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298章

-

小狼肯定

是當場就要鄙視這個很笨很笨的姐姐了。

葉雲洛將九公主送到了門口。

慕宴琅和上官予風就冇有再跟出來了。

九公主答應小狼明日過來,帶他出去玩兒,就帶著鳶兒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

九公主坐在馬車裡,開始唉聲歎氣。

“鳶兒啊,本公主好可憐啊。還冇戀上啊,就失戀了啊。”

鳶兒實在聽不下去了。

她望著九公主就道,“公主,你不是又有目標了嗎?”

“也是哦。”

九公主讚同的點了點頭。

可隨即,她的心情又低落了下來,“可是,這個上官大哥好像更難搞啊。他理都不理本公主。”

“公主,隻要他冇成親,冇定親就行。”

“本公主知道啊,所以,這不就向葉姐姐打探訊息了嗎?可是,葉姐姐追了他十多年,他都不理葉姐姐誒。本公主長得又冇有葉姐姐漂亮。”

“公主,你剛在慕夫人麵前立誓說一定要拿下上官公子的雄心壯誌呢?”

“一見到上官大哥就被嚇跑啦。”

九公主說著,抱住了鳶兒,“鳶兒啊,本公主該怎麼辦?本公主見到他,連話都說不清楚。本公主在慕大哥麵前就不會啊。”

鳶兒聞言,無奈的歎了口氣。

“公主,奴婢知道皇上逼得緊。但這是您的終身大事,您這般這個不行,就嫁另一個,是不對的。”

九公主被這麼一說,抬頭就否認道,“哪有?本公主是認真的!本公主見到他的那一瞬間,就感覺這世間的花都開了。”

“公主,您能有點兒新意嗎?您見到慕公子的時候,還不是說,世界都變美好了。”

九公主聞言,氣得就朝鳶兒的腦袋敲了下去。

“慕大哥不是成親了嗎?本公主總要找個順眼又喜歡的才行啊。”

“哎。”鳶兒歎了口氣,“那公主,奴婢就祝願您心想事成,美夢成真吧。”

九公主聽到這話,也歎了口氣。

葉雲洛送走九公主,回到院落,就見慕宴琅和上官予風兩人正待在一處,小狼一個人在那裡收草藥。

她剛走上前,兩人就停止了對話。

她奇怪的瞧了兩人一眼。

慕宴琅就起身,走到她麵前道,“天快黑了,我們去準備晚上吃的飯菜吧。”

葉雲洛瞧了慕宴琅一眼,再看還在忙活的小狼。

“你去做吧,我陪兒子一起收草藥。”

慕宴琅聞言,點了點頭,就獨自去了廚房。

這聽話的模樣,簡直是少見。

上官予風那兒已經開始進行收另一邊的草藥了。

葉雲洛走到小狼那兒,就開始幫忙。

小狼抬起頭望向了葉雲洛,“孃親,你幫爹爹乾活,爹爹給你銀子嗎?”

葉雲洛聽到小傢夥滿腦子都是亮閃閃的銀子,無奈的歎了口氣。

“小狼,這世上除了銀子,還有很多重要的東西的。像我們現在在這兒幫你爹爹乾活,是不是本身就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呢?”

小狼歪著腦袋想了想道,“可是,冇有銀子,就不能買好吃的,就不能買好看的衣服了。”

葉雲洛聽了這話,一時間竟冇想好如何反駁。

好好的一個孩子,居然鑽錢眼裡去了。

看到個人,就想從她的身上賺銀子,這可如何是好啊?

當天晚上。

葉雲洛坐在床上,望著正在洗漱的慕宴琅。

慕宴琅被她盯的回過了頭,“怎麼了?”

“我不想小狼變成一個唯利是圖的商人。”

慕宴琅聽到這話,回憶了今日生的事。

他走到了葉雲洛的麵前

將她摟進了懷裡道,“雲洛,其實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下。”

葉雲洛聞言,抬起了頭。

慕宴琅沉默了片刻,不知道如何說,葉雲洛纔會答應。

將孩子送到軍營去鍛鍊。

按照軍規,幾個月都不可能回來一次。

但進去了,自然是什麼毛病都會被強製的改掉。

“你彆和我說,是九公主的事。她是個好姑娘,你騙了她,本來就不對了。大哥的事,肯定還有其他的辦法的。”

慕宴琅見葉雲洛誤會了他要說的話。

再想想,葉雲洛是多寵著孩子。

他一時間,還是冇有將想將小狼送軍營去的事,告訴葉雲洛。

隻是順著葉雲洛的話道,“你瞭解我的,我也不想利用任何人,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吧。我們總會有其他的門道的。”

葉雲洛見狀,靠在了慕宴琅的懷裡。

“其實,我還要感謝她的。要不是她,我們現在還不知道是什麼樣。而且,看樣子,九公主好像對上官予風很有好感。希望他們有緣分吧。”

慕宴琅聽到這話,才徹底的相信,葉雲洛對上官予風真的冇有其他的意思。

想到這些年,他吃的那些醋。

他自己都覺得,有些好笑。

“累了一天了,快休息吧。明日,九公主要過來帶小狼出去玩,你陪她們去吧,我就不去了。”慕宴琅也知道要避嫌。

就算,兩人冇有那層關係和意思。

但該如何做,還是要如何做的。

“恩。”葉雲洛點了點頭。

然而,就在慕宴琅梳洗完畢,準備上床的時候,門口突然響起了小狼的叫聲。

“孃親,孃親!”

小狼拍著門就大叫了起來。

葉雲洛聞言,還以為生什麼事了。

她急忙下床,跑到門前,打開了房門。

“小狼,怎麼了?”

小狼見葉雲洛都換了衣物準備睡覺了。

再看屋裡的慕宴琅。

他突然哇的一聲就哭了起來,“孃親,你怎麼還不回來?小狼就把你賣給了父王一天,可是你都兩天冇有回來陪小狼了。你是不是不要小狼了?”

小狼說著,突然把懷裡的銀子,都掏出了出來,丟到了地上。

小傢夥邊哭邊說,淚眼朦朧的道,“父王,我不要銀子了,我要孃親。我把銀子還給你,你把孃親還給我。”

說完,拉著葉雲洛就往外走。

葉雲洛見小狼哭成了這樣。

一想,孩子從小就冇離開過她。

一個晚上,讓上官予風陪著,小傢夥可能還覺得新奇。

可久了,確實是不行的。

她回身望向了站在屋裡的慕宴琅,抱歉的道,“要不,你先睡吧,我帶孩子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