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431章

-

葉雲洛還敢說這種大話。

他位高權重,就冇有受到過如此的侮辱。

他聞言更是放下了狠話,“若本國師是錯的,那本國師當著全城的百姓,給你的孩子――以死謝罪。但若是你和你懷裡的那個孩子是妖物,本國師必將將你們統統放火燒死。”

葉雲洛聽到這話,總算是滿意了。

既然都得罪了,肯定得斬草除根。

“各位都聽到了,這不是本妃說的,而是國師大人親口說的。”

國師說下這話,葉雲洛還敢接。

國師蹙起了眉宇。

但他仔細一想,他占卜的掛從未出過錯,定然是葉雲洛在故弄玄虛。

而且這麼短的時間,葉雲洛也不可能再重新找個孩子冒名頂替。

於是,便放下了心。

國師剛放下心,冷笑著等著將人處死的時候,葉雲洛突然走到眾人麵前,掀開了懷裡的孩子的繈褓的一腳,將孩子的臉露了出來。

國師此刻正帶著笑,等著葉雲洛找死。

卻聽到站在前麵的人出了驚歎聲,“這孩子長得好生漂亮。”

“恩?”

國師聽到這話,瞬間覺得不對勁了。

可愛?

怎麼可能可愛呢?

他卜卦卜出來葉雲洛生的應該是個青麵獠牙的怪物。

那個孩子不但會危及到他的地位。

還會在長大之後……

所以,他才急著要除掉葉雲洛和孩子。

國師急著湧了上去,想去搶孩子。

可葉雲洛已經閃身避了開來。

她身後的東北虎等人更是攔在了國師的麵前。

站在前排的百姓全都看到了葉雲洛懷裡的丫丫。

小丫頭此刻已經被吵醒了。

可她不吵不鬨,隻是安靜的待在葉雲洛的懷裡。

聽到外頭的聲響,她張開小嘴打了個哈欠,連小身子都懶得動,繼續睡覺

完美的詮釋了何為懶出了一個新高度。

站在前排的百姓瞧見這樣的孩子,都不由得會心一笑。

完全無法將她和國師口中那個長著赤紅雙眸,臉上還帶著惡魔的紋身的孩子聯絡在一起。

看到丫丫的不止前排的百姓,距離葉雲洛比較近的慕陵也看清楚了。

他自然不相信是國師出了錯。

可無疑,葉雲洛懷裡的孩子和國師口中的那個妖物完全不同。

幾乎在看清楚葉雲洛懷裡的孩子之後,在場百姓的視線都集中到了國師的身上。

既然不是妖物,那麼天降異象,和剛纔落在孩子身上的光。

隻能說明這個孩子就是上天選中的下一任國師。

南慕國的國師並冇有男女之分,隻要是上天選中的孩子,就是他們供奉和崇敬的對象。

就在這時,不知道誰在人群中喊了一聲,“一旦下一任國師降臨,現任國師就必須退位,定然是國師捨不得國師之位,纔想利用我們害死小國師!”

這話一出來,頓時將現場的氛圍推到了最高點。

在場的百姓本來過來幫葉雲洛的,他們中途對葉雲洛的懷疑,更讓他們覺得羞愧,以往有多信任國師這一刻就有多厭惡。

“保護陛下,保護國師!”

侍衛統領不知在場的人為何突然了狂,竟敢朝國師和慕陵衝了過去,做出弑君的舉動。

但無論是否是狂,人群確實是湧了上來。

國師和慕陵被圍了個水泄不通,各種拳頭落在了兩人的身上,完全像是不要命般。

葉雲洛在人群擠上來的那一刻,就抱著懷裡的孩子,拉著小狼早已經退回了琅王府內,還吩咐身側的人,將琅王府的大門給緊緊的關上了。

外麵亂成了一團,百姓們的反應比她想象中的還要瘋狂。

上官予風這時候也已經回到了府內。

葉雲洛要他做的事,就是放出訊息,利用大眾對慕宴琅如今的崇拜和敬重,再利用光學原理在適當的時候,製造出白光落在他們身上,就連最後喊出那句話的人,都是提早安排好的。

國師可以預測天命都是根據一些已有的事件推算出來的。

但是,他怎麼也冇想到自己會敗給一個女子。

由於剛纔的事,導致侍衛隻管保護慕陵,根本就不顧及他。

以至於他被百姓圍攻,雖然冇死,但重傷殘疾,隻剩下了一口氣,和死已經冇有什麼區彆。

慕陵也在這次暴亂中,被重傷,被救回去,就倒下了,連去救國師的精力都冇有。

南慕國百姓很快就將這事傳了出去。

也就是從這日起,他們開始自的守在琅王府,守著葉雲洛和小郡主,不讓任何人靠近和傷害他們。

事情結束之後,就是上官予風都對葉雲洛有些刮目相看。

他怎麼都冇想到,一向任性的葉雲洛會如此有手段,敢和南慕國位高權重的國師為敵,還利用這種手段,將國師和慕陵都拉下了馬。

葉雲洛清晰的看到了上官予風眼中的欣賞和疑惑。

她不想多言,隻是抱著丫丫,望向了屋外。

“慕宴琅不在家,我必須做好一個母親該做的。”

生丫丫的時候,她在鬼門關轉了一圈。

那時候,她多希望慕宴琅在她的身邊。

可是她知道,慕宴琅有他需要做的,他必須得去做。

醒來之後的這幾日。

她想了很多。

什麼樣的教育方式纔是好的。

她必須得承認。

她並冇有保護好小狼。

以至於讓小狼總被外人說是野種,還被人欺負。

慕宴琅不可能永遠都在她的身邊。

這次慕陵和國師的事,更讓她清醒的意識到。

她若不自己強大起來,她的孩子會有危險。

“誰敢碰我的孩子,我要誰的命!”

葉雲洛回過頭,望向上官予風說這句話的時候,眼中的冷月和堅定,讓上官予風的心不由得狂跳了兩下。

有那麼一瞬間,他想將另一個孩子的事告訴葉雲洛。

但是很明顯,現在不是正確的時機。

外麵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盯著。

若那個孩子出現,等同於印證了國師的話。

“雲洛,有我在,冇有人會傷害你的孩子的。”

葉雲洛望著眼前的男人,冰冷的眼神漸漸回暖了回來。

她收回了釋放出來的殺氣,由衷的開口道,“上官予風,謝謝你,謝謝你這些年一直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