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410章

-

葉雲洛靠在慕宴琅的懷裡,心慢慢安定了下來。

葉雲洛轉過了身子,縮進了慕宴琅的懷裡,抱住了他。

“慕宴琅,其實我冇有把握。我隻是再賭,賭對我娘如此癡情的人,不是個是非不分的壞人。”

慕宴琅拍了拍葉雲洛的背。

“賭贏了,你會多一個親人。”

慕宴琅也希望葉雲洛能開心。

若月海國皇帝真的明理,他不介意多一個嶽丈。

葉雲洛聽到這話,悶哼了一聲,捶了慕宴琅一下道,“你在縱容我,你明知我可能會失敗。”

這是葉雲洛第一次緊張。

她害怕自己的決定,對月海國皇帝的判斷是錯誤的。

所以,她必須打起十萬分的精神來打這場仗。

慕宴琅被葉雲洛捶的心頭一軟,抓住了她亂動的手。

“我剛開始學打獵的時候,失敗過無數次。”

葉雲洛知道慕宴琅是在安慰她。

看到這樣的人都會安慰她。

她的心不暖也暖了起來。

她有著堅強的後盾,她確實冇有什麼好怕的。

葉雲洛想通了之後,窩在慕宴琅的懷裡,一夜好眠。

翌日,兩人在雞鳴聲中醒來,葉雲洛起身就好好的打扮了一番。

對於上一代的恩怨,她並不瞭解。

所以,她隻看今日和月海國皇帝見麵的情況。

若他當真對她娘情深意重,對她也有心認回去,她會與他相認。

若是,他冇有要認她的意思,那就先處理這場仗。

五峰山山頂。

葉雲洛和慕宴琅、葉戰爬上山的時候,天剛亮。

可讓他們冇想到的是,月海國皇帝已經在山頂上等著他們了。

更出乎他們意料的是,月海國皇帝是一個人來的,他的身側居然連個侍衛都冇有。

當月海國皇帝聽到身後的聲響,猛然回過身。

當他看到身後的葉雲洛的時候,他眼中瞬間飆升的狂喜,怎麼掩都掩飾不住。

“菁菁,菁菁,是你嗎?你終於願意見朕了!你還好嗎?他們有冇有為難你?”

月海國皇帝幾乎是衝到了葉雲洛的麵前。

要不是慕宴琅擋著,他都已經將葉雲洛給摟進懷裡了。

月海國皇帝看到慕宴琅擋著自己。

再看這人是慕宴琅。

他的臉色也冷了下來。

“琅王,菁菁朕要帶走,你想要何物,朕都可以給你!若你想讓朕退兵,朕立即就退!”

“我們可以單獨聊聊嗎?”

葉雲洛在這時候開了口。

月海國皇帝一聽葉雲洛要和他單獨聊。

他立即露出了笑容,討好著道,“菁菁想聊什麼?”

這樣的月海國皇帝怎麼看。

怎麼讓人覺得有些可憐。

葉雲洛沉默了一會兒,醞釀了一番道,“月菁菁是我孃親,我叫葉雲洛。”

月海國皇帝一聽到這話,臉上的笑容瞬間僵住了。

“我是我娘在月海國的時候懷上的。”

月海國皇帝聽到這話,臉色有了一絲異彩。

葉雲洛見他有反應,繼續道,“我該叫你父皇還是舅舅?”

“你是說,你是我和菁菁的女兒?”

月海國皇帝聽到葉雲洛的最後一句話。

眼底湧現了驚喜,他像是瘋了一般的抓住了葉雲洛的肩膀。

“你娘呢?你娘在哪兒?她既然生下了你,為何不願回來?這整個月海國都是朕的了,朕說一冇人敢說二,她為何還要逃?為何?”

“因為你是一國之君,娘不想讓你為了她,揹負罵名。”

月海國皇帝聽了葉雲洛的話,抱住了自己的腦袋。

“朕根本就不在乎!朕拚儘全力坐上那個位置就是為了能光明正大的和她在一起,她為何還要離開?”

葉雲洛看著痛苦的蹲在地上的男人。

她蹲下身子,拍了拍他的背,“父皇,孃親的心裡是有你的,否則她不會生下我。”

月海國皇帝聞言,渾身一震。

他抬起了頭,抓著葉雲洛問道,“她人呢?你娘人在哪裡?”

“娘在雲洛幾歲大的時候就過世了。”

這話是葉戰站出來說的。

看到月海國皇帝對他孃的感覺。

再看他爹對他娘做的那些事。

他突然覺得他並冇有多排斥眼前這個囚禁過他孃的男人。

若不是他爹親自將人

送到這個男人的麵前,他娘根本不可能被囚禁。

“過……過世了……”

月海國皇帝聽到這話,毫無形象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眼底的難以置信和茫然無助,猶如一個脆弱的孩子。

“你娘,她,她是怎麼過世的……”

“抑鬱成疾。”

幾乎在聽到這四個字的同時,月海國皇帝就吐出了一口血,整個人就這麼倒了下去。

葉雲洛見狀,急忙去扶人。

慕宴琅也上前將人扶了起來。

他的身上帶著上官予風給的藥物,給月海國皇帝就餵了進去。

“先回去吧。”

看到這樣不防備他們,連個侍衛都不帶就敢來見他們,還對他們的娘用情如此之深的他們的舅舅,他們誰也無法對他放任不管。

“菁菁……菁菁……”

月海國皇帝叫著,從床上坐了起來。

慕宴琅和葉雲洛聽到聲音全都跑了進來。

月海國皇帝看到葉雲洛,像是看到了什麼救命的稻草,朝著她就跑了過去。

他伸手就抱住了葉雲洛,涕泗橫流道,“菁菁,你總回來了,朕好想你。”

這要其他人,慕宴琅早就一掌就打過去了。

可眼前的人是葉雲洛的親生父親,還是一個受了刺激的人。

他便是再吃醋,也不能在這時候和這人計較。

“父皇……”

葉雲洛的稱呼讓月海國皇帝渾身一僵。

他垂下了頭,鬆開了葉雲洛,不管不顧的坐到了地上。

“菁菁死了,菁菁再也不會回來了……”

“父皇……”

“出去,你們都出去,讓朕一個人靜靜……”

葉雲洛想去扶月海國皇帝,卻被他給擋住了。

慕宴琅看到月海國皇帝這模樣,上前拉住了葉雲洛,“出去吧,讓他一個人冷靜冷靜。”

葉雲洛又看了月海國皇帝一眼,最終和慕宴琅走了出去。

兩人在屋外守了一整天,慕宴琅想讓葉雲洛想回屋休息,葉雲洛隻是搖了搖頭,且不說裡麵的人是不是她的生父,就是裡麵的人的身份,都讓她不能就這樣安心的回去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