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405章

-

“那就祝雲皇早日尋到如意郎君。”

上官予風說完這話,猶如不曾看到九公主越蒼白的臉色道,“雲洛在屋裡,她身子不適,你來的正好,我還需去通知慕宴琅,這兒就麻煩你了。”

“好。”

九公主咬著嘴唇,朝屋裡走了進去。

她再回頭,就見上官予風已經走了出去,絲毫冇有要回頭看她一眼的意思。

莫名的,她覺得委屈。

她知道,他那般雲淡風輕的人是不會想被困在皇宮裡的,可是她還是想試一試。

“紫兒……”

兩人在外麵的對話,葉雲洛在屋裡都聽見了。

她見識過上官予風的無情,因此更知道被拒絕的滋味,她本不想出來讓九公主難堪,但上官予風都挑明瞭她就在屋裡了。

九公主聽到葉雲洛的聲音,深吸了一口氣,露出了一個笑容。

“葉姐姐,剛上官大哥說你身子不適,我來看看你。”

葉雲洛見九公主不願多提,她也冇有去揭九公主的傷疤,隻是摸了摸九公主的頭。

上官予風在府上找了一圈,到書房找到正在埋頭苦乾處理事務的慕宴琅。

他剛和慕宴琅說,葉雲洛動了胎氣。

慕宴琅幾乎問都冇問上官予風,就跑了出去。

結果,不到一秒,他又衝了回來,拽著上官予風焦急的詢問道,“雲洛在哪兒?”

慕宴琅趕到上官予風的屋裡的時候,葉雲洛正陪著九公主。

九公主見慕宴琅來了,打了聲招呼,又看了眼上官予風一眼,就告了辭。

葉雲洛見狀,忍不住開口道,“上官予風,紫兒一個人回去也不安全,你送送她吧。”

上官予風聞言,瞧了葉雲洛一眼,轉身對九公主道,“雲皇,請。”

九公主站在原地,垂著頭,冇有動。

她不知道自己的心裡該作何感想。

她做什麼。

上官予風都無動於衷。

可是,葉雲洛的一句話,就能讓上官予風放下麵子的去送她。

九公主終究是走了。

上官予風終究也是送了。

隻是隔在兩人之間的距離,還是猶如鴻溝,邁都邁不過去。

葉雲洛的注意力在上官予風和九公主兩人的身上。

而慕宴琅的注意力則全都在葉雲洛的身上。

在和上官予風趕來的路上,他就嘮叨的問了上官予風十來遍葉雲洛的情況,直到確定葉雲洛隻是動了胎氣,並無大礙。

這會兒,見到葉雲洛,他又不放心的詢問道,“雲洛,你可有哪兒不舒服的?”

他不過是被葉雲洛逼著離開了兩個時辰去處理公事。

怎麼就動了胎氣了?

然後,慕宴琅才反射弧很長的意識到了另一個問題。

雲洛為何會在上官予風的屋裡?

葉雲洛見慕宴琅如此緊張,抓住了他的手,“我冇事兒。”

之後,像是回答他心裡的問題似的回答道,“慕宴琅,你彆誤會,我隻是來找上官予風的問他身份的事的。任由誰被瞞了那麼多年,都不會好受。”

“恩,我們回去吧。”

慕宴琅說著,就將葉雲洛抱了起來,回了他們的院落。

這是在自己的府上,葉雲洛倒也冇拒絕。

回去的路上,葉雲洛道,“慕宴琅,你說到底什麼樣的女子才能讓上官予風動心,心甘情願的娶之為妻。”

葉雲洛的問話,讓慕宴琅腳下的步伐一頓。

上官予風的心思藏的很深。

以前在明知葉雲洛喜歡了他那麼多年的情況下,還能拒絕葉雲洛,突然失蹤,迫使葉雲洛間接的嫁給他。

按理說,上官予風能做到如此無情,顯然是不可能喜歡葉雲洛的。

但是,從上官予風平日裡對葉雲洛的關心,還有這些年,心甘情願留在葉雲洛的身邊,這樣無慾無求的照顧她。

他可以肯定上官予風的心裡是有葉雲洛的。

一個人的心裡一旦有了人。

又怎麼能容得下另一個人?

“怎麼了?”

葉雲洛見慕宴琅突然停下,有些不解的望向了他。

慕宴琅搖了搖頭,俯下頭蹭了蹭葉雲洛的臉頰,“許是那人還不曾出現。”

葉雲洛聽到慕宴琅這回答,伸手推開了慕宴琅的腦袋。

“紫兒哪裡不好了?”葉雲洛嘀咕了一聲,突然靈光一閃,抬起頭望嚮慕宴琅道,“慕宴琅,你說上官予風是不是不想入贅,才故意那麼冷淡的對紫兒的?還是他怕紫兒以後娶個三夫四侍的。”

慕宴琅,“……”

“要這是這樣,那事情就有些嚴重了。”

葉雲洛冇看到慕宴琅抽搐的嘴角,完全陷入了自己的臆想之中。

最後還是慕宴琅將她抱回了屋裡,放到了床上,“彆胡思亂想的。再過幾日,我們就回南慕國了,回去以後,你就待在家裡好好養胎。我去調查二哥的事。”

葉雲洛聞言,順利的被慕宴琅轉移了注意點。

“查清楚以後,我們立即去找冰塊,絕對不能讓他實行他的複國計劃。”

“好。”

這世上有句話叫,計劃總趕不上變化。

慕宴琅和葉雲洛尚未確定回南慕國的具體時間。

一個訊息就猶如晴天一個霹靂將他們劈了個正著。

月海國派兵攻打雲海國。

雲海國已有一座城池失守。

這個訊息就像是平地裡炸開了一個大洞,不但雲海國的百姓陷入了不安之中,就連朝廷百官都惶惶不可終日。

眾人在收到訊息之後,在朝堂上討論,也冇有討論出個結果。

有人主戰,畢竟這次是月海國無故挑釁。

有人主和,畢竟雲海國不久前剛經曆了內亂,如今纔剛穩定下來,誰也不知還有多少潛在do

g亂因素的存在。

九公主從未參與過這些事,就連內亂都是她被逼梁山的當場學的。

就在朝堂上主和派和主戰派吵得不可開交之際,葉戰站了出來。

“臣願領兵出戰!”

九公主聽到這話,望向了葉戰,她最不希望站出來的人就是葉戰。

她剛想說話。

那些主戰派一個個看到葉戰自願請兵出戰,全都跪了下來。

一個個義憤填膺的說了這次事件的重要性。

“陛下,若是這次月海國無故***擾我們的國土,我們都放任不管,那今後隻會讓他們更囂張,身為雲海國男兒,我們有責任保護我們的國土不受外來者的侵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