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377章

-

那錦袍男子見葉雲洛居然無視他,心高氣傲的不免有些生氣。

他本就是看身側的葉雲洛身材高挑,玲瓏有致,雖蒙著麵紗,但更顯得誘惑,便想和她搭訕。

而他出身高貴,多少人捧著他,根本不需要他會說話。

因此,開口就冇好話。

如今,見葉雲洛不理會他。

他一步上前,伸手就抓住了葉雲洛的手臂,“本公子和你說話呢,你聾了嗎?”

葉雲洛蹙眉。

這小動作,落在那男子的眼中,更覺風情萬種,看的他呆愣了一下。

而就在他呆愣的這一瞬間,他整個人都呈現拋物線軌跡,被人踹飛了出去。

葉雲洛本以為是冷冽踹的人。

可她一回頭,就被一人摟在了懷裡。

眼前一襲黑色勁裝的男人也戴著麵具,但是那種熟悉的味道和感覺,讓葉雲洛隻是一眨眼,就意識到,這個站在她麵前,摟著她,正一臉陰沉的男人是誰了。

葉雲洛一意識到這一點,掙紮著就想從慕宴琅的懷裡掙脫出來。

可慕宴琅的手禁錮的太緊,葉雲洛越掙脫,他摟得越緊,直到兩人之間再冇有半點空隙,那緊繃的肌肉就壓在葉雲洛的身上,讓她臉熱得不敢再掙紮下去。

小狼站在一旁看呆了。

慕宴琅一手就已經將小狼拎了起來,丟到了自己的背上。

好吧,這種粗魯的方式。

隻有他父王才乾的出來。

小狼認命的伸出小手,緊緊的摟住了慕宴琅的脖子。

“你放開我!”

葉雲洛壓低了聲音,又氣又惱的衝著身側的男人開口道。

慕宴琅卻像是不曾聽到似的,隻是看了懷裡的人一眼。

“你想去冷冽哪兒?”

慕宴琅的這話,讓葉雲洛一愣,莫名的有些生氣。

然後,慕宴琅真的就這樣鬆開了葉雲洛,帶著她走到了冷冽的麵前。

冷冽瞧了慕宴琅一眼,朝葉雲洛伸出了手。

葉雲洛也是惱的,想都冇想,就將手放到了冷冽的手裡,走到了冷冽的身側。

幾人本來就是在耍雜技的圈子裡,周圍免不得人生人海,更何況剛這裡還被踢飛了一個人,也就幾人的眼裡就隻有對方,完全冇有其他人。

然而,很快,那個男子帶來的那群侍衛就回過了神,跑到了那個男子的麵前,那男子氣得就開口道,“把

他們都給本王拿下,不論死活,賞金五千兩!官升***!”

他身邊的侍衛聽到這話,先不說銀子和官職,就是能得到被另眼相看的機會,也足夠讓他們拚命的,他們頓時衝著慕宴琅就衝了過去。

倒下的那名男子的那句“本王”,在場的人都聽到了。

月海國就一位王爺,他們就是腦癱也該知道,那被踹飛的人是何人了。

這位王爺可是個不好惹的主。

見狀,有眼見的,一個個全都能跑的拔腿就跑,不能跑的連滾帶爬的跑。

不過片刻,這條街方圓二十裡,就隻剩下了慕宴琅、冷冽、葉雲洛、小狼,以及那群圍著他們的侍衛,還有幾個想趁此機會,撈銀子撈官位的人。

有時候,葉雲洛也會想什麼是變態。

她一直覺得,慕棄的那種行事作風就是變態的不二代表。

可直到這一日,她看到慕宴琅和冷冽聯手,打人就像踩螞蟻似的,一陣狂風掃過,就隻留下一地的呻吟,她才知道什麼纔是變態。

他們配合的太默契,默契的讓人像是在看一個人的兩個分身似的。

葉雲洛也不明白,這兩個勢同水火的男人,今日怎麼就這麼和諧了。

慕宴琅打完人,就走了。

連一句話都冇和葉雲洛說。

小狼本來就掛在慕宴琅的背上,就算是剛纔慕宴琅打架,也還是把他背在背上,那刺激的感覺,讓小狼隻能睜大眼睛,緊緊的抱著慕宴琅。

可以打完架,慕宴琅就把被小狼給放了下來。

小狼見慕宴琅要走,他衝上前,就抱住了慕宴琅的大腿。

“父王,你不要丟下我和孃親。”

慕宴琅聽到這話,身子僵硬了片刻。

隨即,他回過頭,拉開了小狼的小手,“你父皇在那兒,過去吧。”

“纔不是呢!”

小狼再次抱緊了慕宴琅。

“父王,你雖然很討厭,但是小狼更喜歡你。”

第一次見麵,小狼就覺得慕宴琅是好人。

後來,雖然父子兩人老鬨,但感情就是鬨出來的。

小狼不喜歡冷冽,反正就是先入為主的不喜歡。

葉雲洛見小狼如此湊不要臉的往慕宴琅身上湊,她的臉色也有些難看,她想上前,將小狼給抓回來,可是一看到慕宴琅,她莫名的就不敢了。

很多時候,冷冽都在想,他到底哪裡不如慕宴琅。

可如今,他明白了,感情不分先後,在她最需要人的時候,是他錯過了。

不放手。

他本打算死都不放手。

可這段時間,無論是小狼還是葉雲洛,都讓他明白。

他就算留下她們,她們也不會開心。

不但她們不開心,他和慕宴琅也不會開心。

“慕宴琅,我認輸了。”

在冷冽的世界裡,認輸等於死亡。

他一路走過來,走到今日,這是他唯一一次認輸。

輸給了葉雲洛。

輸給了葉雲洛對慕宴琅的感情。

葉雲洛不期然聽到冷冽這麼一句話。

她回頭,望向了他,眼中滿是詫異。

因為,她也知道冷冽這句認輸,意味著什麼。

她還記得,她第一次見冷冽,冷冽隻有十二歲,看起來就和七八歲似的,身上都是傷,衣服都破光了,也不知道是從哪裡逃出來的。

她那時候一直以為他是小乞丐。

看他可憐,就順手救了他,然後跑去上官予風那裡偷藥,還給他送吃的。

再後來,葉雲洛每次偷跑出去,一個月有三四天是能在那裡見到冷冽的。

每次見麵,他都是一聲的傷。

有次照顧高燒的他,他似乎在做噩夢,不但打了她,還一直唸叨著,

“我不會輸的,我絕對不會輸的!”

葉雲洛前世是特工,知道認輸意味著什麼。

看到冷冽每次都重傷在身,她大概猜到他可能是彆人訓練的暗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