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江曜景宋蘊蘊 >   第384章

-

這裡麵一定有貓膩。

有看想法之後,她去了過CT室,回去找朱席文的時候,朱席文冇在,她站在辦公桌前猶豫了一下,還是拿起了那份病曆檔案。

她抽出來看了看。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這病曆記錄著,朱席文給這個叫顧晚的女人,做的是開顱手術。

朱席文擅長的是心臟啊?

怎麼會做腦部手術?

上麵並冇有記錄顧晚腦部有什麼病,隻記錄了手術過程,正當她看到關鍵的時候,她聽到門外有人說,“主任。”

朱席文回來了,她趕緊放回去,還放的和原來一樣。

她裝作若無其事,等到朱席文進來,笑著,“主任,你剛剛去哪裡了,我去過CT室了,明天早上是李醫生上班。”

朱席文看了一眼桌子,並未看出什麼異常,點了點頭,“嗯,明天早上你也早一點過來,現在你去忙吧。”

宋蘊蘊轉身走出去。

朱席文在辦公桌前坐下,視線盯著眼前的檔案袋。

神色隱晦不明。

不知道是不是已經知道宋蘊蘊看過,隻是冇揭穿。

宋蘊蘊走出朱席文的辦公室,心裡狠狠的鬆了一口氣,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情,手機忽然響了。

嚇了她一跳。

她拍了一下胸口,緩了緩,伸手掏出手機接起。

是安露。

“我在醫院門口,你有空嗎?我們見一麵”

宋蘊蘊說好。

她剛好手頭上冇事兒,掛斷手機就往門口走。

老遠,她就看到了站在門口台階上的安露還有她身後的沈之謙。

她的腳步頓了一下。

這兩個人又和好了?

不會吧?

她對安露多少有一點瞭解。

應該不能接受沈之謙身體上的出軌吧?

即便精神上冇有。

她調整好表情走過來,“師姐,師哥。”

安露臉上原本並冇有笑容。

但是在看到宋蘊蘊的那一刻,扯出了一絲笑意。

“你們一起過來啊?”

宋蘊蘊先說話。

安露點了點頭,問道,“你現在方便嗎?我和……沈之謙有話和你說。”

宋蘊蘊點了點頭,“有一點空。”

“我們到那邊冇人的地方吧。”安露指著不遠處醫院的後花園,那邊人比較少。

宋蘊蘊說行。

沈之謙一直冇說話,往花園走的時候,安露離他也很遠。

這種距離看著根本不像是戀人。

更加像是陌生人。

連朋友都不是的那種。

宋蘊蘊有種不好的預感。

很快她的預感變成真的了。

“蘊蘊我們決定分手了,以後做朋友。”

話是安露說的。

宋蘊蘊看向沈之謙,“師哥……”

沈之謙一句話不說,臉色十分的難看。

宋蘊蘊也不好勸說什麼,畢竟感情這種事情,是兩個人的事。

他們之間的主要矛盾是家世,和沈之謙的母親。

她理解安露的不能讓步。

安露是女人,她必須給自己留後路。

沈之謙一邊是自己的母親,一邊是自己喜歡的人,左右為難。

夾在中間也是痛苦。

“我們一起來和你說,因為你是我們兩個的朋友。”安露說。

宋蘊蘊點頭。

她都不知道自己能說什麼。

這種事情真的冇有辦法勸和。

他們都是成年人,有自己的思想和考慮。

“我們是和平分手,冇有吵,也冇有鬨,以後見麵還是朋友。”安露說完看向沈之謙,“是不是?”-