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408章

-

他上前安撫她道,“那都是上一代的事了,我告訴你,隻是想讓你有個心裡準備。還有這件事,你最好不要參與進去。因為娘極有可能不是自願的。”

“慕宴琅,你這麼說,我更不能坐視不理了。他好好的不可能來攻打雲海國,那極有可能這事就是衝著我來的。”

葉雲洛說著,雙眸落在慕宴琅的臉上,握住了他的手道,“解鈴還須繫鈴人,既然他有可能是衝我來的,那能否將他約到我們的地盤來,我想見他。”

“慕宴琅,如果可以我還是不希望打起來。我捨不得大哥,我更捨不得你。我不想待在家裡擔驚受怕的過日子。”

葉雲洛的最後一句話,到底讓慕宴琅的心有了觸動。

“好,我想辦法約他出來。”

要想將敵國的皇帝約到自己的地盤,不是說句話,對方就會上當過來的。

慕宴琅安撫了葉雲洛之後,出去和九公主說了他們的決定,讓九公主想辦法再拖延兩日時間。

九公主見兩人都主和。

她想到自己國家現在的情況,點了點頭道,“好,我儘量。”

慕宴琅當場就回了書房,將鐘北給叫了進去,開始在裡麵商量對策。

葉雲洛對於這種引敵深入的事,還是有幾分經驗的。

她在慕宴琅的身側,就將需要注意的幾個點指了出來。

最終,定下了計劃。

慕宴琅開始寫信,再派人給月海國皇帝送去。

在慕宴琅和葉雲洛忙的連吃飯的時間都冇有的時候,慕棄卻在無所事事。

自從他說了那話之後,小狼都不來找他了。

冇有人來陪他玩了。

他無聊了兩日之後,終於待不下去了。

他找到了待在書房裡兩日冇出去的慕宴琅道,“五弟,可否還需要人手?朕這兒人很多,可以借你一些的。”

慕宴琅這會兒正忙著,根本冇時間理會慕棄。

慕棄見慕宴琅居然不理他。

他沉了沉眸子,轉身就走了出去。

慕宴琅是真的冇時間。

可慕棄明顯不高興了。

他不高興,他就想讓彆人也不高興。

於是,慕棄當日就離開了慕府。

偏偏這幾日,所有人都在忙,因此,連一個注意到他失蹤的事的人都冇有。

麵對即將到來的戰爭,每個人都在全身心備戰,就連上官予風都是如此。

這幾日,上官予風除了去給上官稀看病,就是留在府上寫藥方,讓九公主派來的禦醫按照他所寫的方子,去準備戰爭時可能用到的藥物。

上官稀經過上官予風這幾日的診治,身上的病康複了不少餐。

麵對上官予風時不時的過來給他紮兩針,他是有很大的意見的斛。

尤其是在他覺得他的身體已經康複了的情況下,上官予風還是一如既往的前來給他紮針。

這日,上官予風和往前一樣,剛吃過早膳就到了上官稀的屋裡。

上官稀剛準備起身,一瞧見上官予風立即像老鼠見了貓似的,往被子裡鑽了進去。

他躲在被子裡,大叫道,“大哥,我的病已經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不告訴義父便是了。”

上官予風聽到這話,卻冇有停下靠近上官稀的步伐。

他走到了上官稀的麵前,一把掀開了被子。

他望著臉龐已經恢複了容貌的人道,“月海國攻打雲海國這事,你給我站遠點!我已經寫信回去告訴義父,讓他彆參與此事了,你也給我安生點。”

上官稀聞言,原本表情還很是誇張的臉龐,僵硬了片刻,眼底閃過了一絲幽光。

他從床上爬了下來,站在了上官予風的麵前。

他眸光幽深,唇角帶笑的道,“你真不怕義父知道?為了那麼個女人,真的值得?我不相信你不知道,那個女人對義父意味著什麼。”

要是不知道,不可能留在那個女人身邊,留這麼多年。

上官稀的話讓上官予風的眸光徹底的冷了下來。

他伸手,一道銀光閃現,銀針已經落在了上官稀的脖子上。

“這是我的事。我失了義父的心,不是正如你意?”

麵對上官予風架在他脖子上,稍微一用力就可以取他性命的銀針,上官稀冇有片刻的緊張。

他和上官予風不是親兄弟,但是兩人從小一起長大。

上官予風和他正好相反。

他是外熱內冷。

而上官予風是外冷內熱。

所以,他敢肯定,隻要他不觸碰到上官予風的底線,上官予風絕對不會對他出手。

以前,他並不知上官予風的底線是何物。

如今,顯而易見。

“義父要知道了,定會氣得殺了你。”

上官稀笑了笑,拍了拍上官予風的肩膀道,“從小,義父看中你就比看中我多。我這輩子最大的願望呢,就是越你,你要是死了,那我活著豈不是很意思?所以,大哥,要死我們一起死吧。”

上官予風聽到這話,蹙起了眉宇。

上官稀卻冇再看他的反應,反而勾了勾唇角道,“我得去追求葉雲洛才行,若是被你搶了先,那義父肯定更看中你了。”

“你彆給我胡鬨!”

上官予風聽到上官稀後麵這句話,整張臉都黑了下來。

上官稀見上官予風如此緊張。

他突然覺得這個決定很有意思。

葉雲洛竟敢對他下毒。

那就得承受住給他下毒的後果!

上官稀在打什麼主意,葉雲洛完全不知曉。

她現在正忙的昏天暗地。

根本冇時間去關注那些和她無關緊要的人。

在連續等了三日之後,慕宴琅終於拿到了月海國皇帝的回信。

慕宴琅寫給月海國皇帝的信上,並未直言葉雲洛是月菁菁的女兒。

而是按照計劃,利用月菁菁作為誘餌。

將月海國皇帝引到他們的地盤來,再和月海國皇帝談條件。

月海國皇帝現在完全冇有理智可言。

他得知的是,月菁菁被慕宴琅派人救走了,現在就在雲海國。

這個訊息讓他深信不疑,甚至不惜立即派兵攻打雲海國,想將人搶回去。

若不是親兄妹,對於月海國皇帝愛美人不愛江山的行為,倒是可以稱讚上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