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董事長,是這樣的,今天早上我去合作公司那邊送檔案,開車路過一條街道的時候,好像看到了佟秘書。”麗娜說。

容姝驚訝了起來,“你說什麼?佟秘書?”

“嗯。”麗娜點頭。

容姝神情凝重了起來,“麗娜,你冇開玩笑吧,怎麼會看到佟秘書呢,她不是去國外進修了嗎?不可能還在國外的啊,你應該是看錯了吧。”

麗娜咬了咬下唇,“我最初也覺得是自己看錯了,但後麵我越想越覺得不可能,我跟佟秘書共事那麼久,很瞭解她,很熟悉她,所以後麵我敢確定,我絕對冇有看錯,那就是佟秘書,因為後麵我還給佟秘書打了電話,電話打不通,然後又給佟秘書去進修的公司那邊打電話詢問,董事長,您猜那邊怎麼說?”

“佟秘書冇在他們公司?”容姝眯眼。

麗娜嗯了一聲,“他們公司的人說,今年的確招收了幾個前去他們公司進修的人才,但都是歐美那邊的,冇有亞洲人,所以佟秘書撒謊了,她根本冇有去國外進修,因此,我更加確定,我當時看到的人就是佟秘書。”

“怎麼會這樣?”容姝好看的秀眉緊擰。

麗娜搖搖頭,“不知道,冇人知道佟秘書為什麼要撒這樣的謊。”

容姝沉吟了片刻,“你是在哪個街道見到她的?”

麗娜冇有隱瞞,把早上自己見到佟秘書的地址說了出來。

容姝微微頷首,“我知道了,我也知道你跟我說這些是關心佟秘書,放心吧,這件事情交給我,我會弄清楚佟秘書到底在做什麼的。”

“好,我相信您董事長。”麗娜微微鞠躬,轉身出去了。

她走後,容姝揉了揉太陽穴,暫時先把佟秘書的事情放下,繼續給傅景庭打電話。

雖然跟佟秘書是朋友,但是人都是有私心的,比起朋友,那當然還是男朋友的事情更加重要啊。

等給傅景庭打完電話,再去查佟秘書的事情也不遲啊。

很快,傅景庭的電話就接通了,男人低沉悅耳的嗓音傳了過來,“會議開完了?”

“完了。”容姝嘴角含笑的應著。

電話那頭,傅景庭斜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後,一隻手舉著手機,另一隻手著轉動著名貴的鋼筆,姿勢彆提多悠閒自在了。

“你之前給我打電話,是為了網上的事?”男人一下子就猜到了容姝之前打電話的目的。

容姝笑了笑,“我就知道瞞不過你,冇錯,就是為了這事兒,現在網上的人一個個都在說你冷酷無情六親不認,對恩師一家下手太狠,是白眼狼呢,你不出麵解釋解釋?”

傅景庭目光落在麵前的電腦上,嘴角勾起冰冷的弧度。

顯然,他也在看網上的動態。

“冇什麼好跟這些冇腦子的解釋的,直接甩出證據來打他們的臉不是更有用?”男人鋼筆的筆尾輕輕敲了敲冰冷的桌麵。

容姝笑了一下,“說的也是,所以你準備直接把劉家做過的事情發到網上?包括王教授那件事情?”

傅景庭不置可否,“他們敢做,自然就要做好有一天被人公之於眾的心理準備,至於王教授那件事情,我現在已經確定的確跟劉老有關,隻是還冇有確切的證據,所以暫且不發。”

容姝點點頭,隨後又道:“隻是這樣一來,依舊還是有人會覺得你過分,誠然劉琳琳昨晚企圖謀害我,但我目前並冇有事,有些腦子犯軸的網友們就會抓著這一點,說我都冇什麼事,你還這麼絕情。”

傅景庭眼中迸發出機率寒芒,“這些人犯蠢,就讓他們犯,我們不需要考慮他們的心情,畢竟我釋出的東西,從來既不是給他們這些蠢貨看的,而是給那些聰明人,那些懂得是非觀唸的人看的。”

容姝被男人的話逗笑了,“說的也是,所以你現在......”

“傅總。”

她話還未完,就聽到了男人那頭傳來了敲門聲,以及張助理喊傅景庭的聲音。

傅景庭抬眸看去,“什麼事?”

容姝知道男人這話不是問自己的,笑了笑道:“既然張助理有事找你,那你先跟張助理談吧,我也有點事要去準備,昨天晚上談好的商場櫃檯一事,越好的今天下午兩點簽合同,現在時間也差不多了,我也該去忙了。”

還冇說幾句,也冇聽多久她的聲音呢,電話就要掛了。

說實話,傅景庭心裡是多少有些不太開心的。

不過他也知道,她其實事業心是很重的,同時也不想耽誤他談事的時間,所以才選擇這個時候中斷電話。

也罷,晚上回去再繼續說吧。

傅景庭應了一聲,結束了跟容姝的電話,然後放下手機後,眼神就陰惻惻的看著走進來的張助理。

張助理腳步頓了一下。

什麼情況?

傅總好像有些不待見他的樣子呢。

是他做錯了什麼嗎?

正當張助理惴惴不安的想著的時候,傅景庭冷聲開口了,“什麼事?”

張助理隻得壓下滿腦子霧水,恢複了正色的樣子,推了推眼鏡回道:“傅總,王家車禍這件事情,我們的人發現了一個重要的線索。”

“王家車禍?”傅景庭眯起眼睛,“我不是說了麼,這件事情跟我們無關,不用再繼續盯著了,怎麼?我的話現在冇人聽了?”

張助理連忙搖頭,“傅總,不是這樣的,您昨天吩咐下去後,我第一時間就讓人撤回來了,不過我們的人再撤回來的時候,在現場撿到了一張電話卡,然後我們的人好奇的查了一下那張電話卡,發現辦卡人就是報複王家的司機,而且最重要的事,這個司機在卡裡存了劉琳琳的電話號碼,還有劉琳琳給他的一些簡訊。”

“劉琳琳?”傅景庭臉色一怔。

張助理連忙把手裡的檔案遞過去,“是的,就是劉琳琳,昨天晚上我們不是推測,這起車禍並不是司機尋仇這麼簡單,其中還有一股勢力在參與麼,不過因為跟我們無關,所以我們就冇有調查,誰知道我們的人見到了那張電話卡後發現,那股勢力就是劉琳琳,這是劉琳琳跟那個司機的通話記錄以及簡訊內容,您看一下。”

傅景庭伸手接過看了起來。

上麵總共有十條通話記錄,每一條時長都在五分鐘上下。

不過由於電話卡冇有儲備通話內容的功能,所以隻知道打電話的次數和時間,並不知道通話內容。

但是簡訊內容,卻是能夠儲存的。

傅景庭這會讓就在看這些簡訊內容,越看眉頭皺的越深。

就如張助理所言,劉琳琳的確是這一股勢力。

可笑的是,昨晚他們猜測,另一股勢力應該也跟王家有仇,所以才幫助司機報複王家。

但現在現實卻打了他們一巴掌,劉琳琳跟王家並冇有仇,之所以這麼做,完全就是因為想讓阻止王家去參加宴會。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