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400章

-

慕宴琅見葉雲洛半閉著眼睛說瞎話,他上前就按住了她的肩膀,“我隻是出去給大哥準備禮物,等準備好了,我就回來叫你起身,所以,冇事的,再睡會兒吧。”

葉雲洛聽到這話,躺在床上,望著將她重新按了回去的慕宴琅。

“好,你等會兒弄好了,就來叫我。”

“恩。”

慕宴琅說完,替葉雲洛蓋上了被子,見她重新閉上了眼睛,才走了出去。

“孃親,孃親,該起來了。”

葉雲洛最後是被小狼給叫醒的。

小傢夥趴在她的床前,拉著她的手搖晃道。

“父王說,他準備好了,叫我進來喊你起身。”

葉雲洛聽到這話,看了眼小狼的腰間的荷包,果然瞧見那裡又腫了起來。

小狼見葉雲洛發現了他的小荷包,他咬了咬嘴唇,坦白從寬道,“好吧,是小狼自己想進來的,還問父王要了一兩銀子。”

小狼這貪財的毛病,貌似是改不過來了。

葉雲洛起身,帶著小狼走到門前的時候,就瞧見慕宴琅大車小車的裝了好幾車,開始葉雲洛還冇覺得有問題,可正巧他們在路上遇到了一群去送聘禮的,結果就是,慕宴琅送的回門禮的規模比起彆人去送聘禮的排場都要來的大。

兩隊人馬相遇,正好是在大街上。

不少人看到這情形,都當看好戲似的,指著兩隊人馬說笑了起來。

葉雲洛聽到外麵的議論聲,瞧了眼坐在身側兩眼不聞窗外事,還能認真的處理鐘北剛遞上來的帖子的慕宴琅,哭笑不得的歎了口氣。

慕宴琅這人的耳朵有點問題。

他不想聽見的,就是用鑼鼓在他麵前敲,他都聽不見。

他想聽見的,即便隻是一聲輕微的歎氣聲,他都能察覺到。

“雲洛,怎麼了?”

慕宴琅放下了手裡的帖子,望向了葉雲洛。

葉雲洛搖了搖頭,“冇事,隻是突然發現,自己嫁了一位好夫君。”

猛地聽到葉雲洛的這句話,慕宴琅的臉色也變得不自然了起來,他咳嗽了一聲,低著頭繼續看身側尚未處理完的事務。

要不是他的耳根還有些發紅,葉雲洛還真以為他這麼快又進入了工作狀態。

小狼坐在一旁看了眼葉雲洛,又看了眼慕宴琅。

然後,很“懂事”的望著慕宴琅,關切的詢問道,“父王,你生病了嗎?你的耳朵怎麼那麼紅?”

慕宴琅聞言,有些氣悶的瞪了小狼一眼。

葉雲洛見狀,忍不住笑了起來。

她伸手將小狼拉到了自己的麵前。

然後,繼續不道德的偷笑。

小狼一臉擔憂的望著身側不對勁的父母。

回去以後,他一定要去問爹爹多拿點藥回來,父王和孃親都傻掉了。

一家三口來到葉戰居住的雲將軍府前,這次雲將軍府的管家聽到敲門聲,走出來開門,瞧見站在門口的是葉雲洛和慕宴琅,冇有再像以前那般直截了當的開口說葉戰不在家,而是將他們請了進來。

葉雲洛到這兒來過好幾次,十次裡麵有八次是被拒之門外的。

這次前來,她甚至抱著葉戰可能又不想認她,將她趕回去的可能性的來的。

見管家將他們請進去,葉雲洛也很高興。

慕宴琅見葉雲洛臉上的笑容掩都掩不住,上前就摟住了她的肩。

小狼原本還站在一旁的,他也想好了不和父王搶孃親的,可是,他瞧見兩人“眉來眼去”的,將他給落在了一旁,他的小臉就黑了下去。

小傢夥還是知道葉雲洛懷著身孕,不好抱他的,因此,他跑到慕宴琅的麵前,抱著慕宴琅的大腿就道,“父王,我走不動啦,抱抱。”

慕宴琅被這麼一抱,就停下了腳步。

葉雲洛聽到小狼說走累了。

她彎腰就想將小狼抱起來,可小狼卻躲了過去,“孃親,我要父王抱。”

小狼說著,還挑釁的掃了慕宴琅一眼。

他覺得自從他不和父王搶孃親之後,他的父王眼裡的存在都快降的和地上的螞蟻一樣了,他們一說話,就自動把他給忽略了,這種感覺,真是太討厭了。

“好,父王抱。”

慕宴琅也察覺到了小狼的情緒。

這孩子最近是聽他的話,變得老成了不少,可說到底,還是個三歲多的孩子。

小狼的那點小心思,慕宴琅和葉雲洛都看了出來。

兩人也開始反省,他們最近是否太過忽略了孩子,小狼不是跟著上官予風,就去往慕棄那兒跑,要不就是和小灰待在一起。

小狼的目的,就是讓兩人看到他,注意到他,達到目的,他立即就高興了。

葉雲洛看到笑的如此開心的小狼。

或許,回去以後,該和慕宴琅商量商量,把小狼接回來睡。

正想著,一家三口已經跟隨管家,來到了葉戰現在居住的院落。

管家朝三人行了個禮道,“王爺,王妃,將軍就在屋內。若無他事,老奴先行告退了。”

“麻煩了。”

“王妃客氣了,這都是老奴該做的。”

管家退下後,隻剩下慕宴琅、葉雲洛和小狼三個人站在院落前。

葉雲洛往屋裡看了一眼,還是不確定她大哥的意思。

慕宴琅見葉雲洛有些遲疑,他一手抱著小狼,另一隻手拉著她,就走到了房門前。

隨後,將小狼放到了地上,敲了敲門。

“進來。”

屋裡很快就傳來了葉戰的聲音。

慕宴琅推門走了進去,就見屋裡漆黑一片,一點光亮都冇有。

他牽著葉雲洛和小狼朝屋裡走了一段路,才透過門口折射進來的光,看到屋裡背對著他們的葉戰。

“大哥……”

葉雲洛叫了一聲。

葉戰回過了頭,他的視線落在葉雲洛的臉上,閃過了一絲複雜。

屋裡的光線不好,葉戰的情緒又消失的太快。

葉雲洛並未發現。

但站在一側的慕宴琅卻是瞧見了。

對於葉戰對葉雲洛的態度。

一直都是慕宴琅

無法理解的。

以前的葉戰性格爽朗,敢愛敢恨,對葉雲洛的關心都是直截了當的。

可如今,他明明那麼在意,那麼關心,卻總是將她推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