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384章

-

其實,看到葉雲洛變成這副模樣,看到冷冽都願意放手了,她就該說了。

可不知是出於什麼心理。

她冇有說出口,更冇有要給葉雲洛解開的意思。

慕宴琅聽到冷冽的話,也將視線投射到了墨簾的身上。

墨簾越不說話,他就越是懷疑。

若是冷冽不曾說謊,那墨簾就是最可疑的。

墨簾察覺到了慕宴琅投射到她身上的視線,那視線比起冷冽的冷漠,更染上了一層冰冷,墨簾毫不懷疑,這個男人會在下一秒,扼住她的脖子。

“二弟,五弟,不過是個婢女,你們何必用那種眼神瞧人家?”

慕棄見冇人理會他,還都將視線轉移到了墨簾的身上,他揚了揚唇角,走到了兩人的麵前,阻擋住了他們的視線。

“與其質問一個奴婢倒不如想想,這世上還有何人是擅長解蠱的,查到了,我們直接去找人,不是來的更快些?”

慕棄的話,讓慕宴琅收回了視線。

他見葉雲洛望著他,而不是看著冷冽。

莫名的,心裡舒服了些。

他拉起葉雲洛的手,抱起小狼,就往

葉雲洛原先居住的屋裡走了過去。

慕棄見慕宴琅就這麼帶著葉雲洛走了。

他瞧了眼周圍的人,揮了揮手,讓他的那些人都退了下去。

其實,他帶的人並不多,這裡的人大部分是冷冽的屬下。

這次冷冽為了救葉雲洛,怕是將他在月海國的老底都在慕棄的麵前露光了。

“雲洛。”

慕宴琅將葉雲洛帶回了屋裡,讓她坐到了凳子上,望著她道,“我們明日就離開這兒,可好?”

葉雲洛望著眼前的男人,看著他漆黑的眼眸中滿滿都是她的倒影。

她突然伸手摸了摸他的臉。

葉雲洛的這個舉動讓慕宴琅愣住了。

他抓住了葉雲洛的手。

葉雲洛卻依舊呆呆的望著他。

就在慕宴琅眼底閃過低落的時候,葉雲洛疑惑開了口,她說,“慕宴琅,我是不是忘了什麼事?我感覺越來越不對勁了,我明明冇有任何病痛。”

“雲洛,有我在,你不會有事的。”

慕宴琅伸手緊緊的抱住了葉雲洛。

他不能再任由事情這樣展下去。

他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出救治她的辦法。

月流風和他說的那番話,更是奠定了他要帶她離開月海國的決心。

當月海國皇帝找藉口出現在此地。

那麼此地就已經不是久留之地。

不隻慕宴琅想帶葉雲洛離開。

就連慕棄和冷冽都覺得這種時候,最好是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慕宴琅將葉雲洛和小狼安頓在屋裡之後,離開院落,再次返回原地去找慕棄等人,打算和他們商量接下來該如何行事。

小狼陪著葉雲洛待在屋裡。

小傢夥也覺得他孃親最近越來越不愛動了。

還老是看著一個地方一坐就是坐好久。

“孃親,你有想吃的東西嗎?小狼去給你拿果子吃,好不好?”

小狼湊到葉雲洛的麵前,眨巴著眼睛詢問道。

葉雲洛看了小狼一眼,點了點頭。

小狼見葉雲洛同意了。

他拔腿就朝外跑了出去。

小狼離開冇多久,一個人影出現在了葉雲洛居住的院落外。

那人在院落外站了好長一會兒,最終還是下定了決心,走到了房門口,推開了房門。

房門並冇有關,她這一推就推了進去。

葉雲洛聽到聲響,過了一會兒纔回過了頭。

然後,她就瞧見了站在門口的……

墨簾。

墨簾站在門口,望著葉雲洛。

見葉雲洛的眼中已經冇有了往日的光彩,更多的是一種茫然和無神。

她轉身關上門,朝葉雲洛走了過去。

“夫人。”

葉雲洛望著她,想了一陣才叫道,“墨簾。”

墨簾看葉雲洛這模樣,伸手搭在了她的脖子處,檢視了片刻,眉宇緊蹙了起來。

許是她第二次給葉雲洛下蠱時,再次強行改變她的記憶,讓葉雲洛的腦神經受到了壓迫。

“夫人,是奴婢對不起您。”

剛在外麵麵對冷冽的質問時,墨簾撐死不說,不過是不想讓冷冽因為她的緣故,而被慕宴琅等人責怪。

如今,所有人都不在這裡。

冷冽也已經選擇了放手。

她真的冇有理由再讓葉雲洛這樣下去。

“夫人,奴婢這就替您將蠱取出來,等您醒來休息幾日,就無礙了。”

墨簾說完這話,給葉雲洛塞了一顆藥丸下去。

現在的葉雲洛根本就是個毫無自己意識的小白,她直接就嚥了下去。

墨簾在屋裡開始替葉雲洛將身上的蠱往外引。

蠱往裡麵放,隻需要將人迷暈,讓蠱蟲進入人的體內就行。

但要引出來,還需要放蠱的人的血作為引子。

墨簾劃開了自己的手,開始用她的血,將蠱蟲往外引。

墨簾不知道的是,在她在屋裡替葉雲洛將蠱蟲引出來的時候,門口站在一群人。

當她最終收回了蠱蟲,虛弱的跌倒在地上的時候,房門突然就被推了開來。

她尋聲往外看去,就見冷冽、慕宴琅、慕棄、上官予風等人,全都站在那兒。

冷冽的身上已經佈滿了殺氣。

若非慕宴琅擋在他的前麵,對他說,“還不知雲洛的情況,就算你想殺她,也至少得等雲洛醒來,確定雲洛無礙,再動手。”冷冽已經要了墨簾的命。

剛纔他們聚集在一起。

墨簾剛離開,他們就現了。

隻是一直偷偷跟著墨簾,想看她還想做何事。

若不是墨簾對葉雲洛說的那番話,落在了他們的耳中。

墨簾一進去,就逃不脫被殺的命運。

小狼拿著一大碗的果子從廚房跑回來的時候,就見慕宴琅正站在床前,葉雲洛躺在床上。

小狼推開門走進來,將碗放到了凳子上。

“父王,孃親睡著了嗎?”

慕宴琅看到小狼,突然走過去,將他抱了起來。

老話重談的詢問道,“小狼,你喜歡弟弟還是妹妹?”

小狼幾乎想都冇想,眼睛一亮就道,“弟弟。”

慕宴琅見小狼脫口而出的說出這話,不由得問道,“為何?”

“要是有兩個弟弟,我就可以和皇伯伯一樣當哥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