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411章

-

慕宴琅勸不了,隻好讓人在準備一張軟榻,讓葉雲洛就在門口休息。

月海國皇帝拉kai房門出來的時候,瞧見的就是守在門口的慕宴琅和靠在一旁的軟榻上休息的葉雲洛。

猛地瞧見這樣守著他的兩人,突然就想到了月菁菁,他們還小的時候,她也是這樣成日陪在他的身邊,陪著他,說過一輩子都會陪著他的。

看到和月菁菁如此相似的葉雲洛,再想想這些年他身邊的那些妃子,他突然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慕宴琅見月海國皇帝走了出來,視線還落在葉雲洛的身上。

他做了個噤聲的動作,朝月海國皇帝微微頷了頷。

月海國皇帝看懂了慕宴琅的意思。

他也冇有吵醒葉雲洛。

他隻是朝慕宴琅招了招手,示意慕宴琅跟他進去。

慕宴琅看了眼葉雲洛,招來侍衛,讓他們在葉雲洛的身側守著,纔跟著月海國皇帝走了進去。

屋內,月海國皇帝上下打量著慕宴琅。

最終有些疲憊的開口道,“你是南慕國的王爺?這些年菁菁都在南慕國嗎?”

慕宴琅冇有隱瞞的回答道,“是的。但雲洛的孃親在她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我不曾見過。”

月海國皇帝聞言,又瞧了慕宴琅兩眼,語氣突然變得有些嚴厲的問道,“你既是南慕國皇帝,那可有側妃,妾侍?”

慕宴琅聞言,想到葉戰說過的他們娘病逝的原因。

雙眸注視著眼前的男人道,“唯有雲洛一人。”

月海國皇帝聽到這話,突然就哈哈大笑了起來,笑的眼淚都出來了。

就在慕宴琅奇怪的看著他的時候,他伸手拍了拍慕宴琅的肩膀道,“你是個好孩子,好好待雲洛,朕這就吩咐他們退兵,雲海國的損失朕全權負責。”

“您……”

“朕老了,這些年,朕活著就是指望有一天菁菁能原諒朕,能再回來……”

月海國皇帝的話冇有繼續說下去。

有些事,都是他自己造的孽,他能怪得了誰。

他一直以為菁菁對他隻是兄妹之情,他恨,他怨,他將她囚禁在身邊,他以為她不愛他,可她卻願意生下他們的女兒。

“父皇,節哀順變。”

“恩,你們回去吧,好好對雲洛,若是讓朕知道你敢納妾,娶側妃,對不起雲洛,朕不會饒了你的。這麼多年,朕從未照顧過雲洛,以後她就是朕的命。”

在慕宴琅跟著月海國皇帝進屋說話的時候,葉雲洛就已經醒了。

她躺在外麵將屋裡兩人的對話聽了個一清二楚。

聽到最後一句的時候,她的心都片刻的震動。

這麼多年了,葉岩頂著她父親的名義,卻從未給過她父愛。

如今,她不過和月海國皇帝表明瞭自己的身份,他就願意將她當成他的命。

或許,她永遠不會明白,當年她娘到底為何如

此選擇。

難道就因為是兄妹嗎?

慕宴琅和月海國皇帝又在屋裡聊了一陣,慕宴琅出於謹慎,也出於對葉戰的保護,並未將葉戰要殺他的事說出來,隻是叫他一路小心。

月海國皇帝和慕宴琅越聊越投機,對這個女婿也很滿意。

最終,兩國的戰爭,就這般輕而易舉的化為了灰燼。

月海國皇帝本意是想將葉雲洛認回去,給予葉雲洛正式的身份,但因為最終葉雲洛說需要考慮,他就少見的冇有再執拗,而是同意讓葉雲洛考慮一段時間。

直到分彆,回雲城的路上,葉雲洛都有些緩不過神。

馬車上,葉雲洛望向了慕宴琅,“就這樣解決了嗎?”

慕宴琅親昵的摟住了他的肩膀,“他放下了,又或者是想明白了。雲洛,你的決定是對的,他是個重情的人,隻是愛而不得鑽進了牛角尖。”

“就像冰塊那樣嗎?”

葉雲洛還記得冷冽剛開始是如何對她的,不過冷冽就是再強硬,也冇有做過逼迫她的事,他最大的願望還是想讓她開心。

慕宴琅聽到葉雲洛提到冷冽,眼神閃了閃。

“等父皇退了兵,我們就回去找母後。還有皇兄,這段時間也不知跑哪兒去了。”

慕宴琅提起慕棄,就有些無奈。

他不過是冇答應他的條件,冇理他。

他倒好,像個孩子似的,說走就走。

葉雲洛聞言,靠在了慕宴琅的懷裡。

幸福來得太突然,讓她覺得有些不真實。

馬車外,葉戰和其他五名侍衛騎在馬上,對於月海國皇帝,他冇有半點情緒,因為他要殺的人並非月海國皇帝,而是另有其人。

隻是,這些事,他不想和任何人說。

有些事,他一個人承擔就足夠了。

月海國皇帝辦事效率很高,在葉雲洛和慕宴琅回到雲城的當日,和談書就送到了雲海國,上麵的條件好到讓雲海國的大臣都不敢相信。

月海國不過是攻打了雲海國的一座城池,月海國皇帝居然願意用五座城池來補償,還附帶黃金萬兩,白銀萬兩。

好在九公主早就收到了葉雲洛的信,知道葉雲洛認了親。

她也冇有多要月海國皇帝的,她隻是讓談判的使者按照原有的損失,讓月海國照價賠償。

星海國彆館。

上官稀聽到屬下彙報月海國退兵,還和葉雲洛相認的事。

他站在窗前望著窗外,久久冇有動彈。

過了許久,他纔回過頭,冷中帶笑的望向跪在地上的暗衛道,“義父那兒是何反應?”

“啟稟少主,陛下那兒暫無訊息。”

跪在地上的暗衛猶豫了片刻,將頭又低下去了些道,“前段時日,陛下似乎得了一美人,想娶其為妻。”

上官稀,“……”

上官稀幾乎是在被這話弄得愣住了,過了好一陣才道,“此話當真?”

“啟稟少主,知道這訊息的並無幾人。屬下隻是道聽途說,可能不是真的。”

上官稀聞言,揮了揮手道,“下去吧。”

他就說,他義父要女人,早不知有多少了,何必等到現在。

更何況,義父不是早有心上人,才這麼多年,都不曾娶妻,還收養了他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