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男子被慕宴琅的這眼神看的有些惱火,但明顯這種場合,即便是他,也不能輕易挑起事端。

葉雲洛拉著慕宴琅坐到了他們二人的固定位置,慕宴琅臉色的表情還是冷冷的,似乎還在為方纔的事生氣。

這男人,似乎隻會為了她的事,而有動怒的表情。

“慕宴琅,彆氣了。”

葉雲洛拿起桌上的糕點遞給了他,安撫道,“先吃點東西吧,餓著了可不合算。”

“他是皇兄的表弟,博陽侯府小侯爺。”

慕宴琅望向葉雲洛,突然伸手抓住了葉雲洛的手,他的這句話是在解釋那人的身份。

“恩,你放心,我答應過你的,我不會亂來的。”

皇上的表弟,不也是他的表弟,那應該是太後母族的人,怪不得對慕宴琅都敢如此。

慕宴琅聽到葉雲洛的保證,抓著她的手更緊了一分,隨即放下。

他冇有接葉雲洛遞過來的糕點,而是繼續盯著那個還在喝酒玩樂的博陽侯府小侯爺。

那眼神冷的,即便是坐在慕宴琅身側的葉雲洛都能感覺到,而何況是直接被慕宴琅盯著的人。

博書岩察覺到慕宴琅的視線,朝慕宴琅所在的方向望去,可那邊除了慕宴琅,還坐著其他的王爺,他仔細看慕宴琅,又覺得不可能是他。

畢竟,在他眼裡,他對這個半路冒出來的表哥,是不屑一顧的,甚至以有這麼個表哥為恥。

他就是故意的,他見不得這個半路冒出來的野東西,搶走本該屬於他的東西。

“五弟,五弟妹。”

“琅王,琅王妃。”

拋去博書岩不提,待在宮內的其他人,陸陸續續的進場,很快就將所有的座位坐了個滿,不少人見到慕宴琅和葉雲洛,表麵的麵子,還是給了些。

原本,這招呼他們是不打算打的,但今日白天發生的事,隻要是有點暗線的人,全都得到了訊息。

這樣一來,敢找慕宴琅和葉雲洛麻煩,或是說些不入耳的風涼話的人,自然是少了。

他們可不認為他們在皇上的心目中,地位能比齊王和琉王還重。

要知道,皇上可是剛為琅王,懲處了這兩位王爺。

慕宴琅心情不佳,麵對這些打招呼的人,他從頭到尾都冷著張臉,渾身冒寒氣。

葉雲洛見這些人雖是表麵功夫,但也還是還了他們點兒表麵功夫。

就她對慕宴琅的瞭解,她毫不懷疑,這些人要真惹得她家這個男人動真格,指不定她還冇開始鬨,她家男人就會親自動手將這宮宴鬨個天翻地覆。

對於野性難馴的男人,她可不覺得,他控製自己脾氣的時間能達到好幾個時辰。

眾人見慕宴琅冷著臉,一副要殺人的模樣,一句話不敢多說,各自回到座位,就連敬酒的都不敢敬到他們這桌來。

如此倒是讓葉雲洛省了不少麻煩。

“慕宴琅,彆再盯著那人看了。我餓了,你給我拿些吃的。”

她從早上進宮就冇吃東西,這都晚上了。

慕宴琅聞言,瞧了她一眼,將桌上裝著點心的盤子推到了她的麵前,又繼續冷眸看向博書岩。

葉雲洛見狀,直接拿起一塊糕點,朝他嘴裡塞了過去。

慕宴琅冇張嘴,察覺到葉雲洛居然在喂他吃的,眉宇皺得更厲害。

見葉雲洛看著他,抬了抬下巴,他有些不自然的彆過頭,從她手裡將糕點奪了下來,自己吃了下去。

“你要不想讓我鬨,你就彆再往那邊看,好好的陪我吃東西。”

慕宴琅總算不再盯著那邊看。

葉雲洛鬆了口氣,就見在她安撫慕宴琅情緒的這段時間裡,宮宴的開場已然結束。

第一個節目正跳到gao潮部分,不少人都開始鼓掌叫好。

葉雲洛對古代的舞蹈冇有研究,但看著倒是賞心悅目。

她在看節目,可嘴巴卻冇有停過,不是她自己在不停的吃東西。

而是,慕宴琅在剛聽到她說,她餓了之後,就一直將東西拿到她的手上,讓她吃。

第一個表演都結束了,慕宴琅還在往她手裡放碟子,好似剛纔的表演,一點兒吸引他的魅力都冇有。

她仔細一看,所有人的桌前都滿滿噹噹的,就他們這一桌,吃的最多。

甚至,慕宴琅還趁著隔壁桌不注意,從隔壁桌,不知道何人哪裡拿了幾碟糕點過來。

慕宴琅見葉雲洛停下,給葉雲洛遞盤子的動作也停了下來,望向她,眼神中還帶著詢問,怎麼就吃這麼點兒?不是餓了嗎?

周圍有人瞧見這一幕,偷偷的議論兩人。

有人在偷笑,也有人在說,琅王果然是窮出來的,不過是參加場宮宴,都要吃這麼多,生怕彆人和他搶。

慕宴琅聽到這些話,隻是冷眸掃了那些人一眼,警告他們閉嘴。

他府上是冇有這些價格高的讓他頭疼的糕點。

可隻要葉雲洛喜歡吃,便是多吃些,又何妨?

這些人的眼神,和偷偷議論的話,不隻是慕宴琅聽到了,葉雲洛也聽到了。

他們現在是冇有銀子,可冇有銀子就該被這些人瞧不起嗎?

皇上應該是知道慕宴琅麵臨的境況的,可他竟還是冇有給他任何的財產,任由他被人笑。

這樣的皇上,當真如眾人表麵看到的那般,是對慕宴琅好?

她看著身側麵無表情的慕宴琅,突然莫名的心疼,這兩年多來,他都是在這樣的嘲笑聲中度過的,或許彆人不敢當麵笑,可背地裡,又有多少人瞧不起他。

慕宴琅見葉雲洛眼中閃過了一絲暗淡,還以為是這些人影響了葉雲洛的情緒。

他看了眼桌上的糕點,一手就將它們全都丟到了一旁,安慰葉雲洛道,“不吃了,本王回去給你買。”

葉雲洛瞧見慕宴琅這有些孩子氣的舉動和不瞭解真相的話,握緊了他的手,將心裡的難受都憋了回去,拉出一抹微笑道,“王爺,這些都是皇宮裡的禦廚做的,外麵是買不到的。”

慕宴琅聞言,沉默了片刻,一本正經道,“等宴會結束,本王向皇兄將這個禦廚要回府,讓他給你做。”

“慕宴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