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江曜景宋蘊蘊 >   第37章

-

“我這是在哪兒?”環境怎麼很奇怪?

“我車裡。”沈之謙說道。

宋蘊蘊捂著肚子起身,打量了周圍一眼,“我怎麼會在你車裡?”

她記得,自己明明是在值班。

“你躺在地下停車場,我有東西忘在醫院了,過來拿,結果看到了你,你怎麼會在醫院?”沈之謙一開始還以為自己看錯了,走進一看,真的是她。

宋蘊蘊回答說,“我有機會來醫院實習了。”

“曜景原諒你了?”沈之謙眨了眨眼睛,滿是驚訝。

宋蘊蘊想到陳溫妍,很快意識到,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停車場。

她喝了一杯陳溫妍遞的水。

她們同為醫生,都懂得用藥。

所以,自己冇察覺水裡有東西。

她把自己迷暈之後,對自己做了什麼?

感覺到腹痛,她慌忙掀開衣襬,檢視自己的身體。

肚子上有針孔。

她猛地睜大眼睛。

陳溫妍知道她懷孕了?把她迷暈,給她做了羊水穿刺?

“宋蘊蘊,你在乾什麼?!”

江曜景接到沈之謙的電話,他就立刻過來了。

結果看到這個女人,當著彆的男人的麵,掀自己的衣服,還露出細白的腰。

她還要不要臉了?!

宋蘊蘊想到陳溫妍和江曜景的關係,此刻,因為陳溫妍對自己做的事情,連帶著對江曜景也冇好臉色。

“我想乾什麼就乾什麼,你管的著嗎?”

她剛剛是太慌了,知道自己懷孕的時候,她是想打掉的,可是當有人對孩子不利的時候,她失去了理智。

竟然很害怕失去。

很害怕他們被人傷害。

陳溫妍知道她和江曜景是夫妻。

肯定以為她的孩子是江曜景。

所以試圖傷害她的孩子?

過於緊張了,忘記沈之謙在她跟前兒,才做出失禮的行為。

對上江曜景凶狠的視線,沈之謙立刻解釋,“我什麼都冇看到。”

順便把宋蘊蘊趕下車。

生怕江曜景把氣撒到自己身上,開車就跑。

宋蘊蘊粉唇緊抿,盯著江曜景,帶著濃濃的敵意!

江曜景眉頭緊鎖,他還冇找她算賬,她是想先倒打一耙?

這個女人——簡直豈有此理!

“上車!”他沉聲!

宋蘊蘊拉開車門上來。

嘲諷的開口,“果然物以類聚!”

“你在說什麼?”江曜景迅速捏住她的下巴,“宋蘊蘊,你是活的不耐煩了嗎?記不住我說的話是嗎?”

他的手勁很大。

她的下巴幾乎要脫臼了一般!

“我記住了,就是不想聽你的,你憑什麼要求我要做到一個妻子該做到的,那你做到一個丈夫該做到的了嗎?”她犀利的反問。

想到陳溫妍對自己做下的事情,她就惱怒!

“你不想我和彆的男人有來往,那好,你也彆和陳溫妍有來往,你能做到嗎?”

江曜景陰沉的臉色,忽地平緩,眉梢輕挑帶著一絲雀躍,“怎麼,你吃醋了?”

宋蘊蘊立刻否認,“我怎麼可能吃你的醋?”

江曜景臉上的表情,一點一點的裂開!

這個女人真是好樣的!

惹怒他的方法一種接著一種!

“我聽說你母親在仁愛醫院修養是嗎?”說話間他靠近了一些,撥出的是熱氣,鋪麵而來,那種充滿男性的侵略氣息,讓人臉頰發熱,“你儘可以,繼續惹怒我。”

宋蘊蘊下意識的瑟縮了一下,然而下一秒,她就暴怒,反手去掐他的脖子,母親是她的軟肋,她能忍受江曜景對她所有的打壓,卻忍受不了,他用母親威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