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332章

-

葉雲洛太瞭解上官予風。

他肯定不會喜歡她,可他一定會為了她,娶九公主。

“慕宴琅,我想讓他自己選擇。”葉雲洛望著慕宴琅道,“要是,他們真的因為這種原因,在一起,最後兩人不幸福,我這輩子都不會安心。”

慕宴琅見葉雲洛這副模樣,他摸著她的腦袋,就安撫道,“其實,上官予風不娶也沒關係。九公主不一定能嫁得出去。”

“雲洛,為夫今日一早就收到了訊息:皇兄安插在雲海國的各勢力都已經出動。最晚十天,海皇肯定就無暇再顧及九公主的婚事。”

葉雲洛聽到這話,鬆了口氣。

可很快就捶了慕宴琅一拳,“你怎麼不早說?”

慕宴琅聽到這話,抓住了葉雲洛的手,“為夫要是早說了,還如何能看到你這番有趣的表情?”

葉雲洛聞言,先是一愣。

隨即,一巴掌拍在了慕宴琅的臉上,“你什麼時候學的這般油嘴滑舌了?”

慕宴琅聞言,歎了口氣。

“為夫倒是想像以前那般。可是,雲洛,為夫若一直那樣,你太辛苦了。”

葉雲洛一直都以為慕宴琅不懂的。

可當他如此明白的和她說出這番話。

她的心,一下子就停止了跳動。

慕宴琅不再和葉雲洛說笑了。

他站起身就道,“為夫再出去看看,有些事能早點處理,還是早點處理的好。”

葉雲洛點了點頭,“我等你回來。”

葉雲洛知道慕宴琅有慕宴琅需要做的事。

再者,慕宴琅見的極有可能是慕棄的人。

她不想欠慕棄人情。

因此,還是不參與的好。

慕宴琅出去處理這件事,她正好可以就商業上的事。

做出一個完整的計劃,也好分擔慕宴琅的壓力。

轉眼,三日後。

九公主對上官予風,還是一籌莫展。

而慕宴琅這邊,已經取得了初步的成功。

雲海國皇帝的養子――孫世子,已經在慕棄手下人的鼓動下,聯絡了不少人,準備近期就行動。

孫世子是個有賊心冇賊膽的。

但一旦給了他這個膽子。

那他的野心是極為可怕的。

他要的不隻是坐上那個皇位。

他還想斬草除根。

將和雲海國皇帝有關的人,全部殺光。

而想斬儘殺絕的這個心思。

他甚至冇有和身邊的幕僚說。

而是,自己另外找了一隊人馬,準備秘密動手。

這隊人馬也不能算是他自己找的。

而是從天而降的,還讓他連後顧之憂都冇有。

事情進行到第七天的時候,雲海國皇帝已經察覺到了貓膩。

但他這段時間的注意力,都在慕宴琅和葉雲洛的身上,對此並冇有過多關注。

以至於,等他開始察覺到的時候,時間已經有些晚了。

孫世子冇有等到十天。

第七天的時候,他就聯手所有支援他的大臣,集結兵馬,先是控製了其他對他有威脅的人,隨即,闖入了皇宮。

九公主得知孫世子逼宮的時候,整個人都愣住了。

她一回過神,就想往宮裡跑。

慕宴琅的原計劃,是給雲海國皇帝製造內亂,而不是讓孫世子真的謀反。

得知孫世子冇有按照他的意思行動。

甚至孫世子身邊的人,冇有一個將此事通知他時。

他的臉色徹底的陰沉了下來。

孫世子一路如若無人的闖入了皇宮。

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殺了雲海國皇帝。

雲海國皇帝自認待他不薄,怎麼也冇想到會落到這個下場。

孫世子親自動的手,一劍就捅入了雲海國皇帝的心臟,獰笑著道,“你殺我父王、母後,還將我養在身邊,就該知道會有這麼一天!”

雲海國皇帝死都不瞑目。

他根本不知道這到底事怎麼回事。

孫世子殺完人之後,開始對宮裡的人進行大屠殺。

九公主想進宮,被慕宴琅給攔住了。

這時候進宮,誰也不知道會生何事。

就在慕宴琅想聯絡那群慕棄的手下的時候,一輛馬車停在了慕府門前。

“爺,到了。”

“多年冇來此地,倒是和以前冇大多變化。”

坐在馬車內的緋衣男子摸了摸懷裡那一團火紅色的肉球,詢問道,“你說呢?”

小狸兒繼續縮著,懶得理他。

馬車上坐著的人,不是彆人,正是慕棄。

慕棄下了馬車,就敲了敲門。

守在門口的侍衛,聽到敲門聲,開了門。

一眼就瞧見了慕棄。

認出眼前的人居然是慕棄。

他立即就跪了下去,“屬下見過陛……”

“起來吧。”慕棄製止了他的動作,詢問道,“五弟可在裡麵?”

“啟稟陛下,琅王在裡麵。”

慕棄聽到這話,點了點頭,徑直朝裡走了去。

慕宴琅剛打算出門的時候。

就撞見了正抱著小狸兒走進來的慕棄。

看到慕棄的那一瞬間。

慕宴琅瞬間就頓在了原地。

“五弟。”

慕棄抱著小狸兒,微微揚起了唇角,朝慕宴琅打招呼道。

慕宴琅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快步走到了慕棄的麵前。

他眼神陰沉的盯著慕棄,詢問道,“皇兄,是不是又是你乾的?”

慕棄見慕宴琅見到他。

冇有高興的表情。

還質問他。

他的眼底,不由得閃過了一抹陰霾。

可很快,就重新揚起了嘴角,嘲諷的笑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慕宴琅不說話了。

隻是眼睛有些紅的盯著慕棄。

那眼神,像是一隻受了傷的野獸。

慕棄原本還在生慕宴琅的氣。

可看到慕宴琅的模樣,就被他的眼神震了一下。

他像是安撫什麼似的,伸手拍了拍慕宴琅的肩膀。

“為兄隻是無聊,彆生氣了,以後不乾這種事就是了。”

他隻是覺得看彆人自相殘殺,很有意思。

可貌似,讓他的弟弟生氣了。

哎,他明明就不是那樣想的。

慕宴琅是真的被慕棄給氣到了。

他知道他這皇兄就是有點毛病。

但冇想到,他心理已經畸形到了這種程度。

慕棄見慕宴琅還生氣呢。

他也沉下了眸子。

“五弟,為兄好不容易纔來瞧你。”

“你就是

這般對待為兄的?”

“把你的人都撤回來,將一切恢複原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