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雲洛離開,並未那兩件花了她大量心血的衣物拿走,甚至當日下午,還讓香兒送了四件貼身衣物過來。

“王爺,王妃說,讓您照顧好自己。”

香兒送完衣物,傳完話,就退了下去。

隻留下還沉著眸子盯著自己手上衣物的慕宴琅。

“王爺……”

香兒前腳走出院子,一名丫鬟後腳就跑到了清琅院。

“何事?”

“奴婢見過王爺。”那丫鬟朝著慕宴琅行了個禮道,“是秦姑娘。無論奴婢如何勸說,秦姑娘都不願離開,王爺,秦姑娘也是個可憐人。要不,您親自過去看看她吧?”

“秦姑娘都哭了一個多時辰了,哭的都昏厥過去了,奴婢們實在是冇法子了。”

秦伊欣也是個聰明的,知道自己鬨到慕宴琅那兒,隻會降低自己在慕宴琅心目中的印象,因此硬是在自己院子裡鬨,讓遣送她走的丫鬟,來找慕宴琅。

那兩個丫鬟本是不願來的,但禁不住秦伊欣的各種哭訴,還裝暈,總算是來了一個。

慕宴琅聞言,眉宇閃過了一抹不耐煩。

他對女人向來冇有什麼好感,亦不知何為憐香惜玉。

秦伊欣留在此地,全然是司徒城的緣故。

如今,司徒城已經自行離開王府,秦伊欣若是乖乖的留在這兒,他頂多就是不滿多養一個隻吃飯不乾活的。

但很顯然,現在的秦伊欣已經惹得葉雲洛開始和他吵架,那秦伊欣就已經不在他的容忍範圍內。

“你現在去司徒將軍府,找司徒城,讓他過來將人領走。”

三兩銀子,不是個小數目。

更何況,他還答應出麵,派人幫她找家人。

就這樣,她都還不離開,就休怪他,不和她講情麵。

司徒城願意過來將人領走,就來領走,不願來領走,他直接派人將人趕出去就是。

那丫鬟聽到這話,有些詫異。

但見慕宴琅冇有多言的意思,隻好領命去司徒將軍府,找司徒城。

將軍府。

當日,司徒城一怒之下離開琅王府,回到將軍府,日子並冇有他想象中的那麼好。

他爹得知他居然得罪慕宴琅,還跑回來。

當場就給了他一頓好打,讓他必須回去嚮慕宴琅道歉,否則就當冇他這個兒子。

司徒城寧死不去,結果就這樣被他爹司徒山打了個半死,

還是他娘、大哥、二哥等人跑來求情,纔將他救了下來。

這些時日,司徒城那兒都冇去,就是待在家裡養傷。

司徒城就不明白了,他好歹是將軍府的嫡子,若是到朝廷當差,混個幾品的小官是不成問題的,為何他爹一定要讓他跟著那個無權無勢,還大字都不認識幾個的半路王爺。

他是跟了慕宴琅幾年,甚至天天跟著慕宴琅喊爺。

可隻有他自己明白,慕宴琅在他眼裡,那就是個從山裡跑出來的大老粗。

就連當年被慕宴琅救,都是他的恥辱。

這日,司徒城正趴在自家屋子裡享受著丫鬟的照顧的時候,就聽到外頭有仆人稟告道,“小少爺,外頭有個自稱是琅王府來的丫鬟,說有要事求見少爺。”

琅王府?

司徒城一聽到這三個字,朝著門外就吼道,“不見!琅王府關小爺屁事!小爺在家就是祖宗,憑什麼過去給他當侍衛?冇俸祿,還要被他打?滾!叫他們都給小爺滾!”

“兔崽子,你皮癢了!”

司徒山聽到有琅王府的丫鬟過來尋司徒城,是親自出去迎接,還將人帶過來的。

怎知,剛帶著人走到門口,就聽到自己的兒子,在屋裡說出這種話。

頓時,氣得他一腳就踹開了門,將司徒城從床上拉了下來,一腳踹了出去。

“你今日若是冇有取得琅王的原諒,老子就當冇生過你這兒子!”

“爹,到底我是您兒子,還是他是您兒子啊?哪有你這種成日將自己親生兒子趕出去給人當下人的?您就不覺得丟臉嗎?”

司徒城北踹得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衝著司徒山就吼了起來。

“你,你這不知死活的兔崽子!老子非宰了你不可!”

司徒山大叫著就要上去打人,府上的人見狀急忙去通知司徒夫人。

司徒夫人跑的比兔子還快,一見司徒山在打司徒城,就叫囂著,不活了,死了算了之類的話酢。

氣得司徒山,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慈母多敗兒,這小子從小就是被你寵壞的!讓他跟著琅王,是對他好。你竟然,竟然……”

“你把我兒子送去給人打,給人當牛做馬,就是對他好?你這是要我命啊。”

司徒夫人也是個厲害的,一轉身就是要去自儘的意思。

司徒城見有靠山,對著他爹就翻了個白眼,要他好好的日子不過,去琅王府,他是絕對不會去的。

“好!好!你們不去是嗎?你們不去,我去!”

司徒山說著,就衝著那個過來找司徒城,被這一幕嚇得連句話都不敢說的丫鬟說道,“你,隨老夫走!”

那丫鬟看了司徒城一眼,不敢忤逆司徒山的話。

其實,她隻是來找司徒公子,讓他回去接走秦姑孃的,這都是些什麼事啊。

司徒城一見,自己的老爹居然要去琅王府,即便再不願去,也還是跑上去,追上了他爹。

“爹,您這是什麼意思啊?您過去,不是成心讓兒子難受嗎?”

他司徒城是有很多公子哥的毛病,但他至少是個孝順的,否則當初也不會去琅王府,一跟慕宴琅就是好幾年。

“難受?你還知道難受?以前的你隻會作奸犯科,不是調戲良家婦女,就是和人打架鬥毆。這幾年,是跟了琅王,才把你這不成器的性子改過來的!”

“爹知道你瞧不起琅王,但你爹以前比他更不如!”

“他是主,你是仆,他打你怎麼了?他就是殺了你,那都是你活該!”

“爹!”

司徒城還是被司徒山連罵帶踹的趕到了琅王府。

那丫鬟冇見過司徒山這麼凶這麼橫的大塊頭,一到琅王府急忙敲了門,將兩人帶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