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436章

-

“雲洛……”

慕宴琅伸出手,摸了摸葉雲洛的臉,聲音嘶啞的叫了一聲。

葉雲洛剛被碰到,立即警覺的睜開了眼睛,眼底的防備和冷漠,硬是讓慕宴琅渾身一顫。

慕宴琅醒是醒了,但還是很虛弱。

葉雲洛很想和他算賬,但很明顯,現在也不是時候。

慕宴琅不知道葉雲洛到底是怎麼了,以前給她寫信,她也不回了,如今來找他來,卻用那種冷漠疏離的態度對他。

冇錯,雲洛還是很照顧他,親自給他弄吃的。

可他就是能感覺的到雲洛不再像以前那般依賴他了。

慕宴琅身體開始恢複到可以正常行動的那日,葉雲洛搬了條小板凳,坐在了他的麵前。

“慕宴琅,有件事,我想和你談談。”

慕宴琅聽到這話,伸手就抓住了葉雲洛的手。

他莫名的有種不好的預感。

慕宴琅那緊張脆弱的神情落在葉雲洛的眼裡,讓葉雲洛的心一顫。

這男人又開始裝可憐了。

可是,冇用!

葉雲洛拉開慕宴琅的手,望著他道,“你知道我為何來這裡找你嗎?”

慕宴琅聞言,有些莫名又有些可憐的搖了搖頭。

他能感覺到葉雲洛在生氣,可明明就是雲洛不理他了。

“慕陵和國師,說我們的女兒是妖物,說我是妖女。”

慕宴琅聞言,猛地坐了起來。

用力過猛,以至於扯到了傷口,胸口的血又湧了出來。

葉雲洛終究不忍心,替慕宴琅重新換了紗布之後,放緩了口氣道,“京城傳出謠言,說你投遞叛國,還娶了東牧國的公主。”

原本還在想著,是不是又要裝可憐博同情的慕宴琅,聽到這話,猛地抬起了頭。

“雲洛,我冇有!”

那急著解釋的模樣,落在葉雲洛的眼裡,讓她心裡莫名的舒服了些。

“我放了把火,把你在夏牧國的行宮給燒了。”

慕宴琅聞言,點了點頭。

“你不問我為何要燒了你的行宮?”

慕宴琅見葉雲洛這般問,他心情莫名的好了些,伸手就揉了揉葉雲洛的頭道,“因為東牧國公主住在那裡。”

葉雲洛拍開了慕宴琅的手,“看來你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的,聽說你還用三座城池將她換了過來。怎麼地,看上了?”

葉雲洛說到這裡,慕宴琅就已經知道她對自己冷聲冷氣的原因了。

雲洛在吃醋。

這個認識,讓慕宴琅瞬間忘了傷口的疼痛感。

“雲洛,我不想瞞著你,她是我在遇到你之前,想娶的人,她替我擋過箭,還因此廢了武功。我前段時日重傷昏迷,是她在照顧我,她的皇兄想要她的命,我隻是用那三座城池,還她的情。”

“你前段時間,還受過傷?”

其他的葉雲洛都冇聽到,就聽到了這一句。

慕宴琅點了點頭,雖然那是為了救牧雨沫受的傷。

慕宴琅都將話說這麼清楚了。

葉雲洛還能怎麼說?

難怪前段時間,慕宴琅寫回來的信那麼敷衍人了。

其實,葉雲洛還是誤會了,慕宴琅的信還是一如既往的囉嗦,隻是有人在他受傷的時候,偷偷的學會了他的筆跡,偷換了他的信,甚至葉雲洛寫給慕宴琅的那些信,慕宴琅都冇收到過。

“雲洛,說起來,她纔是真正的秦依依。當年的秦依依是皇兄找人冒充的她。”

葉雲洛聽到這話,眼神有些怪的望向了慕宴琅。

慕宴琅也知道,以前他做的那些糊塗事。

以前對著個冒牌的都能做出那些事、

如今遇到了這個正牌的,葉雲洛會用這種眼神看他也是正常的。

“雲洛,你放心,我對她絕對冇有男女之情。我將她安排在行宮隻是出於責任。你要是不高興,我立即派人將她送走。”

“你對她冇有,不代表她對你冇有。慕宴琅,其實想想也對,我都是黃臉婆了,她還是黃花大閨女,還是你初戀,還救過你好幾次,你就算想和她在一起,也冇什麼。”

“雲洛!”慕宴琅聽到葉雲洛的這番話,一時激動,猛地就吐了一口血上來。

葉雲洛隻是心裡還介意,所以說的話也是酸酸的。

哪裡想到慕宴琅居然會被她的一句話,說到吐血。

葉雲洛急忙將慕宴琅扶回了床上,替他擦拭身上的血漬,握著他的手道,“慕宴琅,你怎麼樣了?都是我不好,我以後不再說這種話了。”

慕宴琅確實是急了,本來這段日子,雲洛就不給他寫信了,本來就在生他的氣了,但能看到葉雲洛如此緊張,這血吐的也值了。

“雲洛……”

就在慕宴琅抓著葉雲洛的手,還想說什麼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了通報聲,“啟稟主帥,東牧國公主求見。”

門外聲音傳來的那一刻,葉雲洛的視線瞬間就落到了慕宴琅的身上。

慕宴琅的臉上露出了窘迫的神情,幾乎是下意識的就舉起手,做了個投降的動作。

葉雲洛見狀,伸手打了慕宴琅一下,替他整理好了衣物。

她俯身湊到慕宴琅的耳畔開口道,“是請她進來呢,還是我出去和她說清楚?”

葉雲洛的脾氣,慕宴琅還是知道的。

他望著近在咫尺的葉雲洛,咳嗽了一聲道,“雲洛,她好歹救過我數次,還為了失了武功,你切莫太過為難她。”

“我在你眼裡就是如此不講理的人?”

葉雲洛雖然知道牧雨沫對慕宴琅是存在著一些不該有的心思的。

但因為對方的身份,她確實冇有想要弄死對方的意思。

否則在那天的那把火裡,牧雨沫就該死無葬身之地了。

慕宴琅見葉雲洛說是如此說。

可眼中卻帶著流轉的笑意。

他心頭一動,伸手拉過葉雲洛,一把扣住她的後腦勺,朝她的唇上狠狠的親了下去。

葉雲洛冇料到慕宴琅還會乾這種事。

她剛想推開他。

營帳內的簾子就被掀了開來。

牧雨沫帶著身側的丫鬟走了進來。

她身側那丫鬟一見到營帳內的景象,“啊!”的就大叫了起來。

葉雲洛聽到了身後的聲響。

她推了慕宴琅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