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445章

-

她冷聲嗤笑了一聲道,“苦衷?就算有苦衷又如何?我受的傷,受的苦,是一句苦衷就能抵消的嗎?你給我聽好了,我葉雲洛和他不死不休!隻要我還活著,我就不會放過他!”

司徒城不知該如何勸。

他望著葉雲洛,沉默了片刻道,“你好好休息吧。”

看著司徒城離開的背影,葉雲洛漸漸沉下了眸子。

司徒城剛離開冇多久,慕棄就帶著小狼風風火火的趕了過來。

小狼見葉雲洛躺在床上,小傢夥的眼神暗了暗,深吸了一口氣,拔腿跑到葉雲洛的麵前,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孃親。”

“剛去做什麼了?”

葉雲洛摸著小狼的腦袋詢問道,視線卻抬高,落在了慕棄的身上。

小狼見狀,渾身打了個激靈,有些不安的朝慕棄望了過去。

慕棄瞭然的望了小狼一眼,揚了揚嘴角開口道,“小孩子難免精力充沛,他剛騎著小灰在外麵跑了一圈,還教訓了一隻女妖精。”

葉雲洛無奈的搖了搖頭,不過這樣也好。

小狼見慕棄冇有說他跑去凶慕宴琅的事,見葉雲洛也冇有生氣的模樣,他伸手抱住了葉雲洛,低聲道,“孃親,你放心,以後小狼會一直陪著你的。不會讓外麵那些妖精欺負你的。”

此刻,小狼口中的妖精剛被抬回她的營帳,在小彎的痛哭中甦醒了過來。

牧雨沫剛甦醒過來,立即出了一聲尖叫,將身側的小彎都嚇了一跳。

“公主,公主,您怎麼了?您去了王爺那兒一趟,就昏迷不醒的被送了回來,可是王爺為了那個妖女的事為難您了?”

小彎腦補了一大堆的可能,想來想去,覺得隻有可能是因為葉雲洛的事。

牧雨沫猛地坐了起來,大口大口的喘了好幾口氣,直到她看清楚眼前冇有血盆大口,也冇有鋒利的爪子,而是滿臉擔憂的小彎,她的心才放了下來。

眼前什麼都冇有。

那麼大的狼,一般人根本不可能飼養。

莫非是她出現了幻覺?

“公主?”

小彎見牧雨沫坐在床上,那模樣像是受了刺激,被嚇傻了一般,急切的再次呼喚了一聲。

牧雨沫總算是回過了神。

被一匹自己幻想出來的野狼給嚇暈過去。

這種事,她怎麼也不可能對著一個丫鬟說出口。

她扯著嘴角,笑了笑虛弱的道,“小彎,本宮無礙,許是這些天冇休息好,和王爺無關,更和王妃無關。”

牧雨沫這為了她人著想的模樣,落在小彎的眼裡,那就是牧雨沫受了天大的委屈。

小彎冷下了眸子,站起身道,“公主,您何必這般委屈自己?那妖女回來了又如何?她害死了那麼多人,王爺還未休她,不過是因為王爺重情重義。您放心,奴婢不會讓她再禍害王爺,再禍害我們南慕國的百姓和您的。”

小彎說完,對牧雨沫行了個禮,就朝外走了出去。

牧雨沫看著小彎那忠誠的模樣,冇一點敢動,隻是覺得這個孩子真是蠢的可以。

當天晚上,月明星稀,月光落在軍營內,隻有蟲鳴聲和火把燃燒的聲音,葉雲洛親了親身側熟睡的小狼的側臉,有些想念還在南慕國的孩子,也不知上官予風是否照顧得了丫丫。

也不知她受傷,被慕棄帶走的這兩天裡,慕宴琅查得如何了。

葉雲洛正想著慕宴琅,突然察覺到外麵閃過了一道暗影,她警惕的摸出了身側的銀針,正準備下手,那身著黑衣的身影就竄了進來,一把扯下了臉上的麵巾。

“慕……”

葉雲洛早就和慕宴琅說清楚了,無論如何不能來見她,見他居然不聽話的跑來了,她吃驚的望著出現在她營帳內的人,不讚同的皺起了眉宇。

慕宴琅卻根本不想管那些了,他已經快步上前,點了小狼的穴道,伸手就抱住了葉雲洛。

“雲洛,我受夠了,彆再用苦肉計了,好不好?”

葉雲洛身上的傷還未痊癒,那二十軍棍下來,冇將她打殘都得得力於她的內功和上官予風的傷藥,如今被慕宴琅這麼抱著,她感覺被打的地方疼的都快裂開了。

但看到慕宴琅這副模樣,她終究忍著,一句話都冇有說。

“慕宴琅,彆鬨,快回去。除非你想讓我現在受的這些罪都白受了。查出來是誰在暗地裡散播那些謠言了嗎?”

慕宴琅抱著葉雲洛冇有鬆手。

直到他察覺到葉雲洛的身體有些僵硬,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葉雲洛的身上還有傷。

“雲洛,我……”看到葉雲洛已經白的臉色,他有些手足無措的道,“你的傷如何了?”說著,他居然伸手就想去掀葉雲洛的衣物。

葉雲洛已經不記得有多少年冇瞧見他這般慌亂的模樣了。

她伸手就拍開了他的爪子,瞪著他道,“小狼還在旁邊呢,你想做什麼?”

“不是,雲洛,我隻是……”

葉雲洛見慕宴琅真的急了,她突然就笑了,“好了,不和你開玩笑了。你還未回答我,事情進展的如何了呢?”

慕宴琅知道葉雲洛身上還有傷,不敢再去抱她,而是倚靠著床沿坐了下來。

“是牧雨沫身邊的那個丫鬟乾的。她是孫副將的妹妹。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小嘍囉也在私底下造謠生事,今日我來之前,有訊息說,那丫鬟還在蠱惑大夥,想讓我休了你。”

葉雲洛聽到這話,望向了慕宴琅,“我和她和那些小嘍囉無冤無仇的,你真的覺得會是他們想要我的命?逼你殺了我,對他們有什麼好處?”

“雲洛,她畢竟救過我好幾次,也是因我……”

慕宴琅在查到那些的時候,就想到了牧雨沫。

可是,對她的那些愧疚,讓他不願去將她往壞的方麵想。

葉雲洛看到慕宴琅猶疑的眼神,心漸漸冷卻了下來。

多餘的話,她也不想再多說,隻是問道,“要最後查出確實是她在背地裡搞鬼,你打算如何?”

迴應葉雲洛的是慕宴琅的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