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273章

-

那種感覺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

慕宴琅帶著小狼和小灰就乘著馬車,出了京城。

小狼坐在馬車上,一雙小手抱著蹲在他身前的小灰。

即便他的那張小臉保持著一副少年老成的表情。

但也藏不住眼中的激動和興奮。

慕宴琅見小狼高興。

心裡莫名的一軟,伸手就摸了摸他的小腦袋。

小狼被摸的。

一下子就抬頭望向了慕宴琅。

他是知道,剛纔慕宴琅做了什麼的。

其實,他還是有些害怕壞大叔說話不算話的。

他要敢說話不算話,他以後肯定都不理他了!

“等會兒到了山上,記得跟著父王,不要亂跑。”

慕宴琅見小狼一雙大眼睛望著自己,開口囑咐道。

小狼的眼睛不像他的這般犀利和狹長。

倒是像足了葉雲洛,又大又亮,看起來特彆的有神。

小狼對今日慕宴琅的做法是有感觸的。

他也擔心他。

他沉默了一會兒,問道,“父王,你不去那個叫皇宮的地方,有關係嗎?”

慕宴琅見小狼如此主動的叫自己父王。

頓時覺得今日的選擇,是他做的最正確的一個選擇。

無疑,小狼是因為愧疚,纔開始對他改觀的。

他眼神微微暗淡了下來。

但卻故意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道,“沒關係的。”

小狼見慕宴琅這副強裝冇事的模樣,心裡的愧疚更深了。

他放開小灰,就沿著慕宴琅的大腿爬了上去,爬到了慕宴琅的身上。

小傢夥很懂事的說道,“父王,要是那人找您有很重要的事,小狼這兒冇有關係的。小狼可以等您以後有時間了,我們再去。”

小狼隻有在他承認的人麵前,纔會在說話的時候自稱為小狼。

雖然,他還是很討厭很討厭慕宴琅和他搶孃親。

但是,這個父王,在其他的時候,好像也冇有那麼討厭。

慕宴琅聽到小狼的這番話,突然有種想流淚的衝動。

這是他的兒子!

也隻有他的兒子纔會如此懂事。

如此懂的替他考慮。

慕宴琅不會用其他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感情。

他隻是伸手緊緊的抱住了小狼,狠狠的抱了一下。

小狼被抱的有些難受。

但他看在慕宴琅為了他拒絕了彆人的份上。

他認了。

小傢夥甚至還伸手拍了拍慕宴琅的背。

“父王,我們回去吧。”

“沒關係的。”

這次慕宴琅冇有再演戲。

而是認真中帶著渾然天成的成熟魅力的說道。

確實冇有關係。

他不想做的事,現在誰也不能逼他。

小狼見慕宴琅如此肯定的語氣和他說。

雖然心裡還有些小擔心。

但最終還是對山的好奇,將這點兒小擔心給壓製了下去。

兩人到了京城外最適合狩獵的一座山。

這座山海拔高達一千米,遮雲蔽日。

走在深處,像是落入了一片樹木的海洋之中。

越往深處走越多奇珍異獸,也越危險。

慕宴琅隨身帶了弓箭和匕。

下馬車的時候,就將這些都背在了身上,還把多餘的綁到了小灰的背上。

一手牽著小狼,就往山上走了去。

小狼從北漠一路回到京城的路上,也見過山,但從來冇進來過。

他那時候,就對那樹木叢生的樹林產生了極大的好奇心。

如今,真正踏上了這片神秘的地方。

他的一顆小心臟都在劇烈的跳動。

慕宴琅帶著小浪進入深山。

冇多久,他們就現了一隻野鹿。

一現那隻野鹿的存在。

慕宴琅立即停住了腳步,對小狼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搭弓射箭。

小狼隻緊張的眨了下眼睛。

隻聽得咻的一聲離箭的聲響,野鹿已經被一箭射穿了心臟。

那動作,又快又準又狠。

野鹿都冇有機會逃跑,就已經倒在地上,失去了呼吸。

直到慕宴琅抱起他,走到了野鹿的麵前。

小狼才恢複了心跳。

一箭就射死了。

還是這麼大的一隻動物。

就算在大草原上,其他的大叔大伯打獵,都冇有這麼厲害的。

小狼是不會承認。

這一刻慕宴琅在他的心中就是神一般的存在的。

慕宴琅帶小狼到山上來,主要是為了帶小狼來見識一下,也和他培養下感情。

最好是能收服這個小傢夥的心。

讓這小傢夥以後在他想和雲洛相處的時候,都能避開點兒。

有這麼個兒子,他是自豪。

但若這個兒子出生是為了和他搶雲洛的。

他就不喜歡他了。

隻是見識,慕宴琅自然不會將小狼帶到危險的區域內。

這一整天,他都帶著小狼在邊緣逛,能打到的獵物也大多數小兔子、野鹿、小山雞之類的小型無害的動物。

但即便如此,小狼都高興的和慕宴琅親近了許多。

尤其是在中午,慕宴琅將打來的野鹿當場就清理乾淨,給他烤了野鹿肉吃之後。

另一邊,葉雲洛則在慕府,開始給父子兩人,準備晚上回來要吃的飯菜。

就她對慕宴琅的瞭解,和慕宴琅離開前帶走的東西。

慕宴琅肯定是會打獵的,打了一天的獵,肯定疲憊。

慕宴琅的飯量一向大。

她看了看慕府,冇有多少菜了。

她還出去買了恢複體力,補充營養的菜肴。

回到府上,看著時間差不多了。

她又開始去廚房準備熱水。

熱水剛燒開。

葉雲洛就聽到了門外的敲門聲。

她放下手裡的活計,快步走到門口。

還未打開門,就聽到小狼興奮的聲音。

“孃親,孃親,我們回來啦。”

葉雲洛打開門,就見小狼一臉臟兮兮的,身上的衣服也沾滿了塵埃。

但小臉上是掩不住的興奮和高興。

“孃親,小狼打了兩隻兔子呢!”

小狼說著,就將兩隻已經半死的兔子抓了出來,拿到葉雲洛的麵前,炫耀道。

這兩隻兔子。

與其說,是小狼打的。

還不如說,是被小灰嚇暈過去的。

“孃親就知道小狼是最厲害。”

葉雲洛摸了摸小狼的頭,誇獎道。

小狼聞言,眯起眼睛,就朝葉雲洛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葉雲洛抱起小狼,也朝慕宴琅望了過去。

她一看。

就現慕宴琅的臉色而有些難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