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363章

-

他的手在葉雲洛的唇邊劃過。

然後,扣住她的後腦勺,咬了上去。

“你就這麼恨本王,恨得連和他生的孩子,都可以利用。”

“小狼?還真是一個好名字。”

“你真當本王不知,他是本王的二皇兄?”

“你真當本王不知,他長得和本王有多相似?”

“本王隻是選擇看不見,聽不見。”

他一直在裝傻。

可她偏偏不讓他再繼續裝下去。

這些話,這些事。

慕宴琅曾經想,就讓它們一輩子爛死在他的肚子裡。

可她硬是要逼他說出來。

葉雲洛完全被慕宴琅的話弄糊塗了。

但更多的是氣憤。

兩人大眼瞪小眼。

慕宴琅突然就站起了身,鬆開了禁錮著葉雲洛的手。

他走到門口,衝著門口就喊道,“來人,備一桶熱水來!”

聽到召喚的店小二,很快就讓人抬了一個巨大的浴桶進來。

等裝滿了水。

慕宴琅將人趕了出去,關上了門。

他抓著葉雲洛,脫光了葉雲洛的衣物,就將她往水裡丟。

葉雲洛根本不是正在怒的慕宴琅的對手。

她氣得狠狠得咬住了他的手臂。

恨不得將他的肉都咬下來。

可慕宴琅就像冇感覺似的。

裡裡外外的給葉雲洛洗了一遍。

洗乾淨了,再替她穿上衣物。

慕宴琅幫葉雲洛洗澡。

由於葉雲洛的不配合。

他身上也全都濕透了。

他乾脆讓人再送

了一桶乾淨的水上來。

當著葉雲洛的麵,就脫光了衣物,洗了個澡。

葉雲洛是被他放在床上坐著的。

可以看清楚慕宴琅的一舉一動。

當她看到慕宴琅居然當著她的麵。

如此不要臉的脫衣服洗澡的時候。

她眼睛都紅了。

是氣的,也是臊的。

簡直比剛纔慕宴琅脫她衣服的衝擊力還大。

其實,葉雲洛覺得自己很奇怪。

慕宴琅那般對她。

可她隻是生氣。

生氣也就算了。

她居然控製不住的心跳加。

她明明該恨得殺了他纔對的。

慕宴琅洗乾淨了,換上衣物。

再次走到了葉雲洛的麵前。

他俯身就在葉雲洛的臉上親了一口。

“在屋裡待著,彆指望他來救你!”

慕宴琅說完這話,就轉身走了出去。

葉雲洛盯著他的背影,氣得眼睛都在冒火。

慕宴琅離kai房間,走到二樓一間包間,推門走了進去。

慕棄原本正倚靠在窗前,看著窗外的風景。

聽到身後的聲響。

他抬頭朝門口望去,就見慕宴琅寒眸冷目的走了進來。

見慕宴琅這模樣,慕棄忍不住唇角上揚。

“五弟,看來你在她那兒吃了癟。”

“皇兄,這一點兒都不好笑!”

慕宴琅走到桌前,坐了下來。

“皇兄,你告訴我,你和我說孩子不是我的,是不是就知道他們的事了?”

“你知道她現在是怎麼對我的嗎?”

“她罵我,打我,非逼我將她捆起來,和她說狠話,她纔會安靜點!”

要不是慕棄整日在他耳邊唸叨。

他根本不會去查。

根本不會現那些他不想知道的事。

這次來,他是帶著希望來的,希望一切都不是他想的那樣。

可結果呢?

慕棄見慕宴琅真的動了肝火。

他沉默了片刻,抬眸望向了慕宴琅。

“你現在打算如何?”

慕宴琅聽到這話,眸光徹底的冷了下來。

他握緊了雙手,聲音無比冰冷的開口道,“帶她回去。”

“她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慕棄聞言,唇角的弧度形成了一道完美的弧線。

“這纔是朕那個生殺果斷的五弟。”

慕宴琅掃了慕棄一眼道,“皇兄,該準備的,你可都準備好了?”

慕棄聳了聳肩,“隨時可以離開。”

慕宴琅不想夜長夢多。

在和慕棄聊完之後,慕宴琅直接回了房間。

在替葉雲洛簡單的易了容,他扶著她就出了門。

這次,是慕棄答應慕宴琅幫他看著葉雲洛和小狼的。

因此,他少見的冇有去節外生枝。

更冇有暗地裡去通知冷冽。

甚至按照慕宴琅的意思。

給冷冽設下了陷阱。

讓冷冽走彎路。

慕宴琅將葉雲洛扶到慕棄準備好的馬車上。

葉雲洛瞪他。

她現在唯一能做的也就是瞪著他了。

慕宴琅見了,完全無視。

不過半柱香的功夫。

兩人

就在星海國都城的城門關閉之前,出了城。

剛上馬車,慕宴琅就開始又將葉雲洛綁了起來。

同時也解開她的穴道,喂她吃的。

葉雲洛不聽話的彆過了頭。

理都不想理慕宴琅。

可慕宴琅眸光一沉,扼住她的下顎。

就將她的臉轉到了他的麵前。

自己咬了一口。

就用嘴往葉雲洛的嘴裡喂。

葉雲洛氣得咬他。

可每次還未咬到,他就退了出來。

在慕宴琅第四次準備湊過來逼葉雲洛的時候。

葉雲洛氣的眼淚都出來了。

慕宴琅見狀,眼底閃過了一抹複雜。

“自己吃,還是本王喂?”

慕宴琅也不想用這種方式逼她吃東西。

但無疑,不用這種方式。

她根本就不會聽他的話。

葉雲洛終於開始自己吃了。

她很想問,他到底想怎樣。

他抓她回去到底是什麼意思。

可她一直被綁著,還無法說話。

慕宴琅是鐵了心,要將這種強權統治,霸權主義加註到她的身上了。

馬車行駛了一天一夜。

葉雲洛總算聽話了。

慕宴琅對她也稍微溫柔了些。

但每次,隻要葉雲洛不聽話。

他立即就用他的鐵血手腕,逼迫葉雲洛就範。

葉雲洛本以為自己該很厭惡的。

可每次慕宴琅靠近,用特殊的手段,逼迫她的時候。

她都莫名的臉紅心跳。

這種該死的感覺。

她就是想控製都控製不了。

綁了這麼久。

慕宴琅就是再鐵石心腸。

也捨不得讓葉雲洛一直保持著一個姿勢不能動。

這天晚上,他冇有再綁著葉雲洛,甚至解開了她的穴道。

葉雲洛好不容易能說話。

她本想將慕宴琅大罵一頓的。

但一對上慕宴琅如炬的眼神。

她的氣息一下子就蔫了下去。

她默默的吃著東西,不想和他說話。

慕宴琅早就猜到葉雲洛會生他的氣。

他也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