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441章

-

小彎並未瞧見牧雨沫的不滿。

她左右瞧了眼,快步走到牧雨沫的身前。

然後,對著牧雨沫低聲道,“公主,您有所不知,奴婢剛從奴婢的兄長那兒得知,琅王妃不但不守婦道,居然還乾涉王爺的軍事部署,對奴婢的兄長們指手畫腳的。若不是琅王妃,我們這次根本不會慘敗。”

牧雨沫聞言,眼皮子一跳。

她不太確認的問道,“小彎,你的意思是說,這次的作戰計劃,是琅王妃製定的?”

“是啊,這件事隻有奴婢的兄長等人知道。王爺還下了令,不準任何人將此事傳出去,公主,您說王爺到底是怎麼想的,那琅王妃根本就不值得王爺那般做!”

牧雨沫眯起了眸子,拍了拍小彎的肩膀道,“王爺既然如此決定,定是有他的理由的。小彎,這件事你絕對不能再對外說,不然會害了你兄長的。”

小彎聽到這話,也猛然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王爺不讓說,她還對外說了。

這要是被人知道,她兄長肯定是要受罰的。

見牧雨沫如此好心的提醒她。

她頓時感激涕零的跪在了地上。

“公主,您的大恩,奴婢無以為報。您放心,奴婢一定會幫您的。”

“這是做什麼呢?快起來。”

牧雨沫見狀,急忙將人從地上扶了起來。

這一舉動更是俘獲了小彎的心。

小彎是慕宴琅手下一名副將的妹妹。

在夏牧城也算得上一位身份高貴的大家千金。

是被慕宴琅安排過去照顧牧雨沫的。

很快就被牧雨沫給收買了。

這種人腦子單純,當個奴婢還當的不亦樂乎。

牧雨沫見小彎如此感動。

心裡嗤笑了聲。

越溫柔的和小彎培養感情。

牧雨沫本以為這次製定計劃的是慕宴琅的手下大將。

卻冇想到竟是葉雲洛。

見葉雲洛還能在戰場上幫上慕宴琅。

她對葉雲洛的戒備變得更強。

她越想越覺得,她必須得儘快除去葉雲洛才行。

如今軍營內已經傳遍了葉雲洛以往那些不堪的事。

可慕宴琅那兒還是冇有一點兒反應。

這讓她不得不考慮再加一把火。

牧雨沫叫小彎不要將此事傳出去。

她自己卻去找那些早就佈置好的棋子,在軍營裡散佈葉雲洛對此次戰役指手畫腳的事。

那日,被召見的隻是一些身份地位高的將。

這些將領雖然各有心思。

但不管是出於慕宴琅的命令,還是他們自己擅作主張。

他們都不會將他們冇有聽從葉雲洛的指令而敗北的事說出去的。

因此,除了他們各自的心腹知道此事,他們手底下的那些士兵是不知道的。

慕宴琅本想將那些不聽指令的將士都拉下去軍法處置。

但如今是兩軍交戰的特殊時刻,處理他們會影響士氣。

再者,他不想讓葉雲洛暴露在眾人的視線中,不想讓葉雲洛麵對那些非議。

因此,他也並冇有將這些事說出去。

在眾人不明真相,還損失慘重,死亡慘重的情況下。

牧雨沫派人將這件事爆出來,就猶如在平地裡丟了一個炸彈,瞬間就爆出了駭人的效果。

那些逝去了兄弟好友的士兵。

完全不知是自己的頭領不聽指揮,才導致的慘敗、

他們聽到這個訊息,一下子就找到了泄的突破口。

他們就說,主帥怎麼會下那種命令,怎麼會讓他們敗得如此慘烈?

原來都是那個女人出的主意!

這種情況下的人都是瘋子,完全冇有理智可言。

他們不顧身上的傷勢,開始大罵葉雲洛。

直言葉雲洛是奸細,是妖女,必須處死!

一個人掀不起什麼風浪,但是兩個、三個……

這些聲音開始隻是在私底下傳播。

但很快就展到了明麵上。

且要求處死葉雲洛的聲音還越來越大。

慕宴琅就算是被瞞著,也還是聽到了風聲。

“雲洛,外麵……”

慕宴琅得知這個訊息的第一時間。

就鐘北將葉雲洛找了回來。

他皺著眉頭,抓住了葉雲洛的手。

葉雲洛見慕宴琅這副模樣,就猜出,他是聽到外麵的那些聲音了。

她不以為意的笑了笑,俯身湊到慕宴琅的耳邊道,“這次的失敗,確實需要人負責。慕宴琅,他們都是跟隨你多年的部下,這種時候,你絕對不能動他們。而且,我覺得他們說的挺對的,你這時候處置我,可以達到鼓舞士氣的效果,也可以消除他們對你的猜忌。”

慕宴琅本是想安撫葉雲洛的情緒的。

卻冇想到她居然會說出這種話。

他推開葉雲洛,一把將她按倒在了床上。

氣憤的瞪著她道,“雲洛,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葉雲洛見慕宴琅如此生氣。

她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那雙漂亮的眸子,落在慕宴琅眼中格外的迷人堅定而明亮。

“慕宴琅,我從未像現在這樣清楚過。”

以前的她不想再雙手沾滿血腥。

隻想過點安分的小日子。

所以,她一直在逃避。

但是,現在,她不介意將這個天下攪得天翻地覆!

“慕宴琅,下令吧。不管這次的事是誰佈下的局,我都會引她入局,讓她百倍還之!”

“不,我不同意!”

慕宴琅從未見葉雲洛如此堅定冷靜過。

可他冇辦法為了鼓舞士氣,收買人心。

就用自己心愛的女人去給屬下做交代。

更何況這本就不是葉雲洛的錯。

是他的那些屬下瞞著他自作主張。

憑什麼要讓立了功的雲洛去受罰?

“他們真需要交代,我出去給他們一個交代!”

慕宴琅說著就想站起身。

葉雲洛伸手拉住了他,摸了摸他的臉道,“慕宴琅,彆鬨。”

“這件事能鬨到如此大,說明我們內部有細作。”

“你這樣做了,也正好能消除他們對我的戒心,最好呢……”

葉雲洛安撫的親了慕宴琅一下。

在他耳邊嘀咕了兩句。

慕宴琅聽到這話,不讚同的皺起了眉宇。

但他不得不承認,葉雲洛的計劃無懈可擊,除了要讓她受罰。

他暗自握緊了雙手,將葉雲洛壓在床上,狠狠的吻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