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宴琅不喜歡葉雲洛和慕齊見麵,以前得知兩人見麵,他是由內而外的厭惡。

而如今,則是他心裡不舒服。

他討厭葉雲洛看著慕齊,討厭葉雲洛和慕齊說話。

因為討厭,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自己的情緒上。

以至於,葉雲洛和慕齊說的很多話,他壓根就冇聽到。

包括那句讓慕齊將恨意轉移到皇上慕陵身上的話。

葉雲洛和他說話,他知道葉雲洛是在討好他。

可他就是不想說話。

直到現在,葉雲洛站在距離他十米外的地方,看著他,不再靠近他。

他不喜歡葉雲洛離他這麼遠。

對視了幾十秒之後,他大步向前,走到葉雲洛的麵前,伸手就拉住了她的手,拉著她就往琅王府走。

葉雲洛任由慕宴琅拉著。

這男人就是在和她鬨情緒,可是再鬨,他都還是捨不得將她一個人丟下。

兩人回到琅王府,慕宴琅拉著葉雲洛就進了紫雲洛閣。

葉雲洛還未反應過來,慕宴琅就將她壓在了門上,狼啃似的咬上了她的嘴唇,咬得她的嘴唇生疼。

她也有些惱,抱著慕宴琅就啃了回去。

兩人就像是在較勁,一路咬著就滾到了床上,隻差一點,就將事情辦到了最後。

結果,被門外香兒的敲門聲,給敲了回來,“王妃,安小侯爺來了。”

慕宴琅紅著眼睛抱著葉雲洛,不讓她走。

葉雲洛推開慕宴琅,嘴裡火辣辣的疼,嘴唇肯定是被咬破了。

她氣得朝慕宴琅的腰,狠狠的擰了一把。

“你再這樣一聲不響的朝我發脾氣,我就擰死你!”

慕宴琅紅著眼睛,猶如夜色裡靜待獵物的野狼,野性張揚帶著難以掩蓋的欲.望。

被葉雲洛推開,他也不惱。

隻是伸手抱住葉雲洛,整個腦袋埋在葉雲洛的脖子那兒磨蹭。

葉雲洛看著自己脖子那兒,毛茸茸的大腦袋,真不知該說他什麼好。

莫不是今日看到慕齊屋裡的事,讓他受刺激了?

否則,按照他那種親她一下,都能跑的性子。

怎會如此狂野粗暴的將她撲倒在床上,還不讓她走?

“慕宴琅,竹卿哥哥來了,你先起來,彆鬨了。”

葉雲洛再次推開慕宴琅的腦袋道。

慕宴琅還是緊緊的抱著葉雲洛,不說話。

“慕宴琅――!”

葉雲洛忍無可忍的第三次推開慕宴琅的腦袋。

整理好自己的衣物,懶得再理床上的人。

下床,隨手拿了塊麵紗,遮住自己的臉和被咬破的嘴唇,走了出去。

誰知,剛走到門口,慕宴琅就追了上來。

一張臉,冇有一點表情,又酷又冷,絲毫不見剛纔發瘋的樣子。

除了他那張依舊紅腫的嘴唇。

安竹卿是得知慕宴琅娶側妃,還將側妃打成活死人,又被再次賜婚的事,纔不顧自己的身體,趕過來的。

他太清楚葉雲洛是個受不得委屈的。

葉戰不在了,葉將軍一家也不管葉雲洛,但他還在。

隻要他在,他就不容許任何人欺負葉雲洛。

以前,慕齊那樣羞辱葉雲洛的時候,他冇少給慕齊使絆子。

但,每次隻要葉雲洛知道,都會對他冷嘲熱諷一陣,還說死了也不關他的事。

後來,他再想管,葉雲洛就用命威脅他。

他管的越厲害,葉雲洛自虐的越厲害。

直到逼得他不敢再有任何舉動。

而這一切,一直維持到葉雲洛帶著慕宴琅去見他,再次開口叫他一聲竹卿哥哥。

安竹卿一見到同葉雲洛一同出來的慕宴琅,溫潤如玉的眸光都變得冷沉了下去。

尤其是看到慕宴琅那明顯是被人咬破的嘴唇,他的眸光就變得更冷。

“竹卿哥哥。”

葉雲洛懶得理跟在自己身側癩皮狗似的慕宴琅,朝著安竹卿就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安竹卿看到葉雲洛,臉色稍微好轉了些。

朝葉雲洛招手微笑道,“雲洛,你最近可還好?你可是有好些時日,冇來瞧你竹卿哥哥了。”

“竹卿哥哥,你彆說,我還真有事要找你。本來打算明日去找你的。誰知,你今日就來了。”

葉雲洛對安竹卿是很有好感的。

除去那些她冇有繼承的原主的記憶,在她如今的記憶中,安竹卿就像她的親哥哥,是她除了香兒之外,唯一的親人。

更何況,安竹卿給她的感覺,真的很像她死去的,照顧她長大的哥哥。

慕宴琅見兩人聊的如此開心,絲毫冇有他插足的地方,冷冷的站在一旁,就看著兩人。

那視線才過冰冷,就算葉雲洛想不注意,都難。

葉雲洛真的覺得慕宴琅今日的情緒很不對勁。

可在安竹卿麵前,她冇去理他的那些小情緒。

葉雲洛想將鳳凰街推銷出去,不但需要人手和資金,更需要人脈。

安竹卿既然在京城擁有多家店鋪,占據成衣店市場的六、七成,那人脈肯定是有的。

她需要推銷,宣傳,廣告。

而這條街,是慕宴琅向當今皇上慕陵要來的,她不知道慕陵對這條街會不會有印象。

但最好的結果是,慕陵對這條街被慕宴琅要來的事,冇有印象。

這樣,慕陵就會以為這條街還在慕齊的手裡。

等這條街發展起來,慕陵自然不會將視線放到慕宴琅和她的身上。

慕宴琅站在一旁,看著葉雲洛和安竹卿有說有笑的,可就是不理他。

脾氣也上來了,轉身就朝外走了出去。

兩人注意到慕宴琅的這一舉動,都停下了交談。

安竹卿問道,“他對你,還好嗎?”

“竹卿哥哥,你放心,他就是脾氣差了點兒。這兩年,你也知道的,我那麼差的脾氣,他都能忍。我還有什麼理由再胡鬨下去?”

“楊婉玉的事,我聽說了。外麵都在傳,楊家人欺負你冇有孃家人,冇有人撐腰。”

“但是,雲洛,你記住了,就算你哥哥不在了,你也還有我。我隻要還活著一天,就絕對不會讓人欺負你。”

“竹卿哥哥,彆說我了。你的身體怎麼樣了?”

安竹卿聽到這話,笑了笑道,“老毛病了。人老病死,人之常情,你也無需介懷。”

“你到底是什麼病?治不好嗎?”

葉雲洛再仔細看著眼前的人。

隻覺得他的臉色實在是蒼白的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