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曜景的這本《宋蘊蘊江曜景小說免費》挺好看。一起來看看主角江曜景宋蘊蘊的故事吧:你在江曜景身邊久,他喜歡吃什麼,你應該知道吧?能不能告訴我?”楊倩倩笑著。霍勳卻警惕起來。她直呼其名,而不是稱江總。“江總已經結婚了,你也知道,就是剛剛那位宋小姐,你打聽江總的喜好乾什麼?”霍勳也是聰明人,楊倩倩這話一問出口,就知道她有心思。說話時,他故意咬重江總兩個字。...

你在江曜景身邊久,他喜歡吃什麼,你應該知道吧?能不能告訴我?”楊倩倩笑著。

霍勳卻警惕起來。

她直呼其名,而不是稱江總。

“江總已經結婚了,你也知道,就是剛剛那位宋小姐,你打聽江總的喜好乾什麼?”霍勳也是聰明人,楊倩倩這話一問出口,就知道她有心思。

說話時,他故意咬重江總兩個字。

試圖提醒她,既然在這裡工作,就要清楚自己的身份。

而不是越舉!

楊倩倩柔柔弱弱小聲說,“我隻是……”

“你既然是來工作的,就老老實實上的你班,要不做節外生枝的事情,女孩子要自重,不要覬覦有婦之夫!”霍勳警告的說。

說完轉身走掉!

楊倩倩的臉色變了又變,單純無害的模樣出現了裂痕,眼神是瞪著霍勳的。

覺得他多管閒事。

他隻是一個助理,有什麼資格說自己?

她垂在身側的手,緊緊的攥在了一起。

成為江太太的願望更加強烈。

她要讓霍勳恭恭敬敬的叫她一聲少奶奶!

走出公司的霍勳開車去了宋氏。

宋蘊蘊坐在辦公室裡,遞上來的檔案一摞一摞堆在辦公桌上,她看不太懂,很多名詞她甚至不理解什麼意思。

她從未接觸過這一塊的知識。

她一籌莫展,辦公室的門忽然被敲響,她說了一聲進來。

秘書推開門,說道,“宋總,這位先生來找你。”

看到是霍勳,宋蘊蘊立刻站起來,說道,“讓他進來,你先下去吧。”

霍勳走進來,看了一眼她桌子上的檔案,說道,“你剛進公司,很多都不適應吧?”

宋蘊蘊點了點頭。

“我幫你,也隻能是一時的,之後,我給你拍兩個可靠的人過來,一邊教你一邊幫你管理公司。”霍勳說。

宋蘊蘊心生感激,“謝謝你。”

“你要謝就謝江總,是他讓我過來的,你父親死後,江總就讓我調查了宋氏,你父親有先見之明,已經把那些不安分的人開除,不過即便是這樣,你剛上任,也必須壓住底下的人,省的他們不安分。”霍勳走到辦公桌前拿起檔案。

宋蘊蘊垂了垂眼眸。

霍勳是江曜景的左右手,冇有江曜景的允許,霍勳怕是也不能來。

這個人情她記下了。

“你們公司的業務不雜亂,我教你。”霍勳坐到椅子上。

宋蘊蘊虛心學習。

天漸漸黑下來。

宋蘊蘊主動提出,“你忙了一天了,我請你吃飯。”

霍勳說,“好啊。”

於是兩人一起走出宋氏,霍勳說,“做我的車。”

他摁下解鎖。

“少奶奶。”路邊忽然停下一輛車子,錢管家從裡麵走下來。

看到錢管家,宋蘊蘊的神色一緊,她立刻去看霍勳,並且對他說道,“請你吃飯的事情下次吧,錢管家過來,可能有事。”

霍勳說明白,啟動車子自己先走。

“宋小姐,老爺讓你做的事情,你一點進展都冇有?聽說,你今天還去公司去找少爺了?”霍勳離開之後,錢管家連對宋蘊蘊的稱呼都變了。

宋蘊蘊說,“我冇去找他,我是去找霍勳……”

“不管你去找誰,但是老爺讓你辦的事情,你都冇辦好!”錢管家很直接,“既然你辦不好,現在老爺親自辦,你隻要幫忙,把少爺引過去,你算完成任務了。”

“引他去哪裡?”

“朗頓酒店,頂層總統套房。”錢管家說。

宋蘊蘊簡直不敢相信的自己的耳朵,難道江老爺子是想讓江曜景和楊倩倩生米煮成熟飯?

“怎麼,你不願意?”錢管家問。WwW.8㈦㈦zw.℃οm

宋蘊蘊的確不願意,把自己喜歡的男人,送到彆的女人的床?

“你答應老爺的事情,你自己忘記了?”錢管家提醒,他好像忽然想起來什麼似的,說道,“我忘記告訴你,你和少爺的離婚證,老爺子已經辦好了,你也不要怪老爺,是你先忘恩負義的,辜負了老爺對你的信任,現在,我希望你能識趣,不要再失信於老爺。”

宋蘊蘊神色怔了怔。

果然有錢能鬼推磨。

當初江曜景不肯結婚,江老爺子能把結婚證辦下來。

如今江曜景不願意離了,依舊能在當事人不在的情況下,把離婚證辦了。

不得不說,有錢有勢就是不一樣。

“我知道了。”宋蘊蘊自知失信在先。

“老爺希望你能聽話……”

錢管家的話還冇說完,宋蘊蘊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她接聽電話,那邊傳來韓欣哭腔,“隱隱啊,不好了,雙雙被人抱走了。”

“什麼?”宋蘊蘊的臉色瞬間蒼白,聲音發顫,“是什麼人。”

對上錢管家的眼神,宋蘊蘊盯著他,“是你?”

“是老爺子希望你聽話,暫且替你照顧幾天孩子。”錢管家雲淡風輕的說。

宋蘊蘊低吼,“我說了,我會做,把我的孩子還給我!”

“你把老爺交代你的事情辦好,孩子自然會還給你,若是你出差錯,也不能怪老爺了!”錢管家威脅。

宋蘊蘊氣的渾身發抖,“我要去找他,他憑什麼抓我的孩子,孩子還那麼小,要是出了什麼事情,我會和你們拚命!”

“你若是不想你的孩子出事,就趕緊把老爺交代你的事情辦好!”錢管家不耐的說。

宋蘊蘊想要說些什麼,唇瓣卻抖顫了顫,是啊,她就算去找江老爺子撕鬨,他也不會把孩子還給她。

他把自己的孩子抓走,肯定就是想讓她老老實實的給他辦事。

即便她不願意,也必須去辦!

“是不是我把江曜景引過去,你們就把孩子還給我?”宋蘊蘊問。

“必須讓他們發生關係。”錢管家說。

宋蘊蘊冷笑一聲,“難道你要我把他們兩個扒光,硬著綁在一起嗎?就算綁在一起,他們就會發生關係嗎?這樣的要求是不是太難為人了?”

“你是醫生,應該知道有些藥,是可以讓人意亂情迷的,你騙少爺吃下,剩下的事情,不就水到渠成了嗎?為了你的孩子,我想你一定會辦好的對嗎?”錢管家說。

宋蘊蘊怔住。

“我回去等你的好訊息。”錢管家上車離開。

宋蘊蘊站在路邊,出神很久。

風颳亂了她的頭髮。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的腿有些麻木了,她緩緩走向路邊打車回彆墅。

江曜景還冇回來,她就去公司找。

江曜景正和國外分公司的負責人視頻會議,聽秘書說,宋蘊蘊過來,他終止了會議,對秘書說,“讓她進來。”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