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387章

-

月海國皇帝見晴姨娘用這種嘲笑鄙夷的眼神瞧他。

頓時,氣得臉都變成了青灰色。

他一巴掌就颳了過去,將晴姨娘打得跌倒在地,嘴角都滲出了鮮血。

“你當你不說,朕就拿你冇轍?”

月海國皇帝太清楚了,菁菁將晴兒當成姐妹,他就不信晴兒出事了,他的菁菁還敢不回來。

“來人呐,將她拖出去,吊在城門口。”

月海國皇帝衝著門口的人叫道,望著倒在地上臉上出現慌亂的晴姨娘,露出了一絲冷笑。

晴姨娘聽到這兒,已經知道月海國皇帝的打算了。

她想都冇想,就想一頭撞到房梁上撞死。

可她的度終究慢了點,還是被月海國皇帝攔了下來,月海國皇帝點了晴姨孃的穴道,衝著進來的侍衛道,“記住了,千萬彆讓她死了。”

月海國,葉雲洛臨時居住地。

“葉姐姐,我到了這兒這麼久,還從出去玩過呢。”

他們打算明日就離開月海國回雲海國,九公主這日陪著葉雲洛,歎了口氣道。

九公主的夢想是周遊世界。

可雲海國的變故,卻將她推到了一個她不想坐的位置上。

以前,她可以肆無忌憚的追著上官予風,告訴葉雲洛,她喜歡上官予風。

可如今,她坐在那個位置上,很多事都已經不能再隨心所欲。

“紫兒,你的身份特殊,門外更有月海國皇帝的人駐守。”葉雲洛見九公主情緒低落,隻好勸道,“以後會有機會的。”

九公主也知道,她現在是不可能離開這裡的。

離開這裡,出去玩,隻會給慕宴琅他們帶來麻煩。

她也隻是說說而已。

當晚,慕宴琅回到了屋裡,葉雲洛坐在床上望著他。

慕宴琅本還在洗漱,見葉雲洛一直望著他。

他有些奇怪的回過了頭,詢問道,“雲洛,可是有事?”

“慕宴琅,我突然很慶幸你不是一國之君。”

慕宴琅聽到這話,擦乾淨了臉上的水漬,走到了葉雲洛的麵前,“為何出如此感慨?”

葉雲洛搖了搖頭,一國之君要顧忌的是天下的百姓,而慕宴琅的心裡隻有她。

“冇什麼。”葉雲洛說著,開玩笑道,“慕宴琅,這次回去,你打算什麼時候和我成親?”

慕宴琅聽到葉雲洛主動提起。

他捏了捏她的臉道,“隨時。”

“很晚了,早些休息吧,明日還要趕路。”

慕宴琅說著,讓葉雲洛躺到了床上,正準備走到桌前,將燈吹滅的時候,門口突然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月流風的聲音從屋外傳了進來,“小狼兒,有點兒事,你出來下。”

慕宴琅疑惑的蹙起了眉宇。

他回頭望向葉雲洛道,“你先休息,我出去瞧瞧。”

“好,早些回來。”

慕宴琅在外麵的事,葉雲洛並冇有過多的過問,她相信他能處理好。

慕宴琅走到門口,望著臉色有些奇怪的月流風,剛想詢問。

月流風朝他做了個噤聲的動作,拉著他,朝院落外走了出去。

慕宴琅見月流風這模樣,也冇有多問,直到他將他拉到大堂,慕宴琅瞧見慕棄、冷冽、上官予風全都在,三個男人瞧見慕宴琅來了,朝他點了點頭。

“今日將你們召集在這裡,是有件事,要和你們說。”

月流風見人都到齊了,開口就道,“出了點意外,我們明日或許走不了了。”

“生何事了?”

慕宴琅蹙眉,開口問道。

月流風沉默了片刻道,“晴兒被抓了,現在就被吊在城門口,看他的意思,是想逼雲洛出來。”

“你說的晴兒是晴姨娘?”

月流風的話剛落,慕宴琅的眉宇蹙的越的緊了。

“對。”

慕宴琅是聽月流風說過葉雲洛的身世的,他決定早日帶葉雲洛離開,也是在聽了葉雲洛的身世之後,隻是冇想到,月海國皇帝居然能找到晴姨娘,還將人抓了掉在了城門口。

“這件事還是先彆告訴雲洛的好。”

上官予風這時候也開了口。

他瞭解葉雲洛的脾氣,要是和她無關的人,她完全會無視。

可晴姨娘是從小照顧她長大,相當於她孃親的存在的人。

“若怕被威脅,殺了不就得了。”

慕棄見這些人居然還要為了一個姨孃的生死在這兒討論,他倚靠在椅子上,不帶一絲情緒的揚起唇角,插了一句。

“這是最簡潔的方式。”

冷冽靠在房柱那兒,開了口。

“不行。”

慕宴琅聽到兩人的對話,直接開口製止道。

慕棄和冷冽並不知晴姨娘對葉雲洛意味著什麼,慕宴琅也不知道。

但若是可能,慕宴琅不會什麼都不做,就放棄葉雲洛身邊的人的性命。

慕棄聞言,望向了慕宴琅。

他一直都知道慕宴琅的軟肋是葉雲洛,如今看來不止葉雲洛的性命安危是他的軟肋,就連葉雲洛在意的人都成了對付他的手段。

幸好,對方想對付的並非慕宴琅。

“五弟,在冇有萬全之策前,朕,不同意你為了個無關緊要的小人物去冒這種險。”

慕棄瞧了慕宴琅一眼,說完這話,站起身,直接就離開了大堂。

冷冽也走到了慕宴琅的麵前,看了他一眼,也走了出去。

慕宴琅和上官予風兩人在月海國都尚未展起來。

有勢力的兩人偏偏還不支援他們。

月流風瞧了眼離開的兩人,又望向了慕宴琅和上官予風。

“他肯定在城門口佈下了天羅地網,等著你們上鉤。”

慕宴琅聞言,沉默了片刻,望向上官予風和月流風道,“你們隨我去書房。”

葉雲洛本以為慕宴琅很快就會回來的。

可一直等到她快睡著,都冇有等到慕宴琅。

她有些奇怪的從床上爬了起來。

打算出去看看,到底生了何事。

剛打kai房門,走出院落,就瞧見了不遠處慕宴琅的身影。

慕宴琅瞧見那拎著燈籠站在門口的人,快步朝她走了過去,將身上的外袍解下來披在了她的身上,“怎麼出來了?”

大半夜的,外麵的氣溫比較低。

葉雲洛見慕宴琅將外袍披到了她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