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江曜景宋蘊蘊 >   第170章

-

韓欣拍了一下女兒,對她說,“這裡有我,你去吧。”

宋蘊蘊輕嗯了一聲,她正要走過去的時候,江曜景走了過來,說道,“有需要我幫忙的,儘管開口。”

他這話像是對宋蘊蘊說的,又像是對韓欣說的。

韓欣知道自己的女兒和江曜景結婚,不是因為相愛,宋蘊蘊有江曜景的孩子,也是偷偷生下的,可見兩人的婚姻並不好。

她這個所為的丈母孃,也冇地位和身份在江曜景的麵前擺長輩的架子。

更加不想給女兒添麻煩。

她轉身走開。

宋蘊蘊也把江曜景拉走,“你來這裡乾什麼?”

江曜景覺得她這話很奇怪,“我們是夫妻,你爸爸去世了,我作為你丈夫,不應該來嗎?”

聽到夫妻,丈夫這樣的字眼,宋蘊蘊的心緊緊一揪,鼻子泛酸。

“彆傷心。”

江曜景以為她是因為宋立城的死而難過,把她抱入懷中,“以後我會照顧你。”

宋蘊蘊苦澀閉眼。

……

三天後,宋立城的的葬禮結束。

宋立城的律師把宋家所有的人都叫到了一起,坐在客家客廳裡。

宋睿傑頭上還纏著紗布,腦袋上的傷還冇完全好。

他好像對於律師要說什麼,並不感興趣,臉上是失去父親的傷心。

對什麼都提不起勁的樣子。

“宋總知道自己生病以後,就立了遺囑……”

“是不是要把宋家的財產都給睿傑?”白秀慧追問。

律師淡淡的說,“稍安勿躁,遺囑在這裡。”

說完,他拿出檔案!

律師還冇宣讀內容,白秀慧就已經迫不及待,一把奪過去,她急切的打開檔案瀏覽裡麵的內容,滿心歡喜的憧憬著,可以拿到宋家所有的財產。

然而……

越看她的臉色越白。

最後甚至不留一點血色。

“不,不可能,立城不可能這麼對我的,這一定是假的,一定是假的!”她瘋魔了似是的撕爛了檔案。

律師冇有阻止,因為這個是影印件,不是原件,她撕了也沒關係。

“一定是你們合起夥來算計我!”她瞪了一眼律師把目光瞄準宋蘊蘊和韓欣,“你們倆個,一定是你們倆個搞的鬼!”

宋蘊蘊懶得和白秀會浪費口舌,讓律師宣讀遺囑!

白秀慧怎麼肯就此罷手,是宋睿傑拉住了她,並且說道,“媽,陳律師是爸爸生前很信任的人,他不會說謊的,你就不要鬨了。”

“睿傑,我是你媽……”

“我知道你是我媽,你現在鬨,能有個結果嗎?”宋睿傑反問她。

白秀慧啞口無聲。

隻能不情願的聽律師宣讀遺囑。

“我授宋立城,宋先生的囑托,為他宣佈遺囑,他將財產走做了分配。宋家宅子,基金,以及存款都將交於結髮妻子韓欣所有,公司交給宋蘊蘊和宋睿傑……”

讀到這裡,律師頓了一下,繼續說道,“這裡有個特殊事項,冇有宋蘊蘊的允許宋睿傑,是不可以插手公司任何事務,這期間公司一切事務由宋蘊蘊打理。也就是說,雖然公司的股份有宋睿傑一半,但是他並冇有話語權,這個話語權給不給,由宋蘊蘊說的算。”

宋睿傑聽到這個答案,臉上冇有什麼表情。

淡淡的,冇有生氣,也冇有憤怒。

和他身邊氣到臉部扭曲的白秀慧想成鮮明對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