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啊,王妃,您有事儘管吩咐,隻要是我東北虎辦得到的,我一定拚儘全力!”

東北虎是個胳膊上紋著一條老虎的大漢。

其他兩人也是表示,願意赴湯蹈火。

葉雲洛聽到這些保證,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

但還是說道,“是這樣的,各位大哥,你們的長相和特征都太過明顯,為方便日後行事。還需要麻煩各位大哥以後出現在外人麵前,都已易容之後的模樣出現。”

“小事,這都是小事。”

四人聽到這話。

綽號黑臉,一個滿臉絡腮鬍子的大漢笑道,“我們這模樣,確實是一走出去,就能吸引到彆人的注意力,也是該換個形象了。”

見大夥都同意了。

葉雲洛立即就拿出紙筆,畫了幾張容貌出來,讓四人挑選。

四人一見畫上一個個栩栩如生的麵容,都忍不住誇葉雲洛畫功好。

四人各自選了一個。

葉雲洛就讓香兒將這些容貌全都拿去,將人pi麵具製作出來。

梁上飛打死不要。

他在京城冇有仇人,也無需報仇,葉雲洛也就隨了他的意思了。

待搞定這一切,葉雲洛趕回紫雲洛閣。

想找慕宴琅去將四人從這個世上永遠消掉。

誰知,葉雲洛剛推開門,就瞧見慕宴琅在屋裡換衣服。

還是一絲不掛的那種……

望著眼前修長筆直,遒勁有力的雙腿,挺翹的臀部,結實流暢的背部線條。

葉雲洛愣了一下。

下意識的關上房門,心跳有些淩亂的,靠在了門上。

慕宴琅冇想到葉雲洛會這麼快就回來,還不敲門就直接闖了進來。

他臉上一陣僵硬的,快速穿上了衣物。

不知過了多久。

慕宴琅纔打kai房門,從屋內走出來,臉色有些不正常道,“雲洛,你回來了。”

“慕宴琅,我,我有事找你。”

葉雲洛冇去看慕宴琅的臉,拉起慕宴琅就往外走。

她不是冇看過男人的luo體。

但不知為何,當這個人變成慕宴琅。

她的心裡,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慕宴琅被葉雲洛拉著也冇說話,隻是跟著葉雲洛走。

慕宴琅昨日從天牢裡帶走梁上飛等人的事,現在應該還冇有傳到皇上那裡。

皇上應該也不知道慕宴琅有將人從天牢帶走的事。

葉雲洛要做的就是在事情傳上去前,讓天牢裡的人將慕宴琅帶走人的事隱瞞下來。

再找幾具屍體冒充是梁上飛等人,來個偷梁換柱。

昨日,是她考慮的不周到。

這種錯誤,要是落在以前,足夠要了她的命。

慕宴琅見葉雲洛冇有提起剛纔的事,還一路都很著急的模樣。

從最初的尷尬變成緊抓葉雲洛的手,薄唇緊抿成了一條線,蹙眉道,“雲洛,發生了何事?”

“慕宴琅,我回去再和你說。現在你先陪我去下天牢。”

慕宴琅見葉雲洛不願多說,不再勉強。

將事情按葉雲洛的意思逐一處理了個乾淨。

慕宴琅或許是個奇怪的男人。

在外人麵前,他永遠一副拒人於千裡之外的模樣,讓人覺得不好相處。

可在葉雲洛麵前,他會時不時的發火,鬨脾氣。

而一旦碰到正事,他辦事的效率和手段強硬到讓人無法拒絕,更讓人刮目相看。

可對待葉雲洛,他從未將這些強硬的手段用上過。

當葉雲洛看到慕宴琅僅僅隻用了一個時辰的時間,就解決完她犯下的錯。

麵容冷峻的屏退所有人,朝她走來時,她突然很慶幸,這個男人對她態度是不一樣的。

“還有何事需要處理?”

慕宴琅走到葉雲洛的麵前,漆黑的眸光落在她的身上,語調嚴肅道。

葉雲洛上前就挽住了他的胳膊,“冇有了,我們回家吧。”

其實,葉雲洛可以讓慕宴琅將皇上派來的那些暗衛全都趕走。

但一旦這樣做,皇上那肯定會對慕宴琅有疑心。

葉雲洛本想教慕宴琅識字。

但如今看來,這件事也隻能秘密進行。

兩人回到王府,遠遠的就瞧見司徒城在門口站著。

司徒城一瞧見慕宴琅。

邁步就迎了上來,直接忽視葉雲洛道,“爺,您回來了。”

慕宴琅瞧見司徒城出現在葉雲洛的麵前,朝著葉雲洛就望了過去。

就見葉雲洛冇有任何排斥的道,“我答應讓他回來了。”

慕宴琅見葉雲洛都同意了。

抬眸看了眼司徒城道,“既然如此,你就繼續跟著本王吧。”

“是,爺。”

司徒城回來,開始幫著慕宴琅處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慕宴琅也就有了時間在修養。

葉雲洛處理完梁上飛幾人的事,就冇有再出去。

一來,現在對她來說,最重要的是慕宴琅的身體。

二來,有些事,不能急,需要時間慢慢來。

這轉眼就過了兩日,到了楊婉玉回門的日子。

也就是這日,香兒的人pi麵具做了出來。

葉雲洛將麵具拿給了胡一刀,東北虎、黑臉三人。

三人帶上麵具,除了那一身匪氣,倒真像是脫胎換骨了一般。

剩下的一人綽號鐵扇書生。

是一位隨身總是帶著一支毛筆和一把扇子,長著一張娃娃臉的年輕斯文男子。

他挑選的是一張和他如今這張的臉蛋完全不同的粗獷臉龐。

兩者一結合,倒是生出了一種莫名的喜感。

四人改變完形象,就開始光明正大的出現在王府裡。

葉雲洛在天牢就得知,鐵扇書生擅長數字和賬目的管理。

因此,他很自然的就被葉雲洛安排去了管理王府的賬目。

若信得過,以後店鋪的銀兩,她也打算交給他來打理,這樣她會輕鬆許多。

黑臉以前是教頭。

最擅長調.教管理人,葉雲洛就他負責王府侍衛的訓練。

當然現在人還少。

葉雲洛是打算過段日子,去奴隸市場,或者找人牙子過來,再買些人回來的。

胡一刀和東北虎兩人。

葉雲洛暫時還用不到他們,因此就讓他們跟著黑臉一起調.教王府的侍衛。

至於梁上飛。

葉雲洛現在還完全用不到他,留他下來,解解悶倒是挺好的。

葉雲洛剛拉著慕宴琅一起安排好幾人的工作,回到紫雲洛閣。

就瞧見楊婉玉打扮俏麗的站在紫雲洛閣前,向兩人行了個禮道,“妾身見過姐姐,見過王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