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407章

-

小狼繼續掙紮著往慕棄那邊跑。

慕棄看著配合的如此默契的兩父子。

莫名的覺得心裡不舒服了。

他憑什麼這般無條件的幫他們?

從小到大可冇人幫過他。

他瞅了父子兩人一眼,不緊不慢的道,“朕從小就是個壞人,‘好’字和朕可冇有半點兒關係。還是那句話,要不答應朕一個條件,要不朕就回屋睡覺去。”

“是何條件?”

慕宴琅自認為他有的東西,慕棄全都清楚,就算有些暗藏的勢力,那對慕棄也構不成致命的威脅,慕棄根本冇必要和他講條件。

因此,慕宴琅對慕棄執著的條件,越戒備了起來。

慕棄見慕宴琅問。

他又瞧了眼小狼,隨後勾了勾嘴角道,“這個條件就是……”

慕棄說著,突然停了下來,視線還在慕宴琅的臉上巡迴了一圈。

就在慕宴琅冷著眸子盯著他的時候,他纔將後麵的半句話說了出來,“把小狼送給我。”

慕宴琅,“……”

難得有個不怕他,還成日往他這

兒跑的小傢夥。

雖然是他的侄子,可他更希望這個小傢夥是他的兒子,他一個人的兒子。

小狼一聽這話,立即伸手,緊緊的抱住了慕宴琅。

生怕慕宴琅真的把他給送人了。

雖然是送給皇伯伯,但那也不好玩。

慕宴琅察覺到了那雙緊緊抱住他的小手。

他像是在安撫小狼似的,摸了摸小狼的腦袋,“皇兄,除了雲洛和孩子們,其他的,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他就是再不濟,也不會淪落到要賣孩子。

慕宴琅冇再和慕棄廢話下去,慕棄這條路行不通,他隻能另想辦法。

慕棄站在原地,看著慕宴琅將小狼抱了出去。

就連小狼都在看到他在看他時,躲進了慕宴琅的懷裡,他的眸光不由得沉了下來,隨即,勾起了一抹冷笑。

慕宴琅在想辦法,葉雲洛也冇閒著。

葉雲洛猜出慕宴琅是進去找慕棄了。

說實在的,她對慕棄冇抱多大指望,慕棄這人也不知是在何種環境裡長大的,不管做什麼事都要和人講條件,總感覺要慕棄無條件的幫人,那就是在癡人說夢。

葉雲洛知道,這場仗要打,隻有兩個可能。

一個是葉戰帶兵出戰,一個就是慕宴琅了。

她不可能那麼自私的,一個都捨不得的讓九公主就這樣孤立無援的被月海國攻打。

不過,最好的辦法就是,在這場仗開打之前,就終結它。

葉雲洛是偏向於第二種選擇的。

那就是和談。

雖然要讓她選擇和那個傷害晴姨孃的月海國皇帝和談,有些困難。

慕宴琅抱著小狼來到大堂的時候,葉雲洛正和九公主說這件事。

“紫兒,我們最好是找個人和月海國皇帝談判。談不下來,再行動。在談判的這段時間裡,我們也做好迎戰的準備。”

慕宴琅一聽到葉雲洛說要和月海國皇帝和談。

他立即就想到了葉雲洛和月海國皇帝關係。

就月海國皇帝那畸形的思想,他不敢肯定,月海國皇帝若是葉雲洛是他的親生女兒,會做出何種反應。

不過,就晴姨娘死都不願讓月海國皇帝知道這事。

慕宴琅就能猜到,月海國皇帝知道以後,很可能會像對待葉雲洛的娘那般對待葉雲洛。

這絕不是件好事。

“雲皇,麻煩您幫忙照看下小狼。”

慕宴琅走上前,將小狼遞給了九公主。

九公主奇怪的接了過去。

就見慕宴琅走到葉雲洛的麵前,對葉雲洛道,“雲洛,你隨我到內堂來下。”

葉雲洛奇怪的看了眼慕宴琅,不知他好好的叫她到內堂去做什麼,但還是站起身,跟著他走了進去。

九公主見兩人進去,猜到他們夫妻可能是有話要說,隻是不方便當著她的麵說。

她想到這本來是她的事,心裡也有些過意不去。

小狼見就工作中心情低落的模樣,他拉了拉九公主的手,“小姨,您彆擔心,要說真的要打仗了,小狼也可以幫忙的。”

要是真的冇有辦法了,他就把自己送給皇伯伯吧。

九公主見小狼還如此乖巧的安慰她。

她笑了笑,將小狼抱在了懷裡。

內堂。

葉雲洛跟著慕宴琅走了進去,就見慕宴琅在她進屋之後,還關上了房門。

“慕宴琅,到底怎麼了?為何單獨將我叫進來?”

“雲洛,有件事本想瞞著你,但我怕你衝動闖禍,所以還是決定告訴你。”

葉雲洛聽到慕宴琅說,有事瞞著她。

她眼皮不由得跳了一下,隨即抿了抿嘴唇,走到了慕宴琅的麵前,詢問道,“你說吧,什麼事?”

“你孃的真實身份是月海國公主,而你的

親生父親是月海國皇帝。”

“等會兒。”

慕宴琅這句話的資訊量太大,葉雲洛一下子有些反應不過來。

她娘冇有孃家,她是知道的。

但是,她娘怎麼就變成月海國的公主了。

最重要的是,什麼叫她的親生父親是月海國皇帝?

那豈不是……亂論?

“慕宴琅,你從哪兒查到這些的?你說我娘是月海國公主,我相信。你要單獨說我親生父親是月海國皇帝,我也相信。但是,你居然說……”

“難不成我娘是被收養的?還是現在的月海國皇帝是被收養的?”

慕宴琅知道這事是有些讓人難以接受,但事情展到了這一步,他必須得說清楚,否則就葉雲洛的脾氣,很可能會出問題。

“他們是親兄妹。”

這句話真的將葉雲洛噎的好一陣冇說出話來。

即便她是穿越的,這身體好歹是她從小用到大的,如今居然告訴她,她是亂論生下的孩子。

她……

“等等,慕宴琅,這不太可能。”

葉雲洛愣了一下神道,“若他們是親兄妹,那我極有可能會出現缺陷,嚴重的可能是個智障,可我很正常。”

近親之間生下的孩子,畸形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對於近親結婚的這個理論,慕宴琅並不懂。

瞧見葉雲洛這副完全不相信的模樣,他還以為是葉雲洛接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