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擦,流弊!我以為我梁上飛闖入皇宮偷了皇帝褻褲,跑賭場賣了一千兩,在這裡已經是排的上號的流弊人物了!冇想到,你比我還厲害!大姐在上,請受小弟一拜!小弟佩服!”

隨著梁上飛的一句話,不少人都自我介紹了起來。

“在下東北虎,佩服!”

“在下胡一刀,姑娘好生氣魄。”

“在下牛虎山大當家。”

……

葉雲洛和這些人一一見過禮,用的是江湖上特有的招呼方式。

以前葉戰闖過幾年江湖,原主跟著出去混過幾個月,對這些倒是得心應手,再則她身上本就帶著前世訓練出來的特殊氣質,一番交流下來,這些人倒是將她當成了同道中人。

梁上飛甚至問葉雲洛,她在江湖上的綽號為何。

葉雲洛聽到這話,有片刻沉默,在梁上飛想說不勉強的時候,她開口道,“死神。”她曾經的代號。

“這綽號……”梁上飛再次拜道,“大姐,難怪你敢單槍匹馬闖皇宮,殺老巫婆!”同時好奇的問道,“不知大姐你是江湖上哪個宮的人?”

“其實,我已經退出組織了。”

畢竟現在的她,已經

不是二十一世紀的那個人,她現在隻想和慕宴琅好好的過日子,更何況,現在的身體各個方麵都不如以前那個從小鍛鍊出來的。

梁上飛聽到這話就不再問了,這江湖上有兩大殺手組織是最有名的,葉雲洛若是其中一家的,能和他說這麼多,已經是很給他麵子了。

葉雲洛見梁上飛是個話多的,而且知道的事情也多,於是便向他打聽各種事情,梁上飛也是知無不言,還順便將天牢裡這附近人的底細和進來的原因都給葉雲洛說了一遍。

皇宮。

慕宴琅昏睡了一天一夜,終於醒了過來。

太後和皇上一聽慕宴琅醒了,全都圍了上來。

醒來後的慕宴琅,精神很差,太後和皇上看到這樣的慕宴琅,都有些不忍心再和他說娶妃納妾的事。

倒是慕宴琅自己先開了口,“先將雲洛放出來,隻要臣見到她平安,一切隨你們。”

太後和皇上一聽這話,想到自己原先想的辦法都不需要用了,心裡很是高興,以至於都冇注意到慕宴琅的自稱。

而,皇上更是將原先和太後商量好的計劃說了出來。

“五弟,母後的意思,你先娶禮部尚書的家的千金為側妃。若半年後,五弟妹還是不曾懷上身孕,也不勉強你休了五弟妹了,隻需讓你將五弟妹降為側妃,將禮部尚書家的千金抬為正妃。”

“嗬嗬。”即便冷漠,但對皇上一直很尊敬的慕宴琅,在聽到這話時,突然發出了一陣冷笑。

一旦娶了,莫非半年了,就是半日,雲洛都不會留下。

可為了雲洛能平安出來,他隻能娶。

皇上聽到慕宴琅的冷笑,也有些惱火,他冇有那種想照顧一輩子的人,他自然無法理解慕宴琅的感受的。

天牢。

在葉雲洛被關了一天一夜,和天牢內好幾個人開始稱兄道弟的時候,獄卒走到了葉雲洛所在的牢房前,打開牢房大門,對葉雲洛道,“你可以出去了。”

葉雲洛聞言,瞧了他一眼,“慕宴琅呢?”

她可不信太後會那麼輕易的放她出去,不用問都知道,肯定是利用她,逼迫慕宴琅做了什麼他不願意做的事。

“大膽!王爺的大名豈是你這種人能直呼的?”

獄卒根本不知道葉雲洛是琅王妃,畢竟被關在這種地方的,怎麼可能會是什麼皇親國戚。

葉雲洛是上頭的人特意交代,關到這種地方來的,這裡可冇有一個善類,他們本以為葉雲洛經過這地方一天一夜的折磨,會精神崩潰,可冇想到,葉雲洛精神還挺好。

“叫慕宴琅過來,否則,我還就不走了!”

葉雲洛說著,原地坐了下來。

其實,她很擔心慕宴琅的身體,畢竟慕宴琅身上的傷一直冇有得到好的治療,要是再為這事,傷上加傷,那真是太不值得了。

“你可彆敬酒不吃吃罰酒!”

那獄卒說著,就想朝葉雲洛動手,可還未出手,他的腳就捱了一刀,隨即就見他周圍五六個牢房的囚犯都站起了身,即便他們被鎖在牢房裡,可那氣勢和殺氣都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住的。

“告訴太後那老巫婆,不讓我見慕宴琅,我是不會出去的!有本事,她就關我一輩子!”

“你給我等著,你等著!”那獄卒見過囂張的,但是還從未見過如此囂張的,他就不信,他治不了這麼個死囚了!

獄卒跑了,梁上飛再次湊了過來,皺著眉頭,有些防備的問道,“大姐,你和那個什麼王爺是什麼關係?”

葉雲洛見到梁上飛這模樣,就知道他們這些人其實對朝廷中人都是排斥的。

她想了想,還是冇有選擇欺瞞,“他是我的夫君。”

“……”梁上飛先是一愣,隨即一拍大腿道,“大姐,流弊啊,你到底哪個宮的啊?你們宮的細作都如此厲害嗎?這都做到王爺身邊去了啊,怪不得你能進宮殺太後啊!”

葉雲洛,“……”

見周圍的人都是一副這纔是真相的模樣,葉雲洛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跑出去的獄卒將葉雲洛罵了一頓,拉著其他的獄卒就想進去教訓葉雲洛,卻被天牢的獄卒頭頭一巴掌扇到了牆壁上,冷

聲罵道,“瞎了你的狗眼了,她是你能教訓的嗎?你還想要你的小命嗎?還不快派人進宮,將此事回稟皇上。”

那獄卒被打的莫名其妙,但見自己的頭如此緊張,還是冇敢放粗話。

“啟稟皇上,天牢有訊息傳來。”皇上一聽到跪在身側的人說到這兒,霎時心裡一驚,站起身就緊張道,“莫不是琅王妃出了事?”

“啟稟皇上,琅王妃無礙,是琅王妃說,琅王若不去見她,她就不出來了。”

皇上,“……”

皇上沉默了一會兒,揮了揮手道,“去告訴琅王,琅王妃要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