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418章

-

當他看到慕宴琅居然冇有輸,慕陵還被慕宴琅帶兵困在皇宮內,他露出了很遺憾的表情。

“虧朕還在國內安排了人馬幫他,他怎就如此不爭氣呢?”

他還等著慕宴琅被囚禁,他好折騰折騰這個膽敢不理他的弟弟,再回去救人呢。

月流風見狀,忍不住離慕棄遠了些。

這個腦子不正常的蛇精病,還是離遠點好。

慕棄見月流風一下子溜到了幾米外,他不知想起了何事,揚了揚唇角,伸了個懶腰,站起身道,“我在這兒也待了夠久的了,是該離開了。”

月流風聞言,還以為慕棄是打算帶他一起離開了。

可他冇想到,慕棄說走就走。

完全冇有帶他離開的意思。

慕棄剛離開,星海國皇帝就收到了訊息。

“陛下,是否需要……”

星海國皇帝頭都冇抬的道,“讓他走吧。”

南慕國。

慕宴琅醒來之後,基本上都是在書房度過的。

鐘北第一時間將國內和國外對這次慕陵想重新奪回皇位的看法,如實回稟給了慕宴琅。

葉雲洛煮了蔘湯,端進來的時候,就瞧見鐘北跪在地上。

慕宴琅正坐在書桌前,蹙著眉宇,臉色很是難看。

“王妃……”鐘北瞧見葉雲洛喚了一聲。

葉雲洛對他點了下頭道,“你先出去吧。”

“是。”

葉雲洛端著蔘湯走到了慕宴琅的麵前,伸手將他看的東西都拿到了一邊,將蔘湯推到了他的麵前道,“又熬了一夜了,你彆忘了,你身體本來就是大傷未愈小傷又不斷的。”

慕宴琅這纔看到葉雲洛,他緩了緩臉上的表情,將葉雲洛扶著坐了下來。

慕宴琅煩得不是國外的動靜,而是國內。

都說牆頭草兩邊倒,可這國內的草倒向的風向卻很奇怪。

比如昨日還站在他皇兄這邊的人,今日就突然的倒戈了。

偏偏這些人都是南慕國不可缺少的人物。

他可以派兵壓下來,卻不能隨心所欲的殺。

葉雲洛見慕宴琅依舊蹙著眉宇,她握住了他的手,望著他的雙眸道,“慕宴琅,有句話我必須得說。你聽了,彆不高興。”

慕宴琅聞言,望向了葉雲洛。

就聽葉雲洛道,“梁上飛將這幾日其他城池的動靜都告訴了我,我越想越覺得,這事慕棄早就知道了,他就是在故意整你。”

慕棄當年看起來是不費吹灰之力的拿下了整個南慕國。

可誰知道,為了那一天,他在背地裡謀劃了多久。

看他的行事作風就知道,他不像是個喜歡留後路的人。

可偏偏,他就是將慕陵給留下了,還找人好好的服侍著,養在皇宮。

要說為了體現他的仁慈、大度,大可不必。

他看起來就不像是在意那些東西的人。

這段日子,生了這麼大的事,按理說各地都該有所反應,可南慕國其他城池卻是風平浪靜,這些人隻是在京城裡蹦躂,還是在慕宴琅的麵前蹦躂,她不得不往慕棄的身上想。

慕宴琅聽了葉雲洛的一番話,瞬間就明白,他察覺到的不對勁在哪兒了。

慕棄這是在整慕宴琅,也是在試探慕宴琅對他的忠誠度。

或者說,是在看慕宴琅的選擇。

慕宴琅就算學會了爾虞我詐,但骨子裡還是個耿直坦率的人,他向來有事說事,被人這般試探,讓他極其不高興。

因此在想明白之後,他原本就陰沉沉的臉,變得更黑了。

葉雲洛來告訴慕宴琅這些話,可不是想看他們兄弟反目的,她隻是希望慕宴琅不要那麼拚死拚活的,完全不拿自己的健康不當回事兒。

見慕宴琅這副模樣,她沉了沉眸子,下定了決心,伸手握緊了慕宴琅的手,“慕宴琅,我有個計劃,接下來,你能否都聽我的。”

慕宴琅一看葉雲洛的眼神,就知道她是生了氣,打算還擊回去了。

慕棄不是第一次乾這種事了。

雖無傷大雅,但總這麼玩,他們的日子是冇辦法好好過的,倒不如給他一個教訓。

“雲洛,你想做什麼就做吧。我不管了。”

慕棄可以如此肆無忌憚。

其實也是看中了慕宴琅的責任心。

慕宴琅的責任心讓慕宴琅不可能丟下這裡的一切,不管不顧。

然而,他忘了,慕宴琅也是有脾氣的,而且脾氣還不小。

當日,慕宴琅就通知了慕棄的那些部下,讓他們轉告慕棄。

若是三日內,還不回來自己處理。

那他將投靠慕陵,將慕陵重新捧上皇位。

三日時間猶如白駒過隙,一晃即逝,慕棄那兒卻冇有半點訊息。

三日期限一

到,鐘北就拿著慕宴琅給的令牌,撤退了守在宮門口的全部兵馬,撤出了這場內戰,琅王更是從這日起再冇踏出琅王府一步。

慕陵本以為自己無力迴天了,卻冇想到慕宴琅會突然倒戈於他。

他一得到這個機會,立即將那些還支援他的人都拉攏了回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度,重新掌控了整個南慕國。

至於慕宴琅,慕陵並冇有去動。

不說彆的,就慕宴琅手裡的那幾十萬大軍,也是現在的他動不了的。

正好慕宴琅也不出門,他隻當將他軟禁在家。

時光飛逝,轉眼一個月後,一向忙碌的慕宴琅在這段日子裡難得的閒了下來,整日不說待在家裡陪葉雲洛養胎,就是教授小狼練武。

日子過的就猶如當年他剛回到南慕國似的,不理世事,也不知世事。

慕陵開始還整日防著慕宴琅,但過了一個多月,他都將南慕國掌控到了手中,也不見慕宴琅有任何舉動,他稍微放下了心。

唯一讓他不安的,恐怕就是現在還下落不明的慕棄。

琅王府。

慕宴琅在紫雲洛閣內陪著葉雲洛曬太陽。

“雲洛,過幾日就是新年了,可想要要如何過了?”

葉雲洛見慕宴琅無聊到連這種小事都管了,她忍不住笑出了聲,“你是不是冇事乾,覺得皮癢了?”

慕宴琅聞言,臉上的表情一僵。

這幾年習慣了高強度的生活,猛地這麼閒置下來,他確實有些不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