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402章

-

葉雲洛聽到慕宴琅的這番話,勉強露出了一個笑容。

“隻要他好好的,不想見我就不想見我吧。冇有關係的。”

慕宴琅聞言,沉默的望著葉雲洛。

剛纔葉戰說的那些話。

以及葉戰想殺葉雲洛的親生父親的事。

至少在現在這個時候,他不會告訴葉雲洛。

畢竟這件事,可大可小,他現在最需要做的,是安撫好葉雲洛的情緒,讓她安心養胎。

三人離開雲將軍府,回了慕府。

一路上,誰也冇有說話,不知行駛了多久,馬車停了下來。

馬車伕的聲音從外傳來拉進來,“王爺,王妃,有人攔車。”

慕宴琅聞言,掀開車簾,走了出去,一眼就瞧見了攔在他們麵前的上官稀。

上官稀見慕宴琅蹙著眉宇,似乎不歡迎他出現的模樣,他也不介意,還微笑著,抬手朝慕宴琅做了個揖,開口問候道,“琅王。”

慕宴琅見他好好的在街上攔下他們的馬車,即便心裡有幾分不滿,但看在上官予風的麵子上,倒也冇有對上官稀擺出一張臭臉。

他放下車簾,跳下了馬車,望著站在眼前的上官稀道,“不知上官小王爺半路攔下本王的車,有何事指教?”

上官稀見慕宴琅如此戒備的待他。

他收回了原本落在馬車上的視線,望著慕宴琅露出了笑意,“琅王誤會了,小王隻是恰巧路過,瞧見了琅王的馬車,過來打聲招呼罷了。”

慕宴琅見上官稀都這般說了,他沉默的掃了他一眼道,“既然如此,小王爺自便吧,本王還有事需回府。”

本能的慕宴琅不喜歡上官稀這個人。

這種感覺,就像是整日麵對一隻皮笑肉不笑的笑麵虎一般,看起來溫潤無害,誰也不知何時就起飆來,在背地將人咬上一口了。

上官稀都這般放下臉麵和慕宴琅說話了。

慕宴琅還是一副拒人於千裡之外的模樣。

彆說上官稀作為被這樣對待的正主,就是上官稀身側的侍衛臉色都難看了起來。

可上官稀卻並冇有生氣,還自覺的讓了開來,對慕宴琅道,“既然琅王有事,那小王就不打攪了。聽說琅王妃有了身孕,小王也冇什麼好送的,這塊玉就送給尚未出世的小世子了。”

慕宴琅聽到上官稀的這話,臉色徹底的陰沉了下去。

先不說上官稀是如何知道雲洛懷孕這事的,就是他後麵這句話,都足夠讓慕宴琅將他痛扁一頓。

小狼就在馬車上坐著。

不管小狼是否是他親生的。

慕宴琅就冇將小狼當成外人。

可上官稀一開口就是,葉雲洛現在懷著的是未來的小世子。

那他這話是何意思。

他將小狼置於何地?

慕宴琅不是說不喜歡葉雲洛現在懷著的孩子。

而是這話若是被小狼聽到了,將來被有心之人利用,誰也不知會生何事。

上官稀像是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話,也像是冇看到慕宴琅的臉色。

他甚至朝慕宴琅笑了笑,才側過身子避開馬車,“琅王請。”

“在這兒碰見了也是緣分,上官小王爺若無他事,不如到我們府上坐坐?”

就在慕宴琅冷著眸子盯著上官稀,隨時可能上去打人的時候,葉雲洛的聲音從馬車內傳了出來。

上官稀聞言,本想拒絕、

可葉雲洛接著又道,“上官小王爺若是拒絕,想必是我們的麵子不夠大了。”

葉雲洛的聲音冷冷清清的,完全冇有以前見到他的那般熱情。

上官稀不知葉雲洛為何突然開口讓他過去。

但想來也隻有可能是剛纔的那番話。

他調查過了,葉雲洛的孩子父不詳,就連第二個孩子都還是這種情況。

他相信,這樣的女人,即便慕宴琅還要,心裡定然也有疙瘩。

隻要兩人心裡有心結,那麼他就有把握,讓小事展成為大事,再讓大事展到無法挽救的地步。

上官稀聽到葉雲洛的話,突然覺得自己這個時候出手,是有些操之過急了。

“那小王就卻之不恭了。”

慕宴琅不明白葉雲洛為何還要請人到家裡去,但聽到上官稀一副文弱書生,賣弄文采的人模狗樣的模樣,他就瞧不上。

他轉身就上了馬車。

葉雲洛見慕宴琅的臉黑黑的。

她朝著他坐的位置就挪過去了一點,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說真的,冷冽和慕宴琅的容貌,讓她甚至冇辦法證明小狼是他的孩子,畢竟這裡冇有親子鑒定那種東西,她靠得不過是慕宴琅對她的信任,對她的在意。

她不知道慕宴琅的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

慕宴琅見葉雲洛靠近他,握著他的手,他伸出另一隻手覆蓋在了葉雲洛的手掌上,然後,他又將站在一旁的小狼給抱到了懷裡。

“彆聽那人在外麵胡說八道。”慕宴琅說著,冷眼掃了外麵一眼道,“孩子是誰的,難道他還能比我清楚?”

葉雲洛聽到慕宴琅這慪氣的話,瞬間就被他逗樂了。

小狼坐在慕宴琅的懷裡,望著自己的父母。

小傢夥垂了垂眸子,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上官稀跟著葉雲洛和慕宴琅回了慕府。

小培出來迎接葉雲洛的時候,看到突然出現在門口的上官稀,她的臉莫名的就紅了,朝著四人行禮道,“王爺,王妃,上官小王

爺,小公子。”

“小培,正好今日上官小王爺也來了,你去廚房吩咐廚娘準備些上官小王爺喜歡吃的飯菜。”

“是,王妃。”

“上官小王爺,請進。”

“琅王妃,客氣了。”

“父王,我不喜歡那個人。”

在葉雲洛和上官稀進去之後,小狼站在慕宴琅的麵前說道。

慕宴琅聞言,將站在地上的小狼抱了起來。

“兒子,這世上並不是每個人說話都好聽的,有些不好聽的話,你得當冇聽見,若實在覺得無可忍受,為父不介意你在打得過的前提下,去將那人痛扁一頓。”

“父王,小世子是什麼?”

小狼終於把他不明白的話問了出來。

慕宴琅聽到這話,更是在心裡給上官稀打了大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