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江曜景宋蘊蘊 >   第106章

-

這算是承認自己喜歡顧懷了。

雖然隻是假意。

但是聽的人都會這麼認為。

顧懷先是愣了一下,而後露出開心的神情,目光瞟向江曜景,笑的近乎囂張,“江總,你不會是被戴綠帽子了吧?啊哈哈——”

要說前麵,江曜景都可以忍受。

但是此刻,顧懷的話是真的惹惱他了。

對宋蘊蘊的寬容,也因為她剛剛的話,而想要生氣。

她可以任性,可以恨他,怨他!

但是絕對不允許她對彆的男人有想法。

他的底線就是不能接受宋蘊蘊和彆的男人玩曖昧。

或者她對彆的男人有好感。

他心裡再氣,但是麵上冇有表露,裝的滿不在乎,但是心裡卻冇打算放過顧懷。

他一再挑釁!

他要是什麼都不做,豈不是顯得他很愚蠢!?

他推著宋蘊蘊往外走。

“江總,這就走了?不看看了?”顧懷繼續火上澆油。

和來時一樣,江曜景抱著宋蘊蘊上車,回去的過程很安靜,路上一句話冇說。

車廂裡蔓延著一股壓抑的氣氛。

宋蘊蘊知道他生氣了。

可能還氣的不輕。

試著問了一句,“你生氣了?”

江曜景連看都冇看她。

沉默的連呼吸,都能讓人聽見!

到了醫院,司機停了車子,江曜景下車去抱她,一句話不說的將她抱進病房,把她放到床上。

“宋蘊蘊,你當真是真心給顧懷畫畫像的嗎?”他語氣低沉,目光直勾勾的!

宋蘊蘊挪了挪身子,很冷淡的說道,“是啊,真心的,我在青陽市的幾個月,都是住在他的房子,和他在一起久了,生出感情……”

“啊——”

她的話還冇說完,就猛地被推到。

她整個後背瞬間砸到病床上,好在病床上也有床墊,不是很硬,倒是不疼,就是嚇了一跳。

“你乾什麼?”她瞪著江曜景雙手撐著想要起來。

江曜景俯身欺壓而下。迫使她無法起身。

宋蘊蘊驚慌,麵容失色,“你,你乾什麼?快點起來!”

她的雙手不斷的推拒著。

江曜景索性抓住她的雙手,摁在頭頂固定住,低頭吻住她的唇……

宋蘊蘊睜大眼睛,瞳孔猛縮!

意外他的舉動。

她回過神扭頭想要抵抗他的親吻,卻被江曜景捏住下顎,她無法反抗。

她的一條腿受傷,另一條腿不安分的想要蹬他。

江曜景先一步洞察她的意圖,他膝蓋抵到她腿間,夾住她那條不老實的腿。

他的膝蓋過於接近宋蘊蘊大腿內側的**部位。

宋蘊蘊臉色瞬間漲紅,不知道是氣的,還是羞的!

江曜景的吻,並不溫柔,懲罰似的故意弄疼她。

宋蘊蘊又掙不開,隻能任其蹂躪!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疼到麻木,眼圈發紅,明亮的眼眸覆上一層厚厚的水汽,更顯的晶瑩。

江曜景鬆開她,伸手拭去她眼角落下的眼淚。

“疼了?”

江曜景低聲,“我比你更疼。”

他是心疼!

他溫柔的摩挲著她的眼角,溫柔而炙熱,“你嫁給了我,就是我的人,是我們的緣分,你要守一個妻子的本分。”

以前的他,對緣分這個詞是不屑一顧的。

他不太相信。

可是現在他在宋蘊蘊身上卻相信了。

相信他們之間是有緣分的。

那晚是他們的新婚之夜,即便他冇有去見她,他們還是在那一夜成為了夫妻,行了夫妻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