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事,不是香兒說的。

以前的香兒最愛在葉雲洛的耳邊氣急敗壞的說秦伊欣的事,因為她知道葉雲洛對慕宴琅冇感情,隻有多說些這樣的事,才能讓葉雲洛的視線放到慕宴琅的身上。

可如今情況不同了,便是香兒都知道,有些事不能說。

這些事,是單純的在為葉雲洛叫冤的小培傳回來的。

小培傳回這些話後,就被香兒叫了出去,二話不說,臭罵了一頓。

香兒罵完小培,回到屋內,就對葉雲洛道,“小姐,您彆聽小培胡說。那狐狸精不是說,她是她爹硬塞給王爺的嗎?王爺這人重情義,所以……”

香兒的話還未說完,就見葉雲洛笑著道,“我也是我哥硬塞給他的,不是嗎?”

香兒,“……”

“香兒,你不用再為他找藉口了,他既然對彆人有情,這王妃的位置,我也不是非要不可的。他若想給彆人,拿去便是。”

此時已是夜幕降臨,漆黑的夜幕冇有幾顆星星。

剛走到門外的慕宴琅,聽到這話,心裡一窒,隻覺得一口血腥味在口腔中瀰漫了開來。

他也知道要解釋,所以他趁著事情還未更嚴重之前,趕了過來。

可站在門口,聽到的就是葉雲洛的這番“心裡話”。

她很久冇在他的麵前提這事了,他以為他可以慢慢的讓她改變心意的,可她一次次的在背地裡,都是這樣想的。

“誰在外麵?”

香兒聽到外麵似乎有動靜,快速跑到門口,打開方門,就瞧見渾身都沉浸在黑暗中的慕宴琅,正站在那兒。

“王爺?”

“你先出去。”

香兒聽到慕宴琅這話,遲疑的看了麵無表情的他一眼,又看了眼葉雲洛,對著兩人行了禮,退了下去。

慕宴琅走到葉雲洛的麵前,站著,不說話。

葉雲洛也冇有如以往那般,見他來就陰陽怪氣的說話,或是和他大吵一架。

“你真的那麼想離開本王?”

慕宴琅的聲音黯啞低沉,猶如被壓抑的琴絃,發出的隻是殘破的聲音。

“是。”

葉雲洛隻有這麼一句話,既然那女人已經被他接回府,那不管他有什麼理由,都不重要了。

結果,就是他答應了娶那個女人。

而她,就算對一個冇有感情的男人,都無法接受頂著那個男人妻子的身份,看那個男人當著她的麵,和其他女人卿卿我我,更何況是對慕宴琅。

“噗――!”迴應葉雲洛的,是噴得她一臉熱的鮮血。

“本王絕不答應!”

葉雲洛還未從慕宴琅吐血這件事上回過神,慕宴琅就已經留下這句話,走了出去。

慕宴琅剛離開,香兒就疑惑的跑了進來。

跑進來一看,見葉雲洛居然一臉都是血,嚇得一聲大叫,“小姐,您這是怎麼了?”

“他竟然被我氣得吐血了。”葉雲洛任由香兒替她擦拭臉上的血漬,喃喃自語道,“若真在意我,何必做出這種事。”

香兒聽到葉雲洛的這句話,替她擦拭血漬的手頓了一下。

最終還是冇有選擇將慕宴琅救葉雲洛的事說出來,王爺既然已經將那個女人帶回來,她也就冇必要再說出這種事,讓她家小姐心軟,再去原諒王爺。

慕宴琅從紫雲洛閣回去清琅院的路上,路過楊麥草居住的紫玉閣,正好被等在院落外的楊麥草瞧見。

楊麥草一瞧見慕宴琅,就叫了起來,“慕大哥,慕大哥。”

慕宴琅尚有些心神撕裂,聽到聲音,隻是停下了腳步,回頭一臉冷意的看著那個追上來的楊麥草。

楊麥草清楚慕宴琅為人極為冷漠,但看在她和她爹救過他的份上,他以往至少不會像這樣渾身寒氣。

看到這樣的慕宴琅,楊麥草有些不敢靠近,但還是深吸了一口氣,露出一絲笑容道,“慕大哥,你不要老是冷著一張臉啦,你這樣會嚇到人的。”

這樣天真善良的女孩,無論是誰,聽到她這樣調皮的話,都會不忍對她凶的。

慕宴琅看著眼前的人,想的卻是葉雲洛。

她若能有楊姑娘一般的乖巧和體貼,該有多好。

可惜,不可能。

“慕大哥,我的臉上有什麼嗎?”楊麥草見慕宴琅一直盯著她看,臉上有些發燙的問道。

慕宴琅認真的眼神帶著一股獨特的吸引力,隻要是被他這樣注視的女子,都會忍不住臣服其中。

“很晚了,回去歇著吧。”

慕宴琅有些累,心口處的窒息感,讓本就不愛說話的他,更不願開口。

楊麥草還想說話,可慕宴琅已經走了。

她其實是想問慕宴琅,何時娶她的,可又怕她這麼急,會引起慕宴琅的反感。

看著慕宴琅離去的身影,楊麥草望向了剛纔慕宴琅走來的那個方向,她有打聽過,住著的人就是那個隻會惹慕大哥動怒,不知廉恥的葉雲洛。

“真是個壞女人,她非得替慕大哥好好的教訓教訓她纔是!”

楊麥草衝著紫雲洛閣的方向,不滿的哼了聲,才轉身回了屋。

楊麥草進院後,紫玉閣不遠處走出了一個嘴裡正叼著一根草的人。

喲,瞧瞧,討厭葉雲洛的可不隻他一個,葉雲洛這是又惹上這個爺自己搞回來的女人了?

司徒城這些時日冇出現在慕宴琅的麵前,也冇出現在葉雲洛的麵前,但府上的事,他都知道,無聊的時候,還是會跑出來,和香兒吵上一架。

反正他不能回家,慕宴琅也冇說要讓他回到身邊,他就這樣玩著好了。

看到慕宴琅自己帶個女人回來,他還是有點兒幸災樂禍的,想當初他救秦伊欣的時候,可冇想讓秦伊欣喜歡上慕宴琅,給葉雲洛添堵。畢竟,他喜歡秦伊欣。

可如今,這新來的,無疑是個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山野丫頭,和從小生活在山裡的王爺,定然有很多共同語言。

王爺要真被吸引了,他倒是可以坐著看葉雲洛的好戲了。

是,他是一時心軟救了葉雲洛,可不代表,他就對葉雲洛改觀了。

他,還是一如既往的討厭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