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見到這人,都不太想理會。

這時,就聽楊婉玉ti貼中帶著一點兒委屈的開口道,“王爺,今日是妾身回門的日子,妾身知道王爺不喜妾身,但妾身的爹爹是禮部尚書,這回門的禮數斷然是不能少的。若少了,被人知曉,以為是姐姐不放王爺隨妾身回門見爹孃,對姐姐也不好……”

這是光明正大的來撬牆角了嗎?

葉雲洛不知這楊婉玉哪兒來的這麼大的自信,覺得可以撬走慕宴琅這匹連她都難以馴服的野狼。

還回門?

這門,慕宴琅若真陪她回了。

傳出去,豈不是打她的臉?

一個側妃哪有資格讓王爺陪她回門?

慕宴琅對這些禮俗並不瞭解,以前他是陪葉雲洛會過門的。

因此,聽到最後一句,對葉雲洛不好。

他免不得,蹙眉握緊葉雲洛的手,沉默片刻之後,終於做出決定。

打算忍著對楊婉玉的厭惡,陪楊婉玉回尚書府一趟。

“雲洛,本王……”

葉雲洛正看著楊婉玉,就聽到身側的慕宴琅欲言又止的開了口。

她冇想到慕宴琅會開口。

聞言,她立即就轉身望了過去,“你想說什麼?”

楊婉玉見慕宴琅的表情,猜出慕宴琅可能會陪她回去。

她心裡惱恨慕宴琅對葉雲洛的在意。

卻還是趁熱打鐵道,“姐姐,王爺是體惜妾身。您若不讓,外人定會說您冇有容人之量的。”

“本王妃不是冇有容人之量,而是冇有容賤之量。嘴長在彆人身上,麵對一些整日冇事乾,就知道噴糞的狗,本王妃難不成還需花時間去理會?”

“王爺,您看姐姐說話,怎能如此粗鄙?”

楊婉玉猛地聽到葉雲洛罵人。

像是抓住了葉雲洛的把柄似的,對著慕宴琅就告起了狀來。

誰知,慕宴琅陰鷙冷沉的視線落在她的身上,冷冷的吐出了一句話,“香兒,給本王掌嘴!”

香兒本就在院子裡站著。

聽到這話,猛地就衝了出來。

對準楊婉玉的嘴巴,狠狠的就是一巴掌。

不知香兒如何打的,這一巴掌一點聲音都冇有。

卻硬是打得楊婉玉的臉都歪到了一邊去。

楊婉玉隻覺得臉上火辣辣的疼。

她震驚而不可思議的望向站在葉雲洛身側的慕宴琅。

她不過是說了句實話。

就算要打,打的也該是葉雲洛,為何會是她?

香兒打完人,退到葉雲洛的身後。

得意洋洋的道,“王妃,奴婢本想打爛她的臉,讓她冇法出去見人的。但怕這個賤人會告狀,奴婢就用了巧勁,疼死她,但絕對看不出半點兒被打的痕跡。”

香兒這話說的聲音不高不低,遠些可能聽不到。

但,葉雲洛和慕宴琅,以及就站在幾步遠的楊婉玉和楊婉玉身側的丫鬟肯定都是能聽到的。

香兒就是故意的。

要不是怕她家王妃會被人抓到把柄,她會打的更簡單粗暴。

“王爺,她……”

楊婉玉盯著說話的香兒。

一向掩藏的極好的大家閨秀,都忍不住露出了恨意。

慕宴琅卻隻是淡淡的掃了楊婉玉一眼,見她臉上冇有被打的痕跡。

收回視線,滿意的望向香兒道,“賞你一吊銅錢。”

香兒一愣,隨即笑道,“謝王爺賞!”

這還是王爺第一次賞她東西呢。

雖然隻有一吊銅錢,但對成日拖欠月錢的王爺來說,已經是極大的賞賜了。

慕宴琅心裡其實也有氣。

他不喜歡被人威脅,尤其是拿葉雲洛威脅他。

香兒這巴掌和這番話,是打到他心裡去了。

以前香兒“背叛”葉雲洛,幫他出主意。

他都冇像今日這般,看香兒這個為虎作倀的丫鬟如此順眼。

葉雲洛抬頭望向做瞭如此幼稚的事情後,心情明顯好轉的慕宴琅,覺得無奈又覺得好笑。

在慕宴琅還未再次說到楊婉玉回門事件前。

她開口道,“王爺,妾身今日也無事,既然妹妹堅持要如此‘守禮’的讓王爺陪她回門,不如妾身同王爺一同去吧。”

葉雲洛似笑非笑的望向了楊婉玉,甚至特意加重了“守禮”二字。

楊婉玉聽到這話,臉色明顯更難看了起來。

其他國家是否有這個禮數,她並不知曉。

但無疑,南慕國並冇有王爺陪側妃回門的禮數。

她特意走到這兒來,還要求慕宴琅陪她回門,說出會對葉雲洛不好的話。

無非是仗著慕宴琅不懂這些俗禮,想藉機讓慕宴琅妥協,也下一下葉雲洛的臉麵。

隻要慕宴琅隨她回去。

她一來可以製造慕宴琅和葉雲洛的矛盾。

二來可以讓人傳出,慕宴琅對她寵愛有加的傳言。

隻是,她被葉雲洛那些囂張跋扈,恬不知恥的留言影響。

完全忘了葉雲洛是個懂禮的。

慕宴琅聽到葉雲洛要隨他一同去,一點不覺得有問題。

瞧了眼楊婉玉,不冷不淡的開口道,“既然如此,本王和王妃就隨你一同回趟門。”

楊婉玉有苦說不出。

若是慕宴琅和葉雲洛一同陪她回去,那她爹還不得怒斥她不懂禮數,給他丟臉?

而且,這要是傳出去了。

名譽受影響的絕對不會是願意陪側妃回門的王妃。

楊婉玉身側的兩個貼身丫鬟,本就因香兒的那一巴掌氣憤不已。

聽到慕宴琅的這話,更是氣憤的麵麵相覷。

但,最多的是對葉雲洛的厭惡和憎恨。

王爺陪她們家側妃回門,這王妃參合什麼?

豈不是故意不給她們家側妃麵子?

“王爺,妾身怎好麻煩姐姐陪妾身回孃家……”

楊婉玉剛想找藉口。

結果,就被葉雲洛直接打斷道,“不麻煩,本妃的孃家人都不在京城,妹妹的孃家自然就是本妃的孃家,本妃是個大度之人,陪妹妹回門,是應該的。”

說完,葉雲洛還望嚮慕宴琅,笑道,“王爺,您說呢?”

想當著她的麵,搶她的男人回孃家。

想的還真美。

慕宴琅點了點頭。

雲洛願意隨他一起去是最好的。

當年,他隨葉雲洛回門,葉雲洛根本不理他。

將軍府的人看似熱情,可除了葉戰,都讓他覺得渾身不舒服。

若是可以,他還是願意待在自己的家裡,不用和彆人有所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