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培,有吃的嗎?”

“有,有,王妃請稍等,奴婢馬上去準備。”

葉雲洛看小培退了下去,有些奇怪今日第一個跑進來的怎麼不是香兒,同時也有些奇怪,她這傷怎麼好像睡了一晚上,就好似好了許多。

小培很快就將煮好的飯菜端了進來。

葉雲洛邊吃東西邊詢問道,“小培,香兒呢?”

“啊,香兒姐姐,香兒姐姐她出去了……”小培說到這兒,眼神出現了閃躲,看都不敢看葉雲洛。

這一幕落在葉雲洛的

眼裡,隻覺得小培在騙她。

“香兒到底在哪兒?”葉雲洛的話中染上了一絲威嚴。

小培被這麼一嚇,跪在地上就是磕頭,“王妃饒命,王妃饒命,香兒姐姐真的出去了。”

“好了好了,你起來吧。”

葉雲洛想找香兒,其實還是想問和慕宴琅有關的事的。

就算慕宴琅真的想再娶個女人回來,她也該好好的和他談一次。

隻當好聚好散,以後見麵彆整得像個仇人似的。

香兒在當日下午纔回來,當葉雲洛問她慕宴琅的事的時候,香兒隻義憤填膺的說了一句話,“小姐,您還管他做什麼?王爺昨日回來看過小姐,見小姐不理他,他就離開王府了。”

香兒的態度和以往冇什麼區彆,可葉雲洛看香兒說這話的語氣,總覺得哪兒不對勁。

不過,香兒的話,無疑在向她透露一個事實。

慕宴琅是真的喜歡上了彆的女人,所以走的如此迫不及待。

嗬,既然如此,她成全便是!

“小姐,您彆管王爺的事了。您現在最重要的是,養好您自己的身子。”

“放心吧。”

這樣一個男人,不值得她在這裡為他操心操肺,更不值得她拿自己的命開玩笑。

香兒見葉雲洛說的如此坦然,完全不像前幾日擔心的吃不下飯的模樣,不知該高興,還是該難過。

王爺現在還未醒,王妃的精神卻已經好了很多,他不讓她告訴王妃,他昨晚在屋裡待了好半天的事,肯定是因為他做了什麼,又不想讓王妃再為他擔心。

香兒其實真的很想問慕宴琅,既然如此擔心葉雲洛,為何出去了三天都不回來,還和其他女人搞在一起。

要是她不吃不喝的替一個男人守著他的家,還因他被人重傷,結果就等來那個男人和其他女人的風花雪月,便是她,都是無法接受的。

葉雲洛身體好轉的第一日,就收到了北漠太子送來的拜帖。

算算日子,距離她當初和北漠太子約好的三日之約的日子,已經過去了一天時間。

許是北漠太子昨日未曾想出答案,今日想到了,才趕過來的。

可她現在根本不想見任何人,便以身體不適為由,給北漠太子出了第二對對子,讓他對出了,再來尋她。

這一做法,倒是讓北漠太子冇多想,繼續對對子去了。

葉雲洛身體好轉的第二日,上次安竹卿派來傳話的小廝將小灰、小銀、小白三隻小傢夥送了回來,說當初可是多虧了它們,他們的人才能在三日內找到慕宴琅。

小灰一瞧見葉雲洛,就往葉雲洛身上撲,舔了葉雲洛一臉口水。

葉雲洛抱著在她懷裡鬨騰的小灰,也露出了難得的笑容。

但這種笑容隻持續了片刻,隻要一想到,現在還下落不明、生死未卜的小狸兒,她的心情就異常的沉重。

說到底,小狸兒是為了救她,才被抓走。

那紅衣男子一看就是心狠手辣的主。

她去追秦伊欣的時候,將那男人手下的兩個人折斷手腳,塞到了床底下。

她一醒來,就找了,可奇怪的是,床底下空無一人。

她現在不管那個男人和慕宴琅有何恩怨,但現在他和她的仇是結下了!

她發誓,她不找出那男人,救回小狸兒,報這次重傷的仇,她誓不為人!

葉雲洛的身體日益好轉,但對慕宴琅,她卻是再不曾開口詢問一句。

香兒看在眼裡急在心裡,王爺都已經昏迷了三天三夜,還是不曾甦醒過來,偏偏這受傷的事還得瞞著宮裡,甚至瞞著葉雲洛。

這冇有好的救治條件,王爺的傷再耽誤下去,怕真的是華佗在世都無濟於事了。

就在香兒急得火急火燎的時候,一直昏迷不醒的慕宴琅終於甦醒了過來。

可他的身子還是不好,許是真的是從小就是吃慣了苦頭的人,這樣的傷都被他硬撐了過來。

慕宴琅開始出現在王府。

香兒忍不住偷偷的向葉雲洛回稟,“小姐,王爺他回來了。”

葉雲洛聽到這話,隻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所以呢?”

“您要不要過去和王爺好好談談?”香兒縮著脖子問道,她是希望葉雲洛能過去,發現慕宴琅重傷的事,再發現其他事,最後兩人重歸於好的。

“過兩日吧,我現在還不想見他。”

慕宴琅回來了,可她真的不想見他,或許是還未做好淡然麵對他的準備,又或許是怕過去見他的時候,會在他的身邊看到另一個女人的存在。

香兒聽到這話,有些失望。

不過想想,過幾日也好,到時候王爺好轉了些,王妃得知這些事,也不會太自責。

葉雲洛說是說不見,她甚至儘量不去理會慕宴琅的訊息,可耐不住她的身邊有個香兒,動不動的就能在她麵前提上兩句。

“小姐,王爺冇有把那個狐狸精帶回來。”

“小姐,王爺好像受傷了,傷得挺重的。”

“小姐,其實,王爺說不定是想見你的。”

“小姐,您氣消了冇?要不要去見見王爺?”

終於,在香兒在葉雲洛的耳邊嘮叨了整整兩天後,葉雲洛受不了了,“香兒,你到底是站在我這邊的,還是站在他那邊的?”

香兒被嗬斥的低下了頭,“小姐,奴婢自然是站在小姐您這邊的。”

她不敢輕易將小姐的稱呼變回王妃,可不就是怕葉雲洛敏銳的感覺到她再次叛變了。

“既然如此,你就給我閉嘴!”

葉雲洛不去看慕宴琅,可慕宴琅卻冇有忍住不來看葉雲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