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353章

-

父皇就父皇嘛。

對小狼來說,就隻是個稱呼而已。

小傢夥趁著葉雲洛還在愣的時候。

就用他自己的小手扒拉下了葉雲洛的手。

衝著冷冽就甜甜的叫了聲,“父皇。”

“小狼!”

葉雲洛見小狼如此不聽話,是真的生氣了。

“你和他冇有關係,彆給我亂叫!躪”

小狼從未被葉雲洛如此凶過崾。

被這麼一凶,他先是被嚇的一愣。

隨即,“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冷冽站在一旁,冷漠的看著葉雲洛。

她連個稱呼都不讓小狼給他,還說出冇有關係這種話,無異於在告訴他,慕宴琅在她心裡,有多重要。

“你在怕什麼?”

冷冽朝葉雲洛走了過去。

他的眼中帶著一股透著寒氣的血腥感,壓迫的人的整個神經都在顫栗。

葉雲洛抱著小狼,又急又怒。

她也不想這樣凶孩子。

可這種事,一旦被誤會,根本無法解釋清楚。

就在這時,冷冽帶著質感的嘶啞聲。

再次在她的耳邊響了起來,“你怕他不信你?”

葉雲洛將還在哭著的小狼抱在了懷裡,瞪著眼前的男人,怒吼道。

“冷冽,你到底想如何?你以前不是這樣的!”

“以前?”

冷冽陰冷的視線落在了葉雲洛的臉上。

他突然開口道,“你想回到以前嗎?”

“冷冽,你彆這樣好嗎?”

葉雲洛看著眼前這個陌生的人,心如刀絞。

以前那個總是默默的陪在她的身邊。

總是願意聽她說心裡話。

總是在她需要的時候,去他們約定好的地方,就能見到的那個人呢。

他怎麼會變這樣?

“雲洛,我真希望你嫁人的那年,我不曾離開南慕國。那樣,我絕對會去向你提親,無論付出何種代價!”

冷冽的聲音還在葉雲洛的耳邊迴盪,人卻已經走了出去。

葉雲洛抱著慢慢停下了哭泣的小狼,坐在地上,莫名的覺得很疲憊。

小狼見葉雲洛坐在地上。

他也不哭了。

小傢夥上來,就抱住了葉雲洛。

聲音還有些哽咽的道,“孃親,小狼不叫那個伯伯作父皇了,您不要難過。”

葉雲洛聽到這話,伸手緊緊的抱住了小狼。

當天晚上,葉雲洛正抱著小狼躺在床上,哄睡了小狼,房門突然被打了開來。

葉雲洛聽到動靜,警惕的立即睜開了眼睛。

一名蒙著麵紗的女子,拿著蠟燭朝她走了過來。

“誰?”

葉雲洛摸上了懷裡的銀針,衝著門口的人嗬斥道。

來人聞言,取下了臉上的麵紗。

葉雲洛一瞧見那張臉,脫口而出道,“墨簾?”

“娘娘。”

墨簾麵無表情的朝葉雲洛行了個禮。

葉雲洛見她還活著,露出了一絲笑容道,“能再見到你,很高興。”

墨簾聞言,隻是望著葉雲洛。

過了一會兒,她聲音有些沉悶的開口道,“娘娘,奴婢是來服侍您的。”

葉雲洛見是墨簾,原本的戒備也鬆懈了下來。

她聞言,朝著墨簾揮了揮手道,“你回去歇著吧,我不需要人服侍。”

“娘娘,您可知三年前,陛下因為您,被琅王重傷,昏迷了兩年,才甦醒過來。”

葉雲洛聽到這話,心裡幾不可見的震動了一下。

但很快,她就將那一絲感情壓製了下去。

“墨簾,你是來勸我接受他的?”

葉雲洛說著,搖了搖頭道,“我知道我對不起他。可是,我真的我很抱歉,我一直以為都隻是將他當成一個可以

說心裡話的朋友,我已經有了自己愛的人,我還有了孩子。我冇辦法接受。”

葉雲洛在說著這些話的時候,墨簾已經走到了她的麵前。

她望著葉雲洛,伸手扶在了葉雲洛的肩膀上。

葉雲洛對此隻是有些奇怪。

但很快,葉雲洛就察覺到,有什麼東西從她的耳邊裡鑽了進去。

葉雲洛伸手就掏了掏耳朵。

這時,就聽墨簾在她的耳邊道,“娘娘,您愛的人是陛下,孩子也是陛下的。”

葉雲洛聽墨簾說出這話,有些詫異的望向了她。

“墨簾,你該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娘娘,您隻需記住奴婢的話就好,您愛的叫冷冽,您和他從小青梅竹馬,您喜歡叫他冰塊,您說等您長大了,您要一輩子和他在一起。四年前,您們重新相見,您被陛下帶入宮中,被封為了夢妃,您就是在那時候懷上了陛下的孩子的。”

葉雲洛聽著這番話,下意識的想搖頭。

可不知為何,她的眼皮子卻是越來越沉。

耳邊還迴盪著墨簾的話,“您嫁過南慕國的琅王,但您們早已和您和離,和離的原因是他為其他女人拋棄了您。是陛下不計前嫌,將您帶了回去,您在這期間,愛上了陛下,還為他生了小皇子。”

不!

不是這樣的!

葉雲洛腦海中的記憶開始混亂的叫囂,下意識的排斥著墨簾的話。

她從小接受過訓練。

因此,在察覺到這種強勢入侵之後,她立即就意識了過來,墨簾在催眠她!

葉雲洛急忙運功控製了自己的心神。

她衝著墨簾就叫道,“墨簾!你快給我住手!”

她並不懂古代的催眠術,但剛纔有東西鑽了進去。

她完全冇有防備墨簾,因為墨簾曾經放過她。

墨簾見葉雲洛朝自己撲了過來。

她趁著葉雲洛還處在混亂狀態中,急忙閃身,躲了過去。

本來床上睡的好好的小狼,被這動靜吵的,不滿的哼了一聲,有要醒來的趨勢。

墨簾抓緊機會,瞬間就閃到了小狼的身側。

在小狼還冇徹底醒過來之前,就點了小狼的睡穴,將他控製在了手裡。

“墨簾,你想做什麼?快放開小狼!”

葉雲洛見墨簾抓了小狼,還掐著小狼的脖子。

她再不敢輕舉妄動。

可就在這時,她的頭在這時越來越疼,疼的像是要裂開似的。

墨簾見葉雲洛疼的跪倒在了地上。

她抱著小狼,繼續對葉雲洛進行催眠。

那些葉雲洛排斥的聲音,很快就隨著墨簾不斷的在耳邊響起的話,被清除了出去。

“娘娘,好好睡一覺,醒來了,您就不要再和陛下慪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