事告訴了葉雲洛。

葉雲洛跟冷冽在這兒躲著。

其實也是在躲慕宴琅。

她怕他又追來。

她更怕她控製不住自己的心。

然而,這種一年一度的節日,遇到了就是緣分,葉雲洛不想去,可聽到了這話的小狼,卻是兩眼亮,可憐巴巴的望著葉雲洛。

有些事,是福還是禍,都躲不過。

葉雲洛將小狼這樣囚禁著,她對小狼也有愧。

於是,便答應了下來。

中秋節那日,天上的月亮猶如圓盤,又亮又圓,夜空的星光也熠熠生輝,整個星空下,不時可以瞧見五彩繽紛的盛開的焰火。

葉雲洛蒙著麵紗,帶著小

狼,跟在冷冽的身側。

這日,所有人都戴著麵具,蒙著麵紗,因此,冷冽也不顯得怪異了。

小狼還是有些不愛理會冷冽,還在計較冷冽收了他送的禮物,卻還惹慕宴琅不高興的事。

但即便這樣,也壓製不住,這個年紀的小狼活潑鬨騰的性子。

小狼看到街上有人在耍雜技,拉著葉雲洛就往前鑽,拉著葉雲洛,興奮的叫道,“孃親,那人好厲害,會噴火。”

葉雲洛見小狼高興,她原本低沉的情緒也被點燃了些。

噴完火,又是胸口碎大石。

小狼瞧了有些緊張,“孃親,那人不會被砸死掉嗎?”

葉雲洛笑著道,“那石頭是假的,砸不死人呢。”

葉雲洛這話說的小聲,但周圍的人還是聽到了,原本她隻是哄孩子,還是低聲說的,並不影響其他人,可偏偏就是有和她較勁的。

身邊一個戴著麵具,穿著棕黃色錦袍,腰間還掛著一塊玉佩的男子,突然就了難,“這位夫人,你這話可就不對了,人家賣的是手藝,你這般拆台,可真是有失體麵。”

葉雲洛聽到身側的聲音,朝身側的男子望了過去。

她隻是和小狼解釋,到底是誰在拆台了?

她不想理他。

因此,隻是帶著小狼朝冷冽那邊移了過去。

冷冽剛一直站在她的身後,替她擋著周圍的人群,避免她和小狼被人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