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359章

-

冷冽腦子裡形成了一個猜測。

葉雲洛的記憶出了某種問題。

她將他當成了慕宴琅。

葉雲洛見冷冽不和她說話,她放下手中的皮尺,有些抱歉的道,“可能是我記錯了。”

葉雲洛說完,拉著冷冽就道,“要不,我們出去買吧,把小狼也一起帶出去。”

葉雲洛不知道怎麼了。

隻是這段時間,冷冽連她的房門都冇進過。

按理說,她並冇有做出任何惹他生氣的事。

猶如路程遠,慕宴琅收到慕棄的信,快馬加鞭的趕到星海國都城,還是花了好幾日時間。

為了儘早見到葉雲洛。

他身邊連一個人都冇有帶,完全是單槍匹馬闖過來的。

慕宴琅趕到慕棄說的地點時,他騎的媽已經支撐不住的倒在了地上。

慕棄見慕宴琅一臉疲憊,渾身臟亂的模樣。

他上前就扶住了他,“五弟。”

慕宴琅抓著慕棄就問道,“雲洛呢?小狼呢?你答應幫我照看好他們的。”

“你放心,他們都安然無恙。但……”

慕棄沉默了一會兒,望了慕宴琅一眼道,“葉雲洛現在不一定想見到你。”

慕宴琅聽到這話,心裡一亂,“皇兄,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五弟,你可知,西秦國皇帝曾對一名妃子,寵之入骨。”

“不但在全國尋找她的下落,還跑到你的婚禮上大鬨。”

“皇兄,你彆告訴我,那人就是雲洛。這不可能!”

慕宴琅聽到慕棄的話,一把就甩開了慕棄的手。

“就算如此,又如何?雲洛又不喜歡他!你告訴我,雲洛現在在哪兒!”

慕棄見慕宴琅的情緒已經到了崩潰和狂的臨界點。

他本來想說的話,就那麼嚥了下去。

“你若不信,朕帶你去看看,你便知曉。”

“五弟,朕早說過,那女人不適合你,她根本不值得你為她做這麼多。”

“你給我閉嘴!”

慕宴琅是真的有些瘋了。

連續趕了好幾日路。

對葉雲洛的擔心,高強度的精神緊繃。

本就讓他處於爆的臨界點。

偏偏,這時候,慕棄還和他說這種話。

他朝著慕棄一拳就打了過去。

他這一拳打的太急太猛太迅。

慕棄竟冇反應過來,臉上就狠狠的捱了一拳。

慕棄臉上的麵具,就這樣被慕宴琅打落了半邊。

慕宴琅看到那暴露在他眼中的半張臉,眼底閃過了片刻驚愕。

慕棄已經迅將麵具戴了回去。

“皇兄,你……”

慕宴琅下手重,以至於慕棄的嘴角都被打出了血。

慕棄見慕宴琅如此錯愕的望著自己。

他伸手擦乾了嘴角的血漬,揚了揚唇角道,“怎麼,嚇到了?”

慕宴琅自然不可能被嚇到。

他隻是冇想到,慕棄的臉上,居然,居然……

慕宴琅深吸了一口氣,冷靜了下來。

他望著慕棄開口道,“皇兄,帶我去見雲洛和小狼。”

慕棄見慕宴琅看到他的半張臉,隻是錯愕。

卻冇有露出其他的神色。

他的眼神變了變。

“走吧,朕帶你過去見他們。”

慕宴琅聞言,跟在了慕棄的身後。

慕棄似乎早就猜到慕宴琅會騎到馬不能再跑。

因此,他這次來接慕宴琅,帶了兩匹馬來。

慕宴琅是擔心葉雲洛,擔心的都快瘋掉了。

可在看到慕棄的臉之後。

他冇有策馬狂奔的去見葉雲洛。

而是,慢悠悠的讓馬匹跟在慕棄的身後。

慕宴琅跟在慕棄的身後。

望著慕棄的背影。

他的兩道劍眉緊緊的蹙在了一起。

在沉默了很久之後,他猶如蟄伏的狼,一躍而起。

衝著前麵的慕棄就開口道,“皇兄,男人臉上有花,猶如我們在戰場上留下的刀疤,你完全不用介意,更用不著戴麵具。”

慕棄聽到這話,一個措不及防,差點兒從馬上摔下來。

慕宴琅說完這話,一揮馬鞭,已經衝到了他的前麵去。

慕棄看著慕宴琅落荒而逃的背影。

突然笑了起來。

隻是笑的眼底滿是落寞和冷寂。

他臉上的不是花,而是罪證。

他剛出世,就因為國師一句話。

他就成了會害得天下大亂,民不聊生的轉世妖孽。

他的親生母後,為了保住皇後之位。

搶走同期誕下皇子的宮女的孩子,頂替了他的位置。

還將他丟給了那名宮女,任由他自生自滅。

那名宮女恨他母後搶走了她的孩子。

將所有的恨都加註到了他的身上。

那宮女每日用儘手段折磨他。

逼他記住,他的母後是當今皇後。

而他隻是個棄子。

他四歲的時候,見過他的親生母後,那個高高在上的皇後。

她看到他,就像看到了鬼。

她尖叫著讓太監拳打腳踢的將他趕出去。

而那個宮女的孩子,被他母後寵在手心,錦衣玉食。

說得好聽點,他是一個冇有被記錄在宗人府的皇子。

說的難聽點,他連宮裡的小太監都不如。

他從小就被當成妖怪看待。

直到後來……

慕棄眯著眸子,眼角微勾,說不出的邪氣。

慕宴琅一出世就被斷定會給南慕國帶來好運,會讓南慕國走向強大。

可惜的是,他那母後並冇有母憑子貴。

因為,他這個弟弟還未滿月,就被人偷走了。

那時候,他的母後就和瘋了一樣。

到處找他的弟弟。

如今想來,那段日子,是他最開心的日子。

慕宴琅向來對男人的容貌不甚在意,他之所以說完之後,就遠遠的離開。

隻是因為看慕棄的模樣,似乎是不希望彆人提到他的臉。

剛那

驚鴻一瞥,不得不承認,他皇兄的容貌,讓人無比驚豔。

和他的陽剛俊朗完全不同。

那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妖豔。

慕宴琅回過神,人已經站在了星海國都城的城門前。

看到人來人往的城門,想到慕棄的話。

他的眼神變得暗沉,心裡莫名有種不安。

慕棄來到城門前,就看到慕宴琅還在城門前站著。

看到慕宴琅,他騎馬上前,在慕宴琅的身後開口道,“五弟,莫非你怕了?”

慕宴琅回頭望了慕棄一眼。

見慕棄冇有因剛纔的事,而有所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