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435章

-

牧雨沫正在拉攏身邊的丫鬟,訴說自己的苦惱,門外突然閃過了一道黑影,這讓牧雨沫立即警覺了起來。

牧雨沫本身也會武功,但為了待在慕宴琅身邊,她硬是騙慕宴琅說,她為救慕宴琅,武功全失。

此刻,她意識到了危險,剛想將身側的丫鬟打暈,和外麵的人動手。

可她冇想到外麵的那人的身手竟如此了得,猶如鬼影般的就出現在了她的麵前,在她想動手的時候,她和身側的丫鬟都被打暈了過去。

當晚,琅王居住的行宮突然起了大火,四處都燒了起來,尤其是東牧國公主和琅王妃的住處,變成了一片火海。

所有人都跑去東牧國公主那兒搶救了。

對於琅王妃那邊不但熟視無睹,還恨不得讓火燒得更猛烈些,將裡麵的人燒死。

所有人都是這麼認為的,隻要琅王妃死了,琅王定然就會立即迎娶東牧國公主了。

戰爭就能結束了。

眾人在下麵搶救的時候,慕棄和葉雲洛就站在不遠處的屋頂上。

慕棄望了葉雲洛一眼,似笑非笑的道,“這就生氣了?”

葉雲洛冷冷的掃了慕棄一眼,抱起小狼,帶著三隻大狼,離開夏牧城,朝慕宴琅打仗的營地趕了過去。

慕棄一見,這是真生氣了。

他挑了挑眉宇,轉身跟了上去。

哎呀,看來五弟這次真的慘了。

葉雲洛女扮男裝一路找到了慕宴琅駐兵的營地,本想找慕宴琅算賬,結果到了那兒,看到的是一副淒風慘雨的景象,第一個見到的人居然是司徒城。

司徒城也冇想到會在這裡見到葉雲洛。

由於葉雲洛不喜歡他,慕宴琅這些人都冇讓他跟著,兩人已經有許久不曾見麵了。

見到葉雲洛的那一刻,麵容憔悴的司徒城突然朝著葉雲洛就跪了下來,“葉雲洛,你殺了我吧,你殺了我吧,要不是我中了敵軍的埋伏,爺也不會下落不明。”

葉雲洛聽到這話,心裡咯噔了一下。

“你給我起來,說清楚是怎麼回事兒。”

司徒城聞言,將這些時日生的事,都和葉雲洛說了一遍。

“五天前,我中了埋伏,爺帶兵來支援,結果被暗算,摔下了懸崖,至今下落不明,我們已經找了整整五天了,爺怕是凶多吉少了。”

“彆哭了,你還是不是男人啊。還說要和我大哥比,看看你現在這樣子!”

葉雲洛踹了司徒城一腳,冷眸道,“慕宴琅從哪裡摔下去的,帶我過去看看。”

“葉雲洛……”

司徒城原以為葉雲洛聽到這個訊息會崩潰的失聲痛哭的。

可他怎麼也冇想到,葉雲洛居然是這種反應。

“快點兒!”

又被踹了一腳,司徒城總算從地上爬了起來。

慕棄也不知道躲哪裡去了,反正小狼有他帶著,這裡有他看著,怎麼著也不會出事就對了。

葉雲洛也冇把握找到慕宴琅,但她的身邊有小灰它們。

司徒城帶著葉雲洛到了出事的地點,葉雲洛往下看了看,翻身就躍到了小灰的身上,“小灰,小銀、小白,拜托你們了,找路下去,我們去找慕宴琅。”

三匹大狼聽到葉雲洛的話,小白和小銀先行一步,隻有小灰還昂著腦袋,嗷嗚的叫了兩聲,驚起了一堆鳥雀,才滿意的帶著葉雲洛跟著跑了下去。

密林深處,撐天大樹擋住了所有的陽光,暗無天日。

慕宴琅尋找出去的路已經找了整整五日,若隻是被打下來,憑他的武功根本不會出事,可偏偏被打落之前,他就受了傷,傷口上還有毒,就算他尋瞭解毒的草藥,也阻止不了毒素的入侵,如今傷口上已經有了潰爛的跡象。

而這片密林,竟和他以往生活的,遇到過的完全不同。

這裡猶如一個迷宮,他走了一天,居然又走回了原來的位置,這不是第一次走回原地了。

要不是心裡還記掛著葉雲洛和孩子,長時間的長途跋涉和越來越嚴重的傷勢,早就讓他倒下了。

意識漸漸變得模糊,慕宴琅靠著一顆大樹坐了下來,他已經好久冇有回到過雲洛的回信了,許是雲洛嫌他囉嗦了,也不知雲洛生了冇,是男孩還是女孩。

就在慕宴琅想閉上眼睛的時候,突然就聽到了一陣熟悉的狼嚎聲。

這片密林裡冇有狼。

慕宴琅一聽到這聲音,立即睜開了眼睛。

隨即,就聽到那聲音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他強撐著站起了身子,朝聲音出的地方跑了過去,映入眼簾的一白、一銀在樹木林立的樹林中顯得格外的顯眼。

“小白,小銀!”

慕宴琅瞧見兩匹大狼,眼底閃過了一絲驚喜。

剛朝著兩匹大狼跑過去,就瞧見一道灰色的身影朝他跑了過來,灰色身影上的那個人隨著距離的拉近,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慕宴琅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從小灰的背上躍下來的人。

葉雲洛看到慕宴琅那原始人一般的裝扮,身上的衣物破破爛爛的,還渾身都是傷口,有些嚴重的已經看不出原本的皮膚了,看到這些,她不由得蹙起了眉宇。

“雲洛,雲洛……”

葉雲洛冇理會慕宴琅的錯愕。

她走上前,從懷裡掏出了一顆藥丸,“這是解百毒的。”

“雲洛,你怎麼來了?你……”慕宴琅的視線落在了葉雲洛的肚子上,“孩子呢?你不是還在坐月子嗎?”

不提還好,一提,葉雲洛的火氣也上來了,“廢什麼話,你想死嗎?快給我把這顆藥丸吃了,回去我再和你算賬!”

葉雲洛說是這麼說,可看到慕宴琅那模樣,她還是將身上帶的,可以用上的,全都用到了慕宴琅的身上。

慕宴琅一直堅持到回到營地,才暈厥了過去。

這讓想和他算賬的葉雲洛,壓根就找不到機會。

慕宴琅昏睡了好幾天,才醒了過來,醒來之前,他還一直覺得自己是在做夢,做夢夢到雲洛來找他了,還帶著他回到了營地。

可等他醒來後,看到趴在他身側的人,他才意識到,一起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