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313章

-

可明顯,慕宴琅現在和慕棄的關係,還不如以前慕宴琅和慕陵的關係。

這日,兩人最終留在了皇宮內,慕宴琅一夜未歸。

葉雲洛不知慕宴琅和慕棄在聊什麼,但第二天,慕棄倒是放他們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葉雲洛問了下。

慕宴琅隻是說,“皇兄說北漠這段時間很不安分,他有想出兵征戰北漠國的打算。他問本王意下如何。”

葉雲洛聞言,抓著慕宴琅的手就道,“你不會答應了吧?”

慕宴琅見狀,摸了摸葉雲洛的頭髮道,“本王現在不愛打仗了。”

葉雲洛聽到這話,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就是這麼回答他的?他有什麼反應?”

“雲洛,你如此在意皇兄的反應,就不怕本王生氣?”

慕宴琅伸手就捏了葉雲洛一下。

葉雲洛見慕宴琅還敢捏她。

她伸手將他的手拍了下來,“要不是和你有關,你以為我喜歡理他那種人啊?”

慕宴琅聞言,沉默了片刻。

他抬頭望向了葉雲洛,心情有些沉重道,“其實,這些年他待本王不薄。”

“慕宴琅……”

慕宴琅見葉雲洛有些擔心的模樣,拍了拍的肩膀道,“本王有分寸。”

葉府。

小狼一大早就望眼欲穿的站在了門口。

慕宴琅和葉雲洛離開了整整一天。

這對從來冇有離開過葉雲洛的小狼來說,是特彆嚴重的事。

小狼昨晚冇找到葉雲洛,也冇找到慕宴琅,急的就快哭了。

還是上官予風將他帶了回去。

告訴他,明早葉雲洛就會回來。

上官予風纔將他安撫的睡了過去。

小狼在門口轉來轉去,等的不耐煩的時候,總算看到了葉雲洛和慕宴琅。

一瞧見葉雲洛,他立即就跑了過去。

一下子就撲到了葉雲洛的懷裡,抱著葉雲洛也不肯鬆手。

葉雲洛將小狼抱了起來。

小狼將腦袋埋在了葉雲洛的肩膀上,一句話也不說。

慕宴琅見小狼這副黏人的模樣,將小狼從葉雲洛的懷裡抱了下來。

小狼一下子就被拎了下來。

他還冇反應過來。

就聽到慕宴琅的聲音在他身後響了起來,“小狼,你是男子漢,不能成日黏著你孃親。父王在你這麼大的時候,早就自力更生了。”

小狼本來還想去纏著葉雲洛。

可聽到慕宴琅的話以後,他一雙小手小腳就耷拉了下來。

隨即,小傢夥開口道,“父王,你都說我是男子漢了,你可以不要再這樣拎著我嗎?”

慕宴琅是從小狼的背後,固住小狼的胳膊,將他拎起來的。

這姿勢,讓他很不舒服。

慕宴琅聞言,將小狼放到了地上。

小狼這次冇有再朝葉雲洛撲過去,而是站在地上,一臉擔憂的望著葉雲洛道,“孃親,你昨日去哪兒了?小狼好擔心你。”

葉雲洛見小狼被慕宴琅一說,就不來黏他了。

她一來為小狼會聽慕宴琅的話,感到高興。

二來,莫名的有些失落。

“孃親和你父王去皇宮見你父王的哥哥和孃親了。”

小狼聽到這話,有些吃驚的望向了慕宴琅。

他一直以為他的父王是冇有孃親的,因為他從來冇見過。

隨即,他就想起了慕宴琅說過的話。

他纔不要輸給他的父王呢。

“孃親,小狼去練武功了,你快回去休息吧。”

小狼說著,居然丟下葉雲洛。

就這麼自顧自的走了回去。

葉雲洛看著小狼的背影。

又望向了慕宴琅。

孩子這變化一下子太大。

她有些反應不過來。

慕宴琅見小狼中了他的激將法。

他走到葉雲洛的麵前,安撫葉雲洛道,“雲洛,孩子慢慢學會**,不是很好嗎?”

葉雲洛歎了口氣,有些羨慕道,“我真想知道你是如何和他相處的,居然能將他教成這樣。”

葉雲洛說話,小狼也會聽。

可是,小狼聽歸聽。

在她麵前,還是會像孩子一樣撒嬌。

可到了慕宴琅這兒。

孩子彷彿瞬間就長成了小大人。

慕宴琅的方式,和葉雲洛對待孩子的方式完全不同。

他可以管理整個軍隊,管教自己的孩子,自然不在話下。

“你們回來的正好,有件事需要和你們說下。”

上官予風從府內走了出來,視線落在了兩人的身上。

葉雲洛聞言,望向了上官予風,又望了慕宴琅一眼。

三人進了府,上官予風讓兩人坐下。

他看了兩人一眼,最終開口道,“阿月的身體冇有任何好轉,最多隻能撐一個月。這件事,我還冇有告訴阿戰。”

葉雲洛聽到這話,心臟劇烈的收縮了下。

她上前,一把就抓住了上官予風的手。

“你是騙我的,對不對?你不是給他采了草藥回來了嗎?以前竹卿哥哥隻是不想活了,不願吃藥,他吃了就會好的。”

“雲洛,我一直都不曾告訴你,他得的是絕症,無藥可治。”

葉雲洛聞言,倒退了幾步。

慕宴琅上前就扶住了她。

上官予風雖然不想看到葉雲洛這副模樣,但不得不繼續道,“其實,幾年前,他的身體就已經處於絕症初期,那時,我一直在找辦法替他救治。可惜冇有任何成效,如今他已是病入膏肓。”

葉雲洛聽到這話,一雙漆黑的眼眸,死死的望著上官予風。

“連你都治不了嗎?這世上還有醫術比你更高明的人嗎?”

上官予風搖頭,“他能撐這麼多年,已經是個奇蹟了。”

葉雲洛聞言,推開了扶著她的慕宴琅,轉身就朝外麵跑了出去。

慕宴琅和上官予風見狀,同時追了出去。

他們就見葉雲洛跑到了葉戰的院落內,“嘭嘭嘭”的將房門敲的震天響。

葉戰聽到這巨響,從屋裡走了出來。

隨即,就見葉雲洛紅著眼睛,望著他道,“大哥,你真的不管竹卿哥哥了嗎?你真的要娶趙姑娘,想和趙姑娘在一起一輩子嗎?”

葉戰沉默的望著葉雲洛。

葉雲洛突然朝著他一拳砸了過去。

“竹卿哥哥快死了,他就剩下一個月的命了。”

“大哥,你怎麼忍心讓他等你這麼多年,還帶個女人回來,你還有冇有良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