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好的一個人,卻讓人覺得,他隨時都會倒下去。

安竹卿望著葉雲洛,那眼神認真的讓人心碎。

他像是在透過她,看什麼似的。

卻冇有回答葉雲洛的問題。

兩人正相顧無言時,原本走了的慕宴琅。

不放心葉雲洛和安竹卿待著,又走了回來。

一走回來,就瞧見葉雲洛和安竹卿兩個人在“深情”對望。

他以前從葉戰的口中,聽到葉雲洛的次數是最多的,其次聽到的就是安竹卿。

他知道兩人的感情好。

可他心裡就是不舒服,像是被搶走了什麼似的。

他快步就走到兩人的麵前。

擋在安竹卿的麵前,衝著葉雲洛就喊道,“本王餓了!”

慕宴琅早上是冇吃東西。

可葉雲洛現在還有事冇和安竹卿說完。

轉身就朝慕宴琅道,“餓了就去廚房找些吃的。廚娘們應該已經在準備早膳了。”

“本王說,本王餓了!”

慕宴琅聽到葉雲洛這敷衍的話,心裡越發惱怒。

以前,他冇叫餓,葉雲洛都會主動的給他準備吃的。

可今日,就因為安竹卿來了,葉雲洛就不理他了。

她說願意和他洞房。

可他就是親了她兩下,她一聽安竹卿來了,就推開了他。

她擺明瞭還是不願意和他在一起!

“慕宴琅!”

葉雲洛真的不知道,慕宴琅這脾氣是怎麼回事兒。

慕宴琅見葉雲洛在聽到他第二次說餓的時候。

不但不去幫他做吃的,還用這種口氣喊他。

臉色冷下來的同時,眼底也有些委屈。

而就在這時,楊麥草帶著春桃從遠處走了過來。

她剛遠遠的就聽到了慕宴琅大聲說餓了的事,立即殷勤上前道,“慕大哥,你餓了嗎?正

好,我燉了人蔘雞湯,你去我那兒喝吧。”

楊麥草說出這話的時候,在場人的視線,除了慕宴琅,全都落到了她的身上。

楊麥草見葉雲洛看著自己,挺了挺胸膛,繼續望著慕宴琅道,“慕大哥,我知道你的身子不好,身上還有傷,所以,特地向府上的人要了人蔘,就是準備給你補補的。”

安竹卿看了眼楊麥草,望嚮慕宴琅道,“這位姑娘是何人?”

慕宴琅見安竹卿居然還管起了他的事,葉雲洛還站在安竹卿那邊。

氣憤的冷眼就掃了安竹卿一眼,冷冰冰的開口道,“她是本王的救命恩人!”

楊麥草聽到這話,心裡一喜,急忙加了一句道,“我還是慕大哥未過門的媳婦!慕大哥答應了我爹,要照顧我一輩子,要娶我的!”

“未過門的媳婦?”安竹卿望著眼前的楊麥草。

溫潤如玉的氣質在這一刻猛然發生了變化,眸光一冷道,“琅王,她這話是何意思?”

慕宴琅冇有理會安竹卿的質問,眸光直直的落到葉雲洛身上。

“竹卿哥哥,你彆誤會,這位楊姑娘是王爺的救命恩人不假,但未過門的媳婦卻是說笑的。”

葉雲洛說著,伸手扯住慕宴琅的衣袖,將人拉到一邊,又恨又氣道,“竹卿哥哥身子差,你要和我鬨,也彆在他的麵前。”

葉雲洛這維護的話,讓慕宴琅冷沉的眸子越發冰冷醣。

看著安竹卿的眼神更是陰沉冷漠。

“慕大哥……”

楊麥草看出慕宴琅是在和葉雲洛發脾氣的意思。

怕自己再不出手,會和楊婉玉一樣被趕出去。

急忙喚了聲慕宴琅,尋找存在感。

楊麥草一直待在王府,並不知曉楊婉玉的事。

還以為楊婉玉是被趕回了孃家。

得知楊婉玉冇回來。

她還忍不住得意了一番,至少她是不用擔心被趕出去的。

葉雲洛聽到身後楊麥草叫慕宴琅的聲音,轉身就望向了楊麥草。

隨即,拉著慕宴琅對安竹卿道,“竹卿哥哥,王爺是個挑食的,不是誰做的東西都吃的。隻能煩請你現在此地坐坐,我去弄些吃的再過來了。”

安竹卿聞言,點頭道,“既然琅王餓了,自然是先吃東西要緊的。我今日無事,你忙即可。”

葉雲洛望向香兒,開口道,“香兒,麻煩你在這兒替本妃招待小侯爺,本妃先帶王爺下去弄吃的。”

“是,王妃。”

葉雲洛就這樣拉著慕宴琅回了紫雲洛閣。

一路上,兩人都冇有說話。

直到走到紫雲洛閣前,慕宴琅突然停下了腳步。

葉雲洛回頭,看著站在原地,冷著臉的他,好氣的笑道,“不是餓了嗎?怎麼這會兒又不走了?莫非不餓了?”

慕宴琅眸光深沉的望著葉雲洛,突然走到了她的麵前,將她緊緊的摟進了懷裡。

他想起了那個夢。

那個最終讓他答應娶楊婉玉,還想和葉雲洛和離的夢。

在夢裡,葉雲洛清晰的告訴他,這世上能照顧她的人,不隻他一個。

“你到底怎麼了?”

葉雲洛被慕宴琅這樣抱著,忍不住歎了口氣,拍著他的背,詢問道。

“雲洛……”

“恩。”

葉雲洛剛應了聲,就聽慕宴琅聲音低沉的開口道,“你會和安竹卿離開這裡,離開本王嗎?”

“……”

葉雲洛聞言,一陣好氣,忍不住戳了下慕宴琅的腦袋。

罵道,“慕宴琅,你腦子被驢踢了嗎?你的腦子裡到底在想些什麼?我怎麼會和竹卿哥哥離開這裡?”

葉雲洛真覺得慕宴琅冇救了。

若說他懷疑原主和慕齊藕斷絲連,擔心她會看上慕齊,變成原主那樣,還情有可原。

可他怎會腦洞大開的,將安竹卿牽扯進來?

慕宴琅腦袋被戳的抬起頭,一把就抓住葉雲洛戳他腦袋手。

麵容沉穩而嚴肅的開口道,“在想你說話不算話。”

葉雲洛對慕宴琅這副認真嚴肅的冷峻模樣,冇有絲毫抵抗力,忍不住詢問道,“我何時說話不算話了?”

慕宴琅聽到這話,劍眉一揚。

雙眸認真而深沉的望著葉雲洛,就差掰著手指數給葉雲洛聽。

“你答應過同本王好好過日子,可你一聽到安小侯爺幾個字,就理都不理本王。”

“母後在宮宴上說,一個月內,你若冇有懷上身孕,就要本王娶側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