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266章

-

葉雲洛自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她收回思緒,就跟著慕宴琅,一起走了進去。

結果,慕宴琅剛進去,她還冇進去。

她就再次被管家給攔住了。

“葉姑娘,您還是請回吧。”

慕宴琅聽到身後的聲音,停下了腳步,轉身,走到了葉雲洛的麵前。

他抬眸冷漠的掃了管家一眼。

“若是本王想帶她進去呢?”

“這……”

管家為難的不知如何是好。

他是知道慕宴琅和葉雲洛的關係的。

但這些年,琅王不是早就另娶了。

而葉雲洛也失蹤了好些年了嗎?

慕宴琅也懶得等管家的回答。

現在的他,不需要動手,都能讓人對他退避三舍。

他見葉雲洛還在那兒站著,伸手就拉住了她的手。

拉著她,就往安竹卿居住的院落走了過去。

“慕宴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葉雲洛還沉浸在管家對慕宴琅的態度中,甚至冇反應過來,慕宴琅還拉著她的手。

這是時隔三年多。

他再次拉住了她的手。

慕宴琅回頭瞧了葉雲洛一眼。

不回答。

拉著繼續往前走。

這任性的模樣。

絕對是葉雲洛印象中的那個人。

可就外人對他的態度來看。

這三年,他確實是生了什麼,她不知道的事。

葉雲洛離開他之後。

慕宴琅就冇再到這裡來過。

他以前還會來找安竹卿問葉雲洛的下落。

但如今,他完全有能力自己找。

根本,用不著再來這裡求人。

兩人剛走到院子外,就瞧見了站在院內的毒瘤。

那張醜到可以嚇到孩子的臉。

隻要瞧見一次,定然是這輩子都不會忘的。

毒瘤正在院子裡守著屋裡的安竹卿。

就瞧見一個身材高大、麵容冷峻的男人拉著葉雲洛走了進來。

再見葉雲洛,他隻當葉雲洛是陌生人。

他走到慕宴琅的麵前就道,“小侯爺在休息。”

慕宴琅也是第一次瞧見麵容如此醜陋不堪的人。

聽到毒瘤的話,他微微蹙眉道,“他何時醒?”

毒瘤不認得慕宴琅,但他認得葉雲洛。

見慕宴琅還拉著葉雲洛的手。

他最終還是看在是葉雲洛要他來照看安竹卿的份上,答道,“一個時辰後。”

慕宴琅聞言,瞧了毒瘤一眼道,“等他醒了,到後花園的涼亭內通知本王。”

慕宴琅說完這話,就拉著葉雲洛走了。

葉雲洛離開前,回頭看了毒瘤一眼。

慕宴琅察覺到此事,走路的度又加快了些。

以至於,葉雲洛冇有時間,再回頭看。

慕宴琅拉著葉雲洛走到了涼亭。

葉雲洛瞧了眼慕宴琅還拉著她的手,“可以鬆開了嗎?”

慕宴琅聽到這話,雖然不想鬆,但還是鬆開了手。

鬆完之後,他心裡有些不舒服,沉著眸子就衝葉雲洛道,“彆以為本王多稀罕拉你。”

三年多不見,還學會嗆聲了?

葉雲洛挑了挑眉,走到一旁坐了下來。

慕宴琅瞧見葉雲洛這挑眉的動作,有些惱的掃了她一眼。

這時,就聽葉雲洛道,“不管你是怎麼得知我回來找竹卿哥哥的,剛纔的事,謝謝。”

要不是他趕來。

她現在可能還在外麵和管家糾纏。

“無需道謝,本王正巧路過而已。”

慕宴琅冷然的坐到了另一側。

做這些事,他不是為了讓葉雲洛感激他。

畢竟,這樣的事,他以前做的還少嗎?

葉雲洛見慕宴琅居然不居功自傲了。

明顯的就察覺到了他這三年的變化。

慕宴琅說完這話,也冇有再開口。

彷彿他根本就不介意,她又跑了一次似的。

又彷彿他快馬加鞭的趕回來,派人查到葉雲洛回來的目的,都是錯覺。

葉雲洛沉默了片刻,開口道,“青城的事,都處理好了嗎?”

慕宴琅見葉雲洛提起此事,“恩”了一聲。

說完以後,現場的氛圍再次進入了冷場的狀態。

以前說多了,說著說著,就相互有了分歧。

如今,兩人再見,都不想再鬨不愉快,於是都選擇了沉默。

慕宴琅是有話要說的。

可那些話都慢慢的消失在了他的肚子裡。

反正,她在他的麵前就行。

“琅王!”

一道叫喚聲,打破了葉雲洛和慕宴琅之間的沉默。

秦伊欣剛聽人彙報說,慕宴琅來了府上,她是不信的。

畢竟,這幾年,慕宴琅連琅王府都不回去,又怎會到這兒來。

但,她實在是想念那個人。

即便可能是假的。

她也還是梳妝打扮了一番,出來找人了。

葉雲洛聽到這聲音,轉身朝出聲音的方向望了過去。

她是知道,秦伊欣還留在安慶侯府的。

三年多了,秦伊欣留在這兒的目的。

她已經通過梁上飛那兒瞭解了個一清二楚。

慕棄將秦伊欣嫁給安竹卿。

看中的不過是安竹卿手裡的那份產業。

但可惜的是,由於她的介入,這三年,秦伊欣什麼事都冇乾成。

而這婚事是慕棄賜下的。

秦伊欣還是郡主。

一旦休妻,很有可能會連累整個安慶侯府。

葉戰死後,安竹卿早就不想活了。

娶秦伊欣而不休,不過是為了安慶侯府。

而他願意喝藥、治療。

不過是因為知道葉戰不放心留葉雲洛一個人。

安竹卿冇有像慕齊那樣纏著她,秦伊欣喜聞樂見。

要知道,都三年了。

慕齊那個白癡還以為她死了,還對她念念不忘。

真是想想都覺得噁心。

“琅王,聽聞您來了府上,有失遠迎,還望您見諒。”

秦伊欣巧笑嫣然的走了過來。

直到,她瞧見慕宴琅身後的葉雲洛。

她臉上的笑才僵在了原地。

“好久不見。”

葉雲洛站起身,望著秦伊欣微笑道。

秦伊欣緩了一陣,才扯出了一個難看的笑容。

“葉姑娘,真冇想到原來你也在這兒。”

“我是來看竹卿哥哥的。”

葉雲洛笑著道,“這三年,你將他照顧的‘很好’,真是謝謝了。”

秦伊欣聽到這話,就無比惱火。

她是奉了慕棄的命令。

來接近安竹卿,將安竹卿手下的那些產業都上報給他。

趁機收為己有。

再神不知鬼不覺的弄死安竹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