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277章

-

慕宴琅這話說的滴水不漏。

慕棄看著慕宴琅的變化。

微微揚起了嘴角。

“五弟放心,皇兄可不願你以後來找皇兄算賬。”

其實,慕棄對慕宴琅真的是有求必應。

這要是當年剛出深山的慕宴琅。

定然是會對他深信不疑,毫無防備。

可惜的是。

當年葉雲洛的話。

還有葉雲洛莫名的離開。

都讓慕宴琅從一開始就對慕棄有了防範。

“若無他事,皇兄請回吧。”

慕宴琅站起身,就對慕棄做了個“請”的姿勢。

慕棄看著慕宴琅對他的陌生和客氣。

他站起身開口道,“恩,正好皇兄宮裡還有些事,需要處理。”

慕棄說著,就朝外走了出去。

慕宴琅將他送到了門口。

在他離開之前,慕宴琅說了一句話,

“皇兄,在臣弟的心裡,您算是對臣弟最好的一個人,希望您彆讓臣弟失望。”

慕棄聽到這話,上車的腳步,頓了一下。

隨即,邁步上了馬車。

慕宴琅目送著慕棄離開。

他的眼神漸漸冷了下去。

回頭看了眼空無一人的慕府。

慕宴琅頭也冇回的就朝站在他身側的鐘北道,“隨本王去客棧。”

“是,爺。”

天香樓。

葉雲洛帶著小狼回到客棧。

第一件事就是將小灰給偷偷的帶到後院去。

安頓好小灰之後。

葉雲洛就帶著小狼回了房間。

梁上飛和香兒兩人,此時,正好就站在各自的房間外。

兩人兩兩相對,神情都很奇怪。

香兒的眼神很冷漠。

而梁上飛則更多的是黯然。

“小舅舅,香兒姨,我們回來啦。”

小狼冇看到兩人的眼神。

見兩人站在走廊上。

小傢夥拔腿朝著兩人就跑了過去。

他一跑上去,一下子,就抱住了距離他比較近的梁上飛的大腿。

“小舅舅,你們是在等我們嗎?”

梁上飛被這麼一抱。

就算有再多的不開心,都散了去,摸著小狼的腦袋,笑了笑道,“回來啦,孃親帶你去哪兒玩了?”

“去山上了,小狼還打了兩隻兔子呢。”

小狼說著,就想將自己打到的兔子拿出來炫耀。

結果,一回頭,突然想起來。

他冇有把那兩隻小兔子帶回來。

“我忘在外麵了。”

梁上飛聞言,將小狼抱了起來。

“忘在哪兒了,小舅舅和你去找。”

小狼聽到這話,望向了葉雲洛。

見葉雲洛冇有要反對的意思。

他拉著梁上飛就道,“小舅舅,我帶你去。”

“好。”

梁上飛是不願意待在這兒的,正好有個藉口。

他走到葉雲洛的麵前,看了眼葉雲洛,欲言又止。

最終,還是一句話都冇說。

他抱著小狼走了出去。

梁上飛一走。

葉雲洛的全部注意力就落到了香兒的身上。

香兒見葉雲洛看她。

她走到葉雲洛的麵前,突然就跪在了葉雲洛的麵前。

“小姐,想必您早就知道了。”

“可是,奴婢冇有辦法去喜歡上梁公子。”

“是奴婢對不起梁公子,您若要逼奴婢嫁給他,奴婢寧願一死!”

香兒就冇對葉雲洛說過這麼重的話。

這些年,香兒一直和葉雲洛姐妹相稱,突然就變成了奴婢。

可想而

知,她心裡的反抗。

葉雲洛望著跪在地上的香兒,歎了口氣,將她扶了起來。

“感情是你的事,我不是逼你的。你要是喜歡了,想嫁人了,你再和我說。”

聽到香兒的話。

葉雲洛多少是有些失望的。

畢竟,梁上飛等了香兒這麼多年。

從一個少年長成了一個年輕的小夥子。

可最終,還是冇有贏得香兒的芳心。

“香兒,我隻能說,小飛是個好男人。”

“小姐,奴婢明白,可是奴婢真的不想成親,也不想嫁給他。”

香兒都將話說到這個份上了。

葉雲洛還能怎麼說。

她拍了拍香兒的肩膀,轉移話題道,

“有時間嗎?隨我出去找個合適的宅子吧,我們總不能一直住在客棧。”

也不知何時纔能有大哥的訊息。

以後大哥回來了。

肯定也是要有住的地方的。

“是。”

香兒整理了心情,就跟著葉雲洛走了出去。

剛走到門口,就撞見了慕宴琅和鐘北。

而在慕宴琅和鐘北旁邊的兩人。

赫然是剛說要出去的梁上飛和小狼。

小狼帶著梁上飛要去慕府拿小兔子的時候,就遇到了過來的慕宴琅。

小狼一看到慕宴琅往客棧的方向去的。

小傢夥最怕慕宴琅和他搶葉雲洛。

自然不可能讓慕宴琅單獨和葉雲洛相處的。

於是,兔子也不要了。

小傢夥拉著梁上飛就回來了。

香兒看到慕宴琅的那一瞬間,眼底閃過了一抹強烈的殺意。

這殺意,不但慕宴琅感覺到了。

就連葉雲洛、梁上飛、鐘北都察覺到了。

葉雲洛是詫異。

梁上飛是緊張。

鐘北是防備。

香兒情緒也隱藏的快。

不過瞬間,就恢複了正常。

彷彿剛纔什麼事都不曾生過一樣。

可她恢複的再快。

在場的人都還是察覺到了香兒的不正常。

慕宴琅隻是看了香兒一眼。

隨即,望向了葉雲洛,“怎麼不等本王回去,再送你們回來?”

葉雲洛見慕宴琅千裡迢迢的跑來。

就是問這麼個問題。

她無語的看了他一眼。

接著,開口道,“隻是想起,還有些事冇處理。”

“何事?”

慕宴琅望著葉雲洛,淡淡的開了口。

慕宴琅的眼神很深邃。

落在葉雲洛的眼中。

竟覺得深沉的讓她無法看透。

她覺得,她和他之間,現在唯一的聯絡就是孩子。

她的私事,似乎是冇有必要告訴他的。

“隻是小事。”

慕宴琅聽到這個答案,眯起了眼睛。

明顯對這個答案很不滿意。

隨即,他望著葉雲洛就道,“本王有些事,想向你請教,不知你可有時間?”

葉雲洛被慕宴琅看的。

以為他是遇到了什麼無法解決的事。

他要是遇到事情。

她還是會幫的。

她沉默了片刻道,“那好吧,我們進去談。”

“此事比較機密,不宜有

太多的人在場。”

慕宴琅眼見香兒、梁上飛、小狼都一起跟了過來,望著葉雲洛就開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