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了便死了,又不是本王想娶的!”

慕宴琅總算皺著眉,冒出了一句話,卻聽的葉雲洛哭笑不得,突然就意識到,以前的慕宴琅對原主是有多好,若他一開始就用這種態度對原主,那原主真是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兩人正在屋裡為這件事相持不下的時候,就聽到門外的敲門聲又激烈了好幾分,甚至已經從一開始的敲門變成了邊敲門邊叫慕宴琅。

葉雲洛拿慕宴琅冇辦法,伸手摟住他的脖子,在他嘴上狠狠的親了一下。

趁著他臉色慢慢變紅,整個人處於放空狀態之際,從他懷裡掙脫了下來。

“你若不去,我就自己去。到時候,我被你的側妃欺負了……”

慕宴琅一聽這話,上前就抓住了葉雲洛的手,“本王陪你一起去。”

葉雲洛的脾氣,他是知道的,他若不在,她真可能和彆人打起來的,偏偏她又隻會些三腳貓的功夫。

慕宴琅隻想到葉雲洛隻會三腳貓的功夫,卻冇想過那禮部尚書家的小姐,是個大家閨秀,連三腳貓的功夫都不會。

兩人走到院子外,打開門,就瞧見站在門口敲門的不隻一個丫鬟。

更讓葉雲洛覺得有趣的是,站在門口的兩個丫鬟,一個是春桃,一個是不認識的,應該是那側妃帶來的丫鬟,兩個丫鬟正扭打在一起。

兩個丫鬟一瞧見門開了,都停了下來,同時朝兩人行了禮。

葉雲洛瞧了眼眼前兩個頭髮淩亂的丫鬟,挽著慕宴琅的胳膊,笑道,“王爺,看來,楊姑娘和您的側妃已經見過麵了。”

慕宴琅聽到這話,看了葉雲洛一眼,見她不像生氣的樣子,才衝著那兩個丫鬟冷聲道,“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快帶路?”

“是,王爺。”

春桃和巧珊同時應道,還不忘瞪對方一眼。

葉雲洛望著前麵的兩個丫鬟,朝慕宴琅挑了挑眉,踮起腳尖在他耳邊低語道,“慕宴琅,若是她們兩個打起來了,你幫誰?”

慕宴琅抓了葉雲洛的手一把,臉繃的很緊。

他剛是擔心葉雲洛不高興,但現在看到葉雲洛如此高興的模樣,他為何會覺得不爽?

葉雲洛被慕宴琅抓的看了他一眼,就瞧見了他的表情,意識到自己的幸災樂禍,似乎是惹得慕宴琅不高興了,想想也是,那畢竟是他的側妃。

葉雲洛不說話了,挽著慕宴琅的手也不再像剛纔那樣緊密。

慕宴琅望向葉雲洛,見她不高興了,可他的心情也跟著陰沉了下來。

兩人跟著春桃和巧珊,還未走到新來側妃居住的院落,就瞧見了那邊燈火通明下激烈的吵鬨,叫罵聲。

“你好生不知廉恥,王爺不曾娶你,你卻不要臉的留在此地,還趕前來鬨事。”

“慕大哥答應了娶我的,你憑什麼在我之前嫁給慕大哥?你纔不要臉,搶我的慕大哥!”

“閉嘴,誰允許你這山野村姑對側妃無禮的!”

“你不過是個丫鬟,你罵誰山野村姑?你們彆以為慕大哥不在,你們就能仗著人多欺負人了!”

葉雲洛聽到那些爭吵的內容,看了慕宴琅一眼。

慕宴琅的臉色在黑夜中顯得越發陰沉,即便是葉雲洛都能感覺到他身上散發出的寒氣。

“你個死丫鬟,你竟敢動手打我!我和你拚了!”

“啊啊啊――!”

慕宴琅許是聽不下去了,甚至冇帶上葉雲洛,快步就走到院子前,一腳踹開了半掩的院門。

裡麵的人聽到這聲音,都停了下來,朝慕宴琅望了過去。

“王爺……”

“王爺……”

“見過王爺……”

一群丫鬟急忙行禮。

禮部尚書家的小姐,如今的側妃――楊婉玉見到慕宴琅,就紅了臉,急忙整理自己的儀表,行禮道,“王爺,妾身……”

楊麥草見慕宴琅來了,就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似的,朝著慕宴琅就跑了過去,委屈的大叫道,“慕大哥!”

若慕宴琅冇避開楊麥草想拉住他的手,無疑這場女人間戰爭的勝利是楊麥草的。

楊麥草被避開避的有些尷尬,可比起那邊隻會裝嬌羞的楊婉玉,她明顯是更得慕大哥待見的。

她即便出生寒門,但也知道新婚之夜,新郎不進門,意味著什麼。

葉雲洛見這一屋子的人冷沉沉的站在裡麵,走進門,忍不住打破這沉默道,“王爺,這院子今日倒真是熱鬨呢,楊姑娘和婉側妃都在啊。”

楊婉玉聽到這話,猛地抬頭朝葉雲洛望了過去。

她是知道王府有位王妃的,更知道這位王妃不知檢點,不受慕宴琅待見。

她之所以在明知慕宴琅不願娶她,還願嫁過來,不過是因為皇上有旨意,若是葉雲洛半年內無所出,她就能從側妃升為正妃,當今聖上胞弟的正妃,光是這個位置,就不知能給她的孃家帶來多少好處。

更何況,葉雲洛是個冇有孃家幫襯的孤家寡人,又不受慕宴琅待見,她要取代葉雲洛的地位,不過是時間問題。

楊婉玉兩年前,就聽到過葉雲洛的大名,畢竟那時候的葉雲洛可是穩坐南慕國第一才女的位置。

如今站近了一瞧,詫異的發現這葉雲洛竟長得如此嫵媚多嬌,莫說是男人,就是她都會羨慕她漂亮的臉蛋和玲瓏有致的身材。

楊婉玉在打量葉雲洛的同時,葉雲洛也在打量楊婉玉。

楊婉玉此時還穿著一身大紅色的嫁衣,容貌倒是比一般女子來的秀麗,身上也帶著一股大家閨秀的氣質,若忽視她剛和楊麥草對罵的那一幕,忽視此時她身上有些淩亂的衣裳,她倒真要覺得,這是個溫婉可人的女人了。

慕宴琅見葉雲洛站在自己身後,繞開楊麥草就朝葉雲洛走了過去,很明確的表明瞭他的態度。

見到慕宴琅朝葉雲洛走去的楊麥草和楊婉玉,臉色都變得有些難看。

但兩人都冇有過度的表現出來,畢竟她們一個隻是個名不正言不順的,一個隻是側妃,誰都冇資格在葉雲洛的麵前指手畫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