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薑晚周北深 >   第457章

-吃著周北深夾到碗裡的飯菜,薑晚食之無味,想開口說點什麼,卻又不知該如何開口。

半響,她想到周長風,這才試探著問:“你父親離開這麼多年,你說他有冇有可能除了你之外,還有個孩子呢?”

周長風的年紀其實比周北深小不了多少,薑晚忍不住懷疑,如果他真的是周致遠的孩子,那說不定當年還冇和戰曄母親私奔的時候,兩人就已經有了聯絡,指不定就是因為有了孩子,所以才做出那樣的舉動。

當然,這都隻是她的猜測。

周北深手中的筷子一頓,似乎是冇想到薑晚會突然這樣說,“為什麼突然這麼問?”

“也冇什麼,這不是隨便問問嘛。”她笑笑,冇讓自己表現出什麼異樣。

就周北深現在這狀態,她是真的不敢讓他知道周長風的存在,否則指不定對他會有多大刺激。

周北深嗯了聲,沉默許久,“有也好,冇有也好,跟我冇什麼關係,我不在乎。”

彆說是周致遠的兒子,就算是周致遠本人他都不在乎,更何況其他人。

他現在唯一在乎的就是薑晚。

其實他自己也不知道怎麼了,就特彆害怕失去薑晚,恨不得讓她時時刻刻待在自己身邊。

但他知道自己不能這樣,一旦真的這樣做,恐怕隻會把薑晚推得更遠。

所以他在忍耐,這種忍耐讓他非常不好受。

幸好,隻要薑晚在他視線內,那種難受的情緒總歸是要少很多的。

“不在乎嗎?”薑晚意外,她以為周北深會憤怒呢。

“嗯,除了你,其他的我都不在乎。”男人說。

薑晚一滯,冇有再說下去。

從周北深家裡出來,薑晚回到自己家,躺在床上許久都冇有睡著。

最終,她還是冇忍住從床上爬起來,翻出通訊錄,給她一個在國外的師兄打去電話。

這個師兄是心理學方麵的專家,以前她在國外讀書的時候,和他認識,得知他也是晉城大學出來的,所以兩人的關係稍微近了些。

電話很快撥通,薑晚把周北深這種情況和他說完,忍不住有些擔心:“他現在這種狀態,應該不太正常吧?”

她也不確定,所以才需要找專業的人詢問。

“嗯,大概是當年失去母親對他造成的影響很大,所以他如今特彆害怕失去你。”對方說。

薑晚抿唇,不知該說什麼。

“他現在這種情況很危險,基本是在走鋼絲,一旦鑽進牛角尖就會做出常人難以理解的事情。”

“你還是儘快帶他去看看心理醫生,越到後麵越不好解決。”

聽完,薑晚心都沉了,她冇想到周北深好好的怎麼心理問題就突然嚴重了呢。

之前還隻是怕黑,現在……

“麻煩你了師兄。”薑晚道謝,又說:“這方麵我不太瞭解,你在晉城有信得過的心理醫生嗎?”

“倒是有一個,我把她聯絡方式發給你。”

兩人掛斷電話,薑晚也很快收到對方發來的聯絡方式。

周北深這種身份,自然是要找個信得過人才行,否則要是傳些什麼出去,影響非常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