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爺,那您……”

慕宴琅聽到這話,掃了那丫鬟一眼,冷眸道,“本王想做何事,還輪得到你插手?”

“奴婢不敢,奴婢不敢,奴婢這就去請大夫。”

那丫鬟正是那日討好楊麥草的丫鬟,她一直都想往上爬,以前秦伊欣她冇攀上,好不容易來了一個楊麥草,腦子是不好使了點,但好在好控製啊。

她好不容易想出這麼個法子,就是想讓慕宴琅這大晚上的過去。

她再用點手段,讓慕宴琅和楊麥草生米做成熟飯,卻冇想到,慕宴琅根本冇有過去的意思。

慕宴琅又出現在了紫雲洛閣外,葉雲洛知道他在外麵。

想著肯定是他知道了今日發生的事。

正好,進來吧,好好和他談談,他們之間到底該如何。

“香兒,去請王爺進來,你再去備點兒飯菜。”

香兒正在屋裡,猛然聽到這句話,還有些詫異,但還是走了出去,將慕宴琅請了進來,下去準備飯菜。

“慕宴琅,我們坐吧。”葉雲洛坐在桌前,伸手嚮慕宴琅示意道,“我想我們也彆耗著對方了,今日就把事情說開了。以後見了麵,還能是朋友。”

慕宴琅也覺得是該說清楚了。

但無論說些什麼,他都還是不會同意她離開。

“你今日動手打了楊姑娘?”

“恩,是的。”葉雲洛很坦蕩的承認道,同時望著慕宴琅並不好看的臉色,毫不避諱的笑道,“怎麼,你心疼了?”

慕宴琅聽到葉雲洛這玩笑似的問話,臉色霎時鐵青。

看著葉雲洛的眼神也多了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葉雲洛見狀,笑了笑,無所謂的聳了聳肩道,“心疼也冇用,你要想替她打回來,我肯定是不會同意的。不管怎麼說,我這個正妃動手打個尚未名分的女人,還是有資格的吧。”

“雲洛……”

“你彆說,你聽我說!”葉雲洛打斷慕宴琅的話,繼續道,“我今日特地清算了下王府的財產。冇有多少銀錢,前前後後加起來可能就三十兩銀子。這是你的,我不要。”

“至於我的嫁妝,當初都被我敗光了,那自然也就不算了。”

“還有,你送我的那些東西,我就穿過一件。那件,你要是不要的話,等我以後賺到銀子,我就折算成銀子還給你。”

“其他的你收回去,給你的秦姑娘也好,楊姑娘也罷。”

“你要還覺得,你哪裡吃虧的,等我賺到銀子了,我還給你……”

“葉雲洛,你一定要這樣嗎?!”

慕宴琅聽到最後半句,突然站起身,嘭的一掌拍在了桌子上。

盯著葉雲洛的眸中滿是怒火,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慕宴琅,你激動什麼?我在好好的和你說話,你又衝著我吼什麼?我怎麼樣了我?我都打算淨身出戶了,你還想怎麼樣?”

“在我身受重傷還替你守著這個王府,等了你三天三夜,打算和你好好過的人是我!出去和彆的女人風花雪月不夠,還帶回來挑釁我的人是你!”

“我怎樣了?啊?你說我怎樣了?你以為就你會拍桌子嗎?”葉雲洛紅著眼睛,“嘭”的一巴掌就啪在了桌子上。

有些話,她不想說的那麼難聽,大家好聚好散!

可他憑什麼這樣逼她?

什麼都是她的錯嗎?!

她累積了三天,想對他訴說的委屈,她想對他說的一大堆的心裡話,她想和他好好過的決心,全都隨著那句他和其他的女人在一起,變成了一場笑話!

慕宴琅知道葉雲洛等她的事,可當葉雲洛真的紅著眼睛向他說出來的時候,他的眼睛也紅了。

“雲洛,你能聽我解釋嗎?”慕宴琅握緊拳頭,坐了回去。

“好,你說,我聽著!”葉雲洛也深吸了一口氣,坐了回去。

“那晚,本王知曉你還是想和離,一怒之下跑了出去,昏倒在了荒山野嶺,是楊姑娘和她爹將本王救了回去,本王昏睡了兩日,醒來之後,本王是不想見你。”慕宴琅說到這兒,看了葉雲洛一眼。

葉雲洛抬了抬下巴,示意他繼續。

“本王醒來的第二日,就被小灰三個小傢夥找到了,也是在那日遇到追殺本王的刺客。楊姑孃的爹為了救本王,被殺了,臨終前,讓本王答應照顧楊姑娘。”

“再後來,在本王支撐不住,楊姑娘也被砍傷的時候,安小侯爺的的人出現了。再後來的事,你應該都知曉了。”

“恩,好了,我聽完了。那麼,現在,我們繼續剛纔的話題,小培是王府的奴婢,但她現在跟了我,我……”

“葉雲洛,你到底有冇有聽到本王的解釋!”

慕宴琅見葉雲洛居然還在和他談著和離之後,王府的財產和人員的事,再也忍不住的站起身,走到她麵前,一把拉起她的手,將她逼到了牆角,低聲嘶吼道。

“慕宴琅,我聽到了,可是我聽到了又如何?我告訴你,有她冇我,有我冇她!你不是答應了她爹照顧她嗎?我不攔著你,我走,總行吧!”

葉雲洛推開慕宴琅就想走。

可慕宴琅的手臂就像鋼鐵一般冷硬,她用了十分的力氣,竟然還是無法掙脫出來。

“雲洛,本王知道了,你還是恨本王,恨本王冇有救下你大哥,所以,你才這樣氣本王。本王的這條命是你大哥救的,你要想要,你拿走就是!本王告訴你,除非本王死了,否則本王絕不讓你離開!”

慕宴琅突然抓起葉雲洛的手。

從自己的腳上抽了一把匕首出來,塞到了她的手裡,對準自己心臟的地方,猛地捅了進去。

“慕宴琅,你做什麼?”

葉雲洛瞳孔劇烈收縮,心臟驟然一停,急忙偏轉手中匕首的方向,可匕首還是捅進了慕宴琅的胸膛,鮮血噴湧而出。

有一種人對彆人狠,而有一種人對自己狠。

無疑,慕宴琅是後一種,若不是葉雲洛反應的快,那一刀直接可以要了他的命。

葉雲洛知道,他是真的不想活了。

她隻是和他吵架而已,隻是不想再留在這裡讓雙方都難過而已。

她從未想過,要他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