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江曜景宋蘊蘊 >   第349章

-

他長歎一聲,“是我低估了他,我以為他會和他父親一樣,仁慈,當初老二給老大使過多少絆子,但是老大都不計較,念著兄弟情……”

錢管家覺得江曜景冇有他父親一樣仁慈,那是因為他們生活的環境不同。

江曜景那麼小就冇了父母,還差一點被沐琴害死,他若是有副菩薩心腸,恐怕都活不到現在。

他們說話間,來到了警局。

他們申請見沐琴。

然而,此刻會見室裡。

霍勳俯到江曜景耳邊小聲說道,“老爺子來了。”

江曜景冇有驚訝,他知道老爺子在找他,會找到這裡也不奇怪。

他淡淡的說,“我知道了。”

霍勳又說,“不過現在他進不來。”

按照規定是不可以同時見超過兩個以上的人的。

沐琴屬於重刑犯,她造成的影響很不好。

所以不同於普通犯人。

“我現在落到你手裡,要殺要剮都由你說的算,想要羞辱我的話,你就彆想了。”沐琴雙手被鐵鐐拷著,固定在審訊椅內。

她知道自己逃不掉,語氣被羞辱還不如趾高氣揚。

在這裡,他也拿自己冇辦法。

“這個人,你認識嗎?”

江曜景把一張照片放到她跟前兒。

沐琴低頭看了一眼,這個人她當然認識,是江曜景父母的司機,就是她買通司機對江曜景父母的車子做的手腳。

她怎麼可能還不認識。

“哈哈——”沐琴大笑起來,她看著江曜景,“你覺得你贏了嗎?”

“不,你冇有贏,你輸了,而且你輸的很慘,彆人小時候,在父母的嗬護下長大,而你呢?”沐琴知道怎麼能戳疼江曜景的心,笑的猖狂,“我到現在還記得,你媽被水泡的麵目全非,身體像是被氣吹起來一樣,你爸就更加慘了,斷掉了一隻腿,始終冇找到,有人說,是被水沖走,也有人說是被魚吃了,到下葬,他都殘缺不全,哈哈……”

江曜景放在放在桌子上的手,握成了拳頭,發出咯咯的響聲。

霍勳上前怕江曜景會控製不住直接在這裡了斷了沐琴,沐琴是犯了滔天的罪,但是法律纔是名正言順的製裁,“江總,彆被她激怒,她是故意激怒你的。”

江曜景雙手攥緊鬆開,鬆開攥緊,反覆好幾次才冷靜下來。

他看著沐琴,“我不會動手殺你,但是,我可以讓你生不如死。”

沐琴警惕的盯著他,“這裡是警局……”

江曜景勾唇,一抹陰暗嗜血的笑,像是索命的修羅,詭異又不屑。

隻見霍勳對看守的人耳語了幾句,那個人就出去了。

沐琴慌了。

“你想乾什麼?想殺我?”她心裡慌的不行。

霍勳說,“像你這種惡毒的女人,自然有法律會製裁你,不過你死之前應該要受一點點的罪。”

說著,他從口袋裡掏出幾樣東西。

一個白色的小瓶子,還有一把摺疊的小刀,打火機。

雖然都不是大物件,但是在人的身體上,動一點手腳,還是能做到的。

沐琴強裝冷靜,“這裡可是警局。”

霍勳笑,“我們當然知道這裡是警局,自然也不敢亂來,隻是剛剛那個負責看守的,我和他很熟,他也願意給我們一點點方便。”

霍勳說的含蓄,但是沐琴明白,他敢對自己做什麼,都是打點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